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45 如此家庭
    隋文波出事儿,是在林伟和郭武子发生冲突以前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面见了周天以后,隋文波心情很低落,也很烦躁的回到了家中。但他毕竟是男人,所以,工作上的喜怒哀乐,他是尽量不会带到家里去的。

    “桂琴,你和宵宵吃了么?” 隋文波进了平房的家里以后,就把手里买的年货,随手放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俩吃完了,你呢?”媳妇桂琴一边收拾着明天早上团圆饭的食材,一边嗔怨的说道:“你说你,还买东西干啥? 我不都买完了吗!你这又花钱,初一去我家拜年,可咋整啊?你不给老两口拿点钱啊?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还有。”隋文波一笑,连连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周天啦?”媳妇桂琴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隋文波点了点头,随即拍着十来岁儿子的屁股蛋子说道:“去,给爸的小桌摆上,我再喝点!”

    “周天连酒都没请你喝?”媳妇桂琴撇了撇嘴,随即摇头叹道:“穷户没近亲啊,你就多余去找天儿!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儿,你别跟着瞎掺和,我和天聊的不错,厂子早晚能活起来!”隋文波并没有交代出实情,而是盘腿坐在炕上。

    “当啷啷!”

    儿子扛着炕桌,小身体笨拙的爬上炕,随即将桌子摆上,然后又给隋文波拿了碗筷。

    “喝完早点睡吧,明儿起来还得贴对联!”媳妇桂琴劝了一句,身体坐在充满霜气的简陋厨房,继续用搓板搓着鱼鳞。

    “爸,我寒假作业都写完了!”儿子眨着大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玩一个小时电脑,明天早上,我还给你五十块钱押兜,但玩完必须睡觉,你看这买卖能做不?”隋文波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别跟我扯犊子。别骗我。”儿子咬着手指,说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去吧!”隋文波一笑,摸了摸儿子的脑袋,就自斟自饮了起来。但其实他不爱喝酒,只是不喝真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家三口,温馨的躲在蜗居里之时,门外走进来三个青年,领头的人正是龙龙!

    “呵呵,喝着呢?”龙龙这人本身具有一股子二b青年的气质,再加上他那一副嘚瑟样,确实很不招人待见,要不然,也不会干出欺负杜子腾这帮“小孩”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啥啊?”隋文波坐在炕上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干啥,给你拜个年!”龙龙夹着小包就坐在了炕沿上,并且龇着个四万一样的大板牙,看着隋文波问道:“挺好的呗?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呗!”隋文波放下酒杯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过年的,你看你咋还撵我呢?”龙龙没皮没脸的回了一句,随后从包里拿出三万块钱,直接摔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,说人话,行吗?”隋文波脸色红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龙龙莫名其妙的一笑,随后又从包里拿出一套合同拍在了桌子上,继续说道:“草稿协议你先签了,三万块钱,你就可以拿着过年!年一过完,咱把大合同一签,我们公司,还按照五百万给你,你看咋样?”

    媳妇桂琴坐在厨房小板凳上,一边搓着鱼鳞,一边用余光扫了一眼那三万块钱。

    其实,她有话想说,如鲠在喉!她十分想让隋文波把钱拿了,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,只是更加用力的搓着鱼鳞,而不去再看那桌上的钱。

    “厂子的事儿,我都跟付饶谈完了!我不卖!我不卖!!能听懂吗?”隋文波甩着中分,十分激动的敲打着桌子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发现,你这个人真jb轴!!住的跟个狗窝似的,你说你图啥啊?厂子卖了不啥都有了吗?你和你媳妇上三亚过年去好不好,她给你穿个比基尼裤衩子,再整俩硅胶塞罩子里,你是不是还能焕发个第二春啥的?!”龙龙皱着眉头,言语粗鄙的继续说道:“你说你,非得惹我们干啥?我他妈要不看你是个老头子,我能这么和你谈吗?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隋文波指着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喊,我真不想跟你扯没用的,赶紧签了吧,听话,昂!”龙龙拍着合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不滚?”隋文波蹭的一下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就你这个jb样的,我要打你吧,我他妈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……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隋文波一瓶子砸在了桌子上,玻璃碴子四溅以后,他手持酒瓶子嘴,十分屈辱,十分愤怒的喊道:“我他妈捅死你!”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厨房里,媳妇桂琴一手掐着一把菜刀,嗷的一声冲进屋内,随后闭着眼睛就开始抡,并且歇斯底里的喊道:“我们家都啥样了,有他妈这么欺负人的吗……都给我滚,滚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龙龙措不及防,被一菜刀背抽在了眼睛上,随后他捂着脸后退,看见这对夫妇好像已经要疯了,所以,站在门口骂道:“行啊!!行,给脸不要脸是吧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隋文波一酒瓶子扔了过去,直接砸在了门框上,龙龙一缩脖,带着人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家里,一片狼藉,玻璃碴子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媳妇桂琴,披头散发的坐在砖地上,后背靠着暖气管子,两手拿着菜刀,目光空洞,噼里啪啦的掉眼泪。

    “哎!!”隋文波坐在炕上长叹一声,咕咚咕咚将杯里的白酒全干了,随后直接躺在炕上,蒙上了被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被里的隋文波嚎啕大哭,咬牙喊道:“桂琴啊……咱俩离婚吧……!”

    “睡觉吧!”

    桂琴收拾着地上的东西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回道:“我当初能看中你,就是喜欢你身上这股轴劲儿,现在也喜欢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面,漆黑的天空,已经零星的绽放起烟火。深夜,隋文波家的灯光熄灭,一家三口入眠,等待着新年的来临。

    旁边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龙龙领着身后那两个虎b,破马张飞的骂道:“艹你妈,玩混儿的是吧!!我他妈的一个混子,我能让你个怂b给唬住了吗?整他,必须整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