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47 孝子(加更2)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白涛江北别墅里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“喂,谭秘书?我确实不知道,恩……我明白,你放心吧,我肯定让你过个好年,哈哈,不会有后续问题。”白涛站在落地窗前,身上披着白色睡袍,柔声继续说道:“好,好,恩恩,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涛哥,上面怎么说?”匆忙赶来的付饶,快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白涛回头看向了付饶,沉默半天以后,一边往沙发上走,一边指着他说道:“你办的事儿,你找的人,现在出事儿了,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解决!”付饶站在原地,抬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能解决?”白涛再问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付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能,那我就不问了。”白涛坐在沙发上,挠了挠脑袋,再次说道:“付饶,你上面是我,而我上面是很多人,出了问题,我可以托着你,但谁又能托着我呢?公司要啪的一声折了,你还是现在的付饶吗?”

    付饶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白涛揉了揉脸蛋子,长叹一声说道:“谭秘书问我,事儿还会不会有后续问题,你想想,这话是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付饶愣了两秒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空旷的别墅大厅里,白涛用遥控器闭了所有灯光,只身一人坐在沙发上,不知道沉默多久以后,长吁一口气说道:“一家三口,作孽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某玩牌九的场子里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这把肯定是天门!信我的,怼两千!”龙龙鸡头白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付饶走进来,伸手拍了拍龙龙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龙龙额头冒汗的一回头,看见付饶以后说道:“你咋来了,哥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儿,出来说。”付饶扔下一句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楼下。

    “咋了,哥?”龙龙嘬着矿泉水瓶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给隋文波家房子点着了啊?”付饶点了根烟,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,你都知道了啊?”龙龙一愣,随即笑着说道:“我没点他家房子,点的是仓房!咋了,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付饶看着龙龙的表情,沉默一秒后笑着说道:“没啥事儿,隋文波给我打电话了,说他报案了!”

    “报案能jb咋地?烧个仓房,还判我死刑啊!”龙龙撇嘴回了一句,继续猖狂的说道:“他还没服软,报案了,是不?你等我出来的,我继续整他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事儿我跟他谈,换个方式!”付饶吐了口烟雾,随即拍着龙龙的肩膀说道:“你先出去躲躲,他家仓房烧的挺严重,你要进去可能得走程序,以后,我用你的地方还挺多,你别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别的啊,大过年,你还让我跑啊?明天我还得回家,跟我爷过年呢!”龙龙挺不乐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躲躲吧,听话!”付饶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今晚有短途去黑河龙门的火车,你去车站联系个黄牛,买张票就走,到了龙门,有人接你!”付饶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块钱,你拿着,不够给我打电话!”付饶从风衣兜里掏出了两沓子钱,随后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哥,我龙龙就花过你的钱,也就给你办过事儿。”龙龙接过钱,咧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去吧。”付饶笑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走了。”龙龙将钱揣在兜里,随即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付饶看着他的背影,随后突然喊着问道:“你带去的那两个人,知道你办的是什么事儿吗?你跟他们提过,涛哥和我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带他俩去就是站脚助威的,他知道是公司办事儿,但具体办啥事儿,他们不清楚!哥,我再傻,也不可能跟他们说这些。”龙龙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行,我知道了。”付饶一笑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龙龙摆了摆手,随即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深夜,沈阳经停在h市的列车,从火车站出发,赶往黑河市,途径龙门镇。

    龙龙是从黄牛那儿买的站票,而火车上人挤着人,寸步难行,龙龙站在下车通道处整了张报纸坐下,随后跟两个春运回家的小伙子喝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市里大案队已经将隋文波家起火,定位为恶意纵火案件,因为技术科在残骸里发现了汽油,和扔掉的汽油瓶子。

    交通局给了附近区域的监控支持,四五个画面以后,锁定了犯罪嫌疑人,郭爱龙。

    深夜一点半。

    郑可带队找到了龙龙家, 但一无所获,因为龙龙家只有一个老头,他接待了前来办案的刑警。

    “大爷,郭爱龙在家吗?”郑可扫了一眼屋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在啊,他明天回来。怎么了?”老头披着外套,拄着拐棍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点案子找他调查!”郑可将目光聚焦在了,厨房的年货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小兔崽子,又他妈惹货了!”老头戳着拐棍骂道:“这次你们狠点收拾着,关他个十五天,这孩子没有犯大罪的胆儿,但确实有点游手好闲!”

    “大爷,就您和郭爱龙一块住啊!”

    “恩,他爸死了,他妈跑了,是我把他拉扯大的!”老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是他爷爷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年货谁买的?”郑可指着厨房灶台上,无比丰富的年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龙买的,这孩子除了不听话以外,其他的都挺好,孝顺!呵呵。”老头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郑可看着满头银发,说话时自豪无比的老头时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半小时以后,有些醉酒的龙龙下了火车,随后他给接他的人打了个电话,然后就在火车站外面等着。而镇子里的火车站很小,下车的人走完以后,火车站外面,就剩下了龙龙一人。

    他闲的无聊,一边等待着,一边玩起了手机,但在浏览微信时,突然注意到一条新闻,上面写道:“h市太平区发生重大火灾,火势虽已得到控制,但损失惨重,数十户住户无家可归。消防局长,常务副市长连夜赶往案发地点,进行慰问。”

    龙龙看到这里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这时电话铃声响起,是龙龙的接头人打来的。

    龙龙看着手机屏幕,额头冒汗的愣了三秒后,直接选择了挂断,关机,然后掉头就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