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53 背后捅咕
    付饶走了以后,没过多一会,财务老刘和周天就进了收发室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怎么样啊?呵呵。”周天笑问了一句,但看见林军手指缠着纱布,顿时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干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有,军爷只是简单的夹了个碳……!”张小乐一想起这个事儿就想笑。

    “操,我以为干起来了呢。”周天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脏事儿,都往我身上甩啊?我是拖地的啊?”林军挺不乐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有分工,我不能抢你的活儿,你也不能抢我的活儿,是这个道理不?”周天扶腿坐在了沙发上,随即再次问道:“咋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基本谈不了了,你要不卖,他们绝对不会就这么完了……!”林军思考了一下,张嘴就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谁他妈给炉子生火了?这玩应都多长时间没烧了,你们他妈的上外面看看去,都jb冒黑烟了!”

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
    收发室内的林军,周天等人听到声音全都望向了门口,他们见到骂骂咧咧的人是蔡子明以后,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一天天的都干jb啥呢?不是厂子的人,也往厂子里跑,哪有那么多地方搁你们!”蔡子明皱着眉头,再次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jb跟谁妈妈的呢!”杜子腾皱眉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蔡子明一看膀大腰圆的杜子腾,随即立马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走出去说吧。”周天拦了一下杜子腾,随后招呼林军众人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蔡子明看着众人离去,咬了咬牙后,一脚踹翻了炉子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怎么有点愣呢?”林军笑着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老隋惯的还没长开呢呗……呵呵!”周天也无语的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北阳光地产旗下度假村里,白涛穿着运动衣,慢跑在跑步机上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行!”付饶坐在沙发上,一边喝着水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没有吭声,继续跑步。

    “他想好好干酒厂,那咱就换个思路。消防,税务,工商,打假办,水利局,电力局,咱都有朋友。今天晚上,我挨个找一遍,明天先让他工厂瘫痪了。小五子最近也闲着呢,咱也让他整点人,先跟林军在路上跑跑?”付饶调整了一下思路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慢!”白涛沉吟一下,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太慢?”付饶紧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运作周期太慢,你这么扯,一个月两个月是它,半年一年的也是它!咱们能等,但市里开槽子可等不了……!”白涛一边慢跑着,一边继续说道:“招可以用,但还要想一个见效快的!”

    付饶听到这话,十分上火的说道:“哥,啥事儿都得有个时间啊,你说,人家就是不卖,那我能咋整?我全让他们消失?这是不是有点犯不上啊!涛哥,林军好惹吗?这b养的,杀了王涛白杀!崩了何文忠,也白崩!玩社会这一套,人家明显是老油子,咱的路数他在心里肯定能估摸个大概……如果不耗他,你短时间内非要结果……那我没招了……隋文波咋没的,就让他咋没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白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随即慢走下了跑步机,一边喝着矿泉水,一边说道:“你不了解林军是从哪儿回来的,咱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把他逼急了……但如果到了万不得已,那要干脆利索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林军?”付饶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认识他,哎,算了……以前的事儿,不提了。”白涛把话说了一半,随即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思考了一会,就突然问道:“哎,隋文波有一个小舅子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,涛哥,我突然想起有个事儿!”几乎是同时,付饶也扭过头冲着白涛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愣,随后白涛笑着说道:“你先说吧!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一个小子,他就是跟林军在一块玩的,而且还是万合的股东。黎小权刚回来的时候,我在国会第一次见他,后来,龙龙在中间整了点事儿,扣了点钱,还跟他的人发生了冲突!对了,这事儿你不也知道吗?就林伟和子然来国会闹那次!”付饶皱着眉头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白涛一听这个关系,顿时有了点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跟这小子,虽然就见过那么一两次,但他给我印象挺深刻的。在国会,他为了巴结黎小权,闷了整整半瓶伏特加,要不是我拦着,他可能都得死在那儿!”付饶一针见血的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涛听完,停顿一下,随即直接问道:“你还和他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没有,不过,小权最近好像跟他玩呢,走的还挺近!”付饶一笑,继续说道:“要不,我联系联系?”

    “他叫啥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叫什么圆!”付饶用力回想了一下,但还是没想全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……!”白涛沉默一下,随即把身体往前抻了抻,小声冲付饶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嘀嘀咕咕了半天以后,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,随后秘书走进来说道:“白总,外面有人找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吗?”白涛看了一眼秘书,随后冲付饶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明白了。”付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!”白涛拍了拍付饶的肩膀,随后又看着秘书问道:“谁要见我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姓蔡!”秘书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白涛一听这话,顿时放声大笑,随即叫道: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“哎,对了,涛哥,刚才你要跟我说啥来着?”付饶站起身以后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说的,就是这个蔡!”白涛一笑,点着桌面说道:“真是缺驴给马啊,这个社会永远不缺傻b!”

    “那林军酒厂那边……?”付饶把话问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事儿要一块进行,你先前的思路是对的,关系这时候不用啥时候用,放手整吧!”白涛干脆的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在酒厂守候的杜子腾,庆杰,小岩,葛壮壮四人,领着四个小姑娘,正在打麻将摸小手玩……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深夜时分,突兀间一楼所有窗户全部被砸碎,杜子腾吓的一机灵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姑娘,顿时吓的魂飞魄散,指着地上带血的不明生物喊道:“这啥啊?”

    她一喊完,一楼的房灯几乎全部亮起,在这住宿的工人也全都嗷嗷叫唤着,因为他们屋的玻璃也碎了,也被扔进屋里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的,你们好像都是五毒教出来的,都会暗器是不?!”这杜子腾从桌子底下拽出三棱军刺,顺着窗户跳出去,迈步就追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