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66 父辈影响至深至远
    捷豹迅速逃窜,而警车里的两个民警全懵了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我操,这他妈谁家的小b崽子,警车都敢撞?”司机民警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副驾驶座位上的民警,直接子弹上膛,咬牙骂道:“爱他妈谁家谁家的!警车都敢撞,他还翻天了呢,你下车救治被害人,我追他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个警察换了位置,一个奔着小岩方向赶去,另外一个坐上了正驾驶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民警再次打火起步,他右胳膊被震碎的车窗划开,但暂时并未发觉,而是一手持枪,一手拿着对讲机喊道:“指挥中心,我幺幺两洞两,在宏伟路出警时,突遇肇事逃逸案件,并且拒捕……逃窜方向南马路,车牌号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公里后,南马路上。虽然车技不错,但遇到突发情况心里素质相当一般的黎小权,在惊慌失措,并且无人追赶的情况下,再次发生了车祸。

    车怼在了路边的树干上,车头凹陷,散落一地残渣!

    “嗡嗡!”黎小权再次打了两次火,但惨遭蹂躏的捷豹并未给面儿,吭哧吭哧了两声,直接灭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黎小权疯狂的砸了一下方向盘,随后咽了口唾沫,双眼惊慌的望了一圈四周,然后把目光聚焦在了跟班上。

    “咋……咋整啊?”跟班双腿打颤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开的车?”黎小权瞪着眼珠子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跟班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你妈了个b,我问你谁开的车!”黎小权猛然暴起,癫狂的掐着跟班的脖子吼道:“你开的,你开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小权,我……!”跟班看着癫狂的黎小权,完全懵b了,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说,我不能出事儿,我出事儿,我爸就完犊子了!我爸完犊子了,你他妈的还隔个jb毛养婊-子,一个月上哪儿挣一万多块钱!”黎小权掐着跟班的脖子,嘴唇颤抖的快速说道:“你开的,只要我没事儿,你就没事儿!”

    “小权,我不敢……警察都撞了……!“跟班带着哭腔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不敢个jb!”黎小权薅着跟班的脑袋,咣咣咣在后背靠椅上撞了两下,随即吼道:“花钱养你是干啥的!啊!干啥的?我他妈的活不好,你能活好吗?你也在车里,你能没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跟班看着黎小权,脸色苍白,默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你在车里坐着!来正驾驶……我先走,我先走……!”黎小权匆忙的趴下跟班身体,随后晃着他的脖子喊道:“快点的,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跟班额头冒汗,身体停顿一下,被逼的咬着牙爬向了正驾驶,而黎小权推开正驾驶的车门就要跑路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车门刚一推开,跟班也刚刚进入正驾驶之时,警车赶到,民警持枪下车喊道:“抱头,撅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操!你他妈谁啊?我蹲你妈了个b!”黎小权骂了一句,站在原地没动,因为他没有了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跟班坐在正驾驶里,双腿哆嗦着向外扫了一眼,而黎小权只是用阴霾的目光给了他回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持枪时被捕,虽然在现场没发现被害人,但四枚弹壳和屋内的两大滩血迹为证,让林军毫无争辩可言。

    于亮跑了,也是从后门跑的,可问题怪就怪在这儿,于亮能跑,为啥林军却不能跑呢?

    这事儿究其原因,还是在于林军本身!

    他有的时候很硬,这没错!一旦惹急他,所谓的一些江湖混子,还真不一定有他下手狠!

    可林军虽然很像个江湖中人,也愿意讲究个,你若欺我,我必大二雷子还之等的做事儿态度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只是像而已,从骨子里讲,他并不是一个江湖大哥!

    回家以后,林军从未以暴力手段敛过财,论所谓的江湖声望,林军在处理了王涛以后,在太平就有一定名声,但他并没有像贺相霖一样,以这种名声,去管谁借点钱,再整点其他产业。

    因为在林军的世界观里,做生意就要脚踏实地。钱一毛一毛的攒,事业一点一点的发展,靠暴力手段敛财,那没前途。

    而他与江湖人士发生冲突,在实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,林军会用最简单的方式,干残他最牛b的一面!但事后,林军绝对不会逃避问题,而是选择直接面对!

    冯继祖杀人了,林军让他自首,伟伟出事儿了,林军也让他自首。而到了林军自己这儿,他依然选择用这种方式解决自己身上的事儿。跑,不可能跑一辈子,干完就要承担结果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结果必须是林军目前所能接受的,如果,肖五死了,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,林军有机会跑,但却没有那么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林父听到了,林军被捕的消息,是李权亲自过来口述的。

    翁婿二人坐在沙发上,沉默许久。

    “小军哪儿都好,就是身上这点匪气去不掉,这才刚有点起色,又整进去了。”李权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他打的是谁?”林父挺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帮社会混子。”李权平静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打这帮混子?”林父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是经济纠纷,跟前段时间的纵火案有关系,对面听说是挟持了军的朋友,所以,小军才过去的!不过现在消息被捂住了,好像还涉及到上面的人,具体情况,我也不清楚!”李权皱眉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让小军在社会上扯事儿,是因为他从小就五大三粗,下手没轻没重的。我怕他跟着社会败类,欺负人,坑老百姓!但今天这事儿,我儿子除了冲动点,触犯了法律,本身并没有错误,他没欺负人,也没坑谁!”林父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要不找找您的关系?”李权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辈子,永远不会把关系,用在走后门上。他犯了罪,无论对错,都要承担后果,这是最现代的生存法则。我早晚有死的那天,如果让你们这帮孩子,从小就生活在家族关系的树荫之下,那是害了你们……!”林父有着自己做人的原则,他并不腐朽,更不是传统刻板的老古董,而是一个充满睿智的老人,虽然脾气有点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小岩颅内出血,三次恢复清醒,又三次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ps:订阅榜,是每周刷新一次。而咱们是周二上架,所以上周数据起步,整整比第一名少了一天。所以,这周一直呆在第二未能触顶。明天再次来到周一,订阅榜会重新刷新!我决定多更两章,大家助我,击沉一切对手!!走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