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67 闪光灯下的道歉
    出事儿的当天晚上,林军,黎小权,还有黎小权的跟班,全部被扔进了香坊“鸭子院”行政看守所。?燃?文小?说?  ?? w?w?w?.?r?a n?wen`org但三人暂时没有签刑事拘留,因为不知道为什么,案子办的非常模糊。正常来说,你只要进了看守所,就会有拍照体检等程序,但三人完全没有,甚至连号服都没换,直接就被扔上了“大铺”。

    进了号里以后,林军非常沉默,因为他在办案人那儿得知,小岩也出事儿了,所以,他心情非常烦躁,而且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一个犯酒后砸人家玻璃的行政犯人,智商为零的要给林军“溜溜铺”,随即被林军薅到便器,两拳干立正了以后,再就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林军盘腿坐在头铺,发呆了半天,才小声冲管教喊道:“哎,大哥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管教面无表情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两个朋友,对我的事儿挺着急的!大哥,你帮忙打个电话,报个平安!呵呵,这帮小子,挺会做人的……!”林军强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叫林军是吧,别人的能打, 你的打不了,老实呆着吧。”管教挺冷的回了一句,随即扭头继续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林军一愣过后,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一早。

    北伐货场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舅,怎么办啊,军都给关看守所了,我去接见都接见不了,你帮帮忙啊……!”沈曼坐在板凳上就开始掉金豆子,妆也没化,制服也没换,一大早就准时过来哭天抹泪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嚎了,一大早儿,让你整的这个心烦!”满北伐被逼急了,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沈曼顿时收声,但继续低头抽泣。

    “在社会上玩,进个笆篱子还算事儿啊?!”满北伐在心里给林军的定位,一直是江湖中人,所以,他烦躁的回道:“你哭有啥用,谁让你跟他的!别嚎了,赶紧给脸洗洗去,你瞅你披头散发的……一会,我找人问问!”

    “哇,你现在就去问问呗!”沈曼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我真是……!”满北伐一点招没有,无语半天以后,就要拿起座机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,一个中年走进来说道:“抓的是香坊分局,过去看看啊?”

    “蹭!”

    还没等满北伐说话,沈曼瞬间站起,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止住了金豆子,连连点头的说道:“要去看看,走吧,舅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满北伐再次无语,无奈的拿起手包,叹息一声跟着中年和沈曼一块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家。

    客厅内装潢的古香古色,书架,家具都以深棕色为主,显得沉稳大气。所有陈设,虽然有些老旧,但却被人规整的异常整齐。

    餐桌上。

    黎海堂与夫人秦芙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要去看看被害人。”黎海堂喝着稀粥,吃着短小的油条,语气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好吗?”秦芙打扮素朴,但干净整洁,谈不上保养的有多好,但看着起码端庄。

    “当场抓住了,以咱家来说,就是没撞,那也撞了,去看看吧。”黎海堂叹了口气,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秦芙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让他回国。”黎海堂将瓷碗内的米粒吃的一点不剩,随后缓慢的站起身,穿上工作服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芙沉默一下,像是例行公事的嘱托了一句:“中午再喝点粥。”

    “恩,知道了。”黎海堂头都没回,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市里小车班司机来接,而秘书给黎海堂打开了后门,随即与黎海堂赶往工作地点。

    “领导,小权这事儿……!”秘书坐在副驾驶,试探的把话问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低调处理。”黎海堂沉默一下,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白涛那边?”秘书再问。

    “问他行不行,不行,换别人干。”黎海堂面无表情的再次回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秘书点了点头,随后不在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时分。

    秦芙赶往小岩所在医院,随行的只有表弟,和表弟公司的司机,但他们一进入医院,一台挡着logo的记者车,就停在医院门口,随后两个记者,穿着便装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病房内,小岩还未归来正在抢救,屋内只有家里亲戚和父母,于亮,张小乐等人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秦芙进入了病房,表弟与司机站在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!”小岩亲叔叔嘴上起着大泡,神色有些憔悴的问道。

    而小岩母亲目光呆愣,坐在病床上,宛若雕塑一般的流着眼泪,小岩负责则是站在窗口,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。

    “我叫秦芙,是黎小权的母亲。”秦芙非常客气,弯腰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副市长媳妇?”小岩舅舅刚要伸出的手掌,顿时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秦芙停顿一秒,随即自然的收回手掌,弯腰蹲在了小岩母亲旁边,手掌抓着小岩母亲的手掌,声音柔和的说道:“大姐,你我岁数差不多,同为母亲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……我家孩子交友不慎,造成如此后果,是我教子无方!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一声不吭,双眼看着秦芙完全没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“事儿都出了,说这些,有啥用啊……!”小岩母亲肝肠寸断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仅代表小权的母亲,向你道歉,大姐,对不起。”秦芙目光动容,眼中有泪花闪烁,随即冲着小岩母亲,深深弯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咱别扯这个,我们受不起!”小岩亲叔叔,皱眉过去搀扶,动作虽然轻柔,但语气里的愤怒却怎么也掩盖不了。

    门外面。

    秦芙表弟看着走进来的记者,使了个眼色说道:“心思啥呢,快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病房门的窗户上,门缝上。两个记者拿着相机,调了没了闪光灯,快速抓拍了两张,而景象正是秦芙非常动情,并且诚恳的道歉鞠躬。而画面上,小岩的亲叔叔,似乎被秦芙感动,显得是主动过去搀扶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秦芙走出医院,表弟跟在后面问道:“新闻发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没有舆论,你发它干嘛?”秦芙没啥表情的回了一句,并且低声嘱咐道:“你私下里跟被害人家属单独接触,具体细节,你知道该怎么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表弟立马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