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54 抓住一人
    杜子腾拿着三棱军刺冲出去了以后,小岩,庆杰,葛壮壮也紧跟着从窗户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这四个人的组合,最近在林家越来越火。虽然前段时间清雪公司也重新招聘了几个带队的,但这些人跟他们一比,显然没有任何地位。小岩脾气不好,一喝完酒骂其他带队的,就跟骂儿女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为啥这四个人如此火爆异常呢?

    其实原因很简单,除去他们是清雪公司元老不说,更重要的一点是,这四个人是真给公司办事儿啊!庆杰,葛壮壮,家庭条件十分不好,所以,他们十分珍惜自己在万合鼎盛争来的地位,办事儿比谁都上心,属于那种,钱不多要,活儿却埋头苦干的“好孩子”!

    而杜子腾这货,完全是走“上层路线”,人家是沈曼的弟弟,林军的小舅子。干仗一个能打三个,脑子不空,办事儿有灵敏度,而且跟林伟,于亮关系好的马上就要穿一个裤衩,喊一个号子了。所以,他给公司办事儿,能不上心吗?

    至于小岩这个人,他脑子是四个人里面最聪明的,而且之所以能保住不败地位,是人家隔三差五就给张小乐,方圆二人,发个b,拉个皮条啥的,这种关怀“领导”生活的人,可能混的次吗?……

    这种人才,绝对不是人品有问题,而是他能想到哪儿,做到哪儿。

    任何团队的形成,想要出成绩,性格上必须要有互补。战士要有,大脑要有,能办琐事儿的也要有!万合的顶层团队,只负责掌控方向,做出基本判断,而真正开疆拓土的,却一定是中层骨干这样的团队!

    所以,这就是万合每次都看着要死,但最后却又神奇活过来的原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四圣兽”钻出一楼窗户,发现外面只是一条胡同,而前面是院墙,两侧才是出口,并且有几个人影,正在快速逃窜着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厂子里有蹲点的!快点跑……!”院墙外面突然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庆杰拎着军刺就要瞎追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小岩立马拽了他一下,然后骂道:“虎b啊你!他们这么多人,你追出去,人家不干你啊?抓他妈一个就行了呗!”

    “对,抓一个,扯篮子就是一顿整!”杜子腾十分赞同,迈着粗壮的大腿,奔着右侧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人说着就汇聚在了一块,随后宛若狼狗一般的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被追的这个青年,跑的呼哧带喘,回头扫了一眼,看见后面那四个人好像一根筋,盯住自己就不放。他心里暗骂自己今天出门没穿红裤衩,随即,回过头咬牙提臀,绷紧腿上肌肉就要再次提速。但无奈院子里太黑,支着酒糟棚的数米高木头房子,在黑夜中宛若透明……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青年宛若炮弹一般撞了上去,脑袋撞的嘎嘣一声,直接坐在地上,懵b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他妈这是玩啥呢?”杜子腾追过来,也有点懵b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……跑的太急,怼木头方子上了……!”青年捂着额头,使劲儿甩了甩脑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杜子腾对着他脖子就是一脚,随即咬牙骂道:“你说说,你们都是一帮什么对手,艹你妈,咋就没怼死你呢!”

    “咋地了,哥们!我家木头方子挡你道儿啦?艹你妈,你看给撞的,都直晃悠!”小岩手欠的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整走,整走!”杜子腾一边摆手,一边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林军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哥,来人了,给窗户砸了,往屋里扔了一大堆死猫死狗,他们想吓唬工人!”杜子腾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”林军烦躁的皱起了眉头,揉着太阳穴就继续说道:“行吧,你马上找刘财务,让他给工人想法整个地儿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没事儿,不过我有点收获!”杜子腾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办事儿的人让我掏住一个!”杜子腾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抓住人了?”林军完全没想到杜子腾他们能扣住一个,随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恩,抓住一个。这傻b好像没开导航,我追他,他自己怼酒糟棚上了……!”杜子腾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jb选手,赶紧问问!”林军立马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嘭!”杜子腾左手掐着电话,两步迈到被架着的青年旁边,对着后腰咣咣踹了两脚,随后开始喝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秒以后,杜子腾收拾完青年,冲着电话说道:“这b怂到尿裤子,他说是肖五让他们来的,他也是肖五弟弟!”

    “啥弟弟?”林军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他叫肖六子……!”杜子腾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,亲的?”林军听到这话,顿时一摸脑袋,随即笑着说道:“我马上过去,人我交给你了。你记住,一会谁上酒厂取他,那都不好使!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,哥?”杜子腾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办好你的事儿!”林军简洁的回了一句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伟伟接到了林军的短信,随即他无知的小眼神,顿时泛起光彩。

    “哥,哥……!”林伟穿着大裤衩子,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子然躺在床上,正在打着哈欠看着电影。

    郭武子出事儿以后,虽然他没报案,但子然还是听了贺相霖的劝告,准备先躲躲,并且短时间内就跟着林伟混了。而林伟以自己的身份证租了一个公寓,专门给子然住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有点事儿,你跟我去一趟呗!”林伟挠着裤裆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去!”子然喝着纯牛奶,不耐烦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哎呀走吧,我哥过生日,我得过去一趟。他一直看不上我,说我一天净跟一些小盲流混一块。走吧,走吧,你去,给我壮壮脸!”林伟无耻的拉着子然,开始耍臭无赖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烦我,怎么净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哥,我jb天天跟奶妈似的伺候你,又给你送饭,又给你联系小婊砸,你在屋里啪啪啪,我站在门外给你查数。咱俩这是什么感情啊?我求你点事儿,咋就这么难呢?还jb能不能处了?你给我整急眼,我点你一下好哇!”林伟死皮赖脸的将子然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都没这么使唤过我,我他妈算是让你整服了。我告诉你昂,我就去喝一杯酒,马上就得回来,一会我还得看球赛呢。”子然无奈,只能跟着林伟下床,但提前打了预防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,于亮,张小乐,开着汉兰达直奔酒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肖五带了三台私家车,从朋友的酒局上下来,直接就奔着酒厂赶去。

    “喂,五子?”付饶的电话打到了肖五手机里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小六子让人扣住了,我得马上过去!”肖五直接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的,双方基本已经撕破脸了,你去容易干起来。咱找找朋友,先给肖六取出来,因为林军现在还不一定知道,六子是你弟弟!”付饶快速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妈了b的,那是我亲弟弟。我不走那个程序,不给人,今晚我就剁了他!”肖五心里急迫无比,根本没听付饶劝阻,带队就杀向了酒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