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56 然哥横刀立马
    肖五的脑袋被五连发顶住,他目光盯着林伟,有点被僵住了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鏖战郭武子后,年轻的林伟已经登上神坛,而“太平核航母”之名也已响彻在小圈子内。而肖五虽然知道这个林伟有点像疯狗,很硬,很生性,但俩人如果面对上,那肖五绝对不会容忍,把自己的脸摔在地上。他也是跟着白涛数年的铁杆,人虽老了,但魄力绝对在!

    但二人之所以僵住,是因为肖五根本没拿枪,一旦动手,那就不是有魄力,而是纯纯大虎b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往后退,还是往前走,你给句话!”林伟再次用枪顶了顶肖五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等我几分钟……!”肖五咬着牙,转身将右手伸进裤兜就要拿电话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车窗降下,子然坐在a8里,探出消瘦的脸颊,随即吐了口唾沫,声音不大的说了一句:“呵呵,五子,打电话要拿枪啊?”

    “唰!”肖五猛然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艹,真jb巧。来,我这儿有一把枪,你拿着!”子然脸上挂着笑意,顺着车窗户就把林伟留下的那把五连发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枪掉在雪地上,直接砸出了一个坑!

    肖五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枪给你了,你能咋地?呵呵。”子然一直没下车,声音不大,但却赤-裸-裸的嘲讽着问道。

    肖五死死盯着子然,额头冒汗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子然从裤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仿六四,直接把手搭在车窗上,双眼目空一切的看着肖五质问道:“咱俩崩一下啊?”

    “子然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干你肖五子,我还需要有关系吗?”子然直接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子然,你他妈太狂了吧!”肖五子咬牙就要捡枪,但旁边的人用胳膊顿时拦了他一下,并且小声在肖五耳边说道:“……哥,他激你呢。他崩完老武都没跑,你跟他整上,咱没好处啊!他身上有事儿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但咱要开枪……你……咋整?也跑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操!”子然一看肖五跟自己人嘀咕了起来,桀骜的眼神,顿时更加鄙夷,撇嘴扔下一句:“五子,江湖续写新篇章……就你这jb样的,还是告辞吧,昂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肖五转身带人就走。

    “唾!”

    子然吐了口痰,直接掏出电话,打给之前崩郭武子的那两个枪手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昭化酒厂,拿两把新枪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哥,干啊?”林伟顿时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碰上了,你能退,还是我能退啊?”子然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收拾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干就完了呗,还用找人吗?艹他妈的!”林伟假模假式的拎着枪就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别jb演了,你这个崽子最他妈能整事儿!”子然烦躁的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不干了。”林伟非常听“劝”,立马接了一句后,几乎子然话音刚落他就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”子然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“亮爷,来,上车坐一会!”林伟扯脖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操,谁jb让你开枪了,别人听见你怎么解释。”于亮烦躁的扔下一句,随后捡起地上的五连发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正月刚过,满大街都是放二踢脚的,谁知道这是枪啊,快来吧!”林伟直接帮于亮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道对面,肖五车上。

    “恩,你拿两把枪过来吧,一辆奥迪a8黑色的,我先走。恩恩。”肖五上车以后,拿着电话也开始叫真正办事儿的“朋友”。

    他打完这个电话,五分钟以后,付饶的电话,直接打到了肖五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叫大旗他们过去啦,还让拿枪了?”付饶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玩呢?涛哥,不让咱找大旗他们,你不知道啊!”付饶有点急眼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弟在里面呢!”肖五扯脖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……!”付饶张嘴就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jb管了,大旗是我介绍给涛哥的,我找他办事儿也不是不给钱,跟你有啥关系?涛哥要问,我回他,就这样吧!”肖五没好气的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,催促着司机说道:“走,往前开两条街!艹你妈的,他们不是非要干吗?那咱就试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江北,付饶扫了一眼电话,随后也没再给肖五打,而是迈步走进了眼前这家澳门豆捞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大包房里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付饶独自一人,推开包房门,笑着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坐着六七个人,为首一人正是满北伐,他正在跟工地上的人吃饭。

    “北哥!”付饶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啊,过来了,坐吧!”满北伐擦着嘴点了点头,也没起身,就用手那么一指空位。

    “哎呀,熟人挺多啊,呵呵。”付饶冲着众人打了声招呼,随即也没坐,直接走到满北伐身旁说道:“北哥啊,十万火急,我就不坐了!”

    “有多急啊?”满北伐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肖五的亲弟弟,让林军给扣下了,我这咋说都没用,人家说啥都不放人。”付饶停顿了一下,双手搭在满北伐的肩膀上,故作近乎的继续说道:“北哥,帮忙在中间过句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林军为啥抓肖五弟弟啊!”满北伐吃着火锅,头都没回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那点事儿呗,呵呵!”付饶轻巧的把话绕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都没用,我说有用吗?”满北伐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都没用,但你说肯定有用!”付饶语气有些祈求。

    “付饶,咱们也没共过啥事儿,我为啥帮你说句话啊?”满北伐还是坐在原位没动。

    “北哥,我来找你,跟涛哥没关系,这就是我自己的事儿。江北皮特.李,也搞地产,他跟我涛哥得好几年不走动了,但跟我关系还行,因为我们很早就认识。回头,我在中间牵个线,你俩一块吃个饭,你看行不行?”付饶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满北伐停顿了一下,随后拍着凳子说道:“坐,坐吧!”

    付饶思考了一下,这次还真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酒厂为中央,肖五的人,子然的人,正在杀气腾腾的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