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83 宿命保龙村
    “怎么他妈的绕这儿来了?”于亮裹着烟嘴冲杜子腾问道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“这个点货车全铺出来了,国道死堵死堵的,咱从村里穿过去好走一些,出去再跑两公里就进高速了。”杜子腾随口解释了一句,随即打着哈欠问道:“咋地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走吧。”于亮也没多说什么,随意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车座后面,几乎就是跟着溜达的葛壮壮,正在低头玩着手机,天叔儿子是个没心没肺的小脑残,此刻正在流着哈喇子,躺在葛壮壮肩膀上睡觉。

    张芳托着下巴,目光凝望着窗外,也不知道想着什么,似乎在考虑今后干点啥,也似乎再为身体不好的周天所担忧……

    汉兰达快速从保龙村穿过,而众人走的村里外道,所以周围人烟稀少,只能影影绰绰的看见远处的农房或点着灯,或烧着灶火。

    “傻b,大路不走,非得往犄角旮旯钻!超过他,我让你们看看,你程哥海军陆战队一样的枪法!”奥拓之中,光瓢程哥龇着大黄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程哥,我俩都不用下车吧?”开车青年立马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稳妥。”程哥傻bb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矮小且狭窄的奥拓,捋着正适合它的乡间小路突然加速,顺着大野地的边缘处,直接超了汉兰达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杜子腾驾车突然被别住,而他急踩了一脚刹车,身体被晃的剧烈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操!”于亮也没系安全带,身体直接被晃到了风挡玻璃下面的操作台上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火葬场炼你全家呢?你这么着急过去?”杜子腾降下车窗,顿时大骂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一把只能五发的沙喷子,从奥拓后座支出了枪口!

    “哥!”杜子腾一愣,伸手就拽了一下于亮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枪火乍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于亮副驾驶的位置,顿时暴起一阵火星字,车顶的功能探照灯,连同风挡玻璃,全部被干脆,崩出了裂痕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程哥干完一枪,随即就钻下了奥拓,迈步就冲着汉兰达后座奔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张芳从车里正好看见程哥过来,并且在贴了膜的车窗上,看见了那黑洞洞的枪口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给你带个话!你老公不jb讲究,他进去了,没事儿了,那我们只能找你了!”程哥一撇嘴,冲着车玻璃就要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操!”葛壮壮反应极快,隔着周天儿子,伸手就拽了一下张芳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第二枪响起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车玻璃瞬间爆裂,葛壮壮胳膊上荡起一团血雾,而张芳倒在自己儿子腿上,基本上啥事儿没有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于亮瞬间推开了车门,右手胡乱抓起被打碎的半块车玻璃,一步跳了下去!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的,你还要还手啊?”程哥双手持着沙喷子,猛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于亮根本没有搭话,手里攥着锋利的玻璃碴子,从上至下,简单粗暴的扎在了程哥持枪右臂上!

    “卧槽?”程哥一愣。

    “噗,噗,噗!”于亮左手扯过程哥的脖领子,右手攥着玻璃碴子,双腿往前迈动,眼睛根本不看他手里的沙喷子,几乎眨眼间就捅了三下!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的!程哥的定位并没有好使,这回整硬茬子上了。”奥拓司机一看这个景象,一边踩着油门,一边喊道:“程哥,走了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程哥身体踉跄后退两步,而且由于他和于亮身体挨的太近,枪基本就已经没用了,所以,他本能的一抬胳膊,肘部重重的撞在于亮侧脸上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于亮伸手一抓,想拽住程哥,但左手却扯住了程哥的枪管子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程哥松手,二人分开,并且同时趔趄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于亮躲枪以后,基本没有任何犹豫,左手直接就撸动枪栓,但他却没有滑动。因为这枪不是五连发,而是那种没有压单孔的劣质土枪,五发子弹全是堵死在枪膛里的,所以,根本不存在枪栓!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你们倒是等会程哥啊!”程哥掉头就跑,但却发现奥拓已经干出去一百多米了,压根没有等他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汉兰达瞬间起步,霸气增量的车头,直接冲着奥拓撞去。

    于亮撸动枪栓以后,发现没好使,随即迈步就追程哥,二人眨眼间干进了大野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保龙村岔路口,汉兰达生吃奥拓,两车相碰一回合后,奥拓车头直接被顶沟里了!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杜子腾,还有胳膊上带血的葛壮壮,俩人手里一人拿着个千斤顶,一人拿这个棒球棍子,直奔奥拓扑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奥拓车门弹开,青年司机一钻出来,顿时喊道:“大哥,大哥,大哥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哥你妈了个b!”杜子腾直接抡起千斤顶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青年司机后背宛若裂开一般疼痛,一回合直接被干趴在地上。随即葛壮壮与杜子腾俩人,扯着青年脖领子,将其从路上干到壕沟,又从壕沟干到另外一条路上,整整踢了五六分钟,人当场干休克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野地里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跑啊!”于亮呼哧带喘的拎着枪,奔着远处跌倒在地垄沟里的程哥走去。

    “哥们,咱俩没仇……只是我吃江湖这碗饭,那就得干着江湖上的事儿……你弄我没必要啊!”程哥咽了口唾沫,捂着胳膊上的伤口,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告诉我,谁给你的这碗饭,我让你走。”于亮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三万块钱,找我的姓付,我就能说这么多!”程哥眨了眨没骨气的小眼神,嘴唇蠕动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付饶?”于亮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不能说了……这是规矩!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有个规矩!”于亮枪口直接对准了程哥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说让我走的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程哥直接被干到在血泊里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于亮弯腰抓住了程哥的脖领子,枪口直接插进他肚子的伤口里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你们这帮狗篮子,刀不捅在要害就看不见出血!枪不蹦在身上就不知道疼!艹你妈!你可以提前告诉付饶,于亮让他备好军刺和五连发,h市,从今天开始,有他,没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