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84 你们准备好了吗?
    埃德蒙顿路,上港海鲜火锅。r?an w?e?n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付饶与四五个小兄弟,还有二斌等白涛家的骨干元老,总共十来个人,正在二楼大厅吃着火锅,唠着嗑。

    “饶,大哥说的对,咱奔驰有了,宝马也有了,但人味混没了!说真的,当时在屋里的那些人,谁都能不吱声,但惟独我不应该不张嘴,饶,啥也别说了……是我心眼多了,篮子了。”二斌挺感慨的举着白酒杯,冲着付饶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你的难处,我理解。”付饶脸色苍白,几天时间内瘦的腮帮子塌陷,看着挺憔悴。

    “你有伤,不能喝,我干了。”二斌说到这里举起酒杯,随即将满满二两多白酒,直接干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茂名也够操蛋的了!都这么多年兄弟,咱有啥事儿,可以私下说!他非得jb把大哥叫来,硬逼着管你要个结果。这事儿确实过分了……!”另外一个中年也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在白家,茂名是茂名,我是我。能共事儿,但不能交朋友!”付饶说到这里停顿一下,随后扫着桌上的众人继续补充道:“但我俩的事儿,跟你们没关系。你们和茂名,该咋处,还咋处!”

    “饶,要论气度,我们都不如你……!中年点头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赶往埃德蒙顿路的街道上,大旗开着车,茂名坐在后座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发现你他妈可jb有心眼了,你和付饶的事儿,你不露面,让我去算怎么回事儿?他要给我点脸色,我他妈能下来台吗?”大旗烦躁不堪的磨叨着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jb,我和付饶这回算是彻底撕破脸了,我去他不得给我撵出来啊?”茂名皱着眉头松了松领口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都说撕破脸了,那还拿这jb玩应有啥用。”大旗拿起副驾驶摆放的昂贵手表盒,随即又扔在了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有涛哥在,我和他即使撕破脸,那表面上也得过得去!你以为我这手表是给他买的?我他妈这是给涛哥买的!他希望我这么做,知道吗?”茂名耐心的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你就多余他妈的扯这事儿,不和就是不和,整这些弯弯绕干啥?”大旗特别反感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学会拐弯了,你啥时候就算成人了!都他妈眼瞅奔四十了,怎么人情世故都不懂呢。

    ”茂名无奈的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jb教育我,我告诉你昂,就这一回,下次你他妈爱找谁,找谁。”大旗提前打了个预防针。。

    “在白家,我就你一个兄弟!不麻烦你,麻烦谁?”茂名叹息一声,脸色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,你瞅给我整这一身鸡皮疙瘩。”大旗笑了一下,心里暖和,但嘴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车停在了上港火锅门口,大旗推开车门,拎着手表盒走了下去,而茂名看见大旗瘦弱的身躯走进去以后,咧嘴一笑,直接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国会后胡同里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儿呢?”一把生锈且斑驳的沙喷子枪管,直接顶在了一个青年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你就多余拿枪……我是茂名弟弟,你问我,我就说呗……他在上港火锅呢,和几个朋友吃饭谈站队的事儿呢。”青年额头冒汗的靠在墙壁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拿着沙喷子的人,扫了一眼青年胸口的工作牌,随即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小发是吧?我记住你了!今天,我没来找过你,你也啥都没跟我说!但如果我去上港火锅没看见他,那你最好跑快点……要不,让我抓住,你就遭罪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不用嚇我……我就是混口饭吃……为难谁,都不会为难自己。”青年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拿着沙喷子的人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锅酒店里,桌上摆着昂贵的手表盒,大旗坐在凳子上,低头剪着指甲。而付饶披着外套,里面套着睡衣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坐在大旗旁边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酒局气氛瞬间变得沉闷异常,二斌等人也闷声抽烟,桌面上只有火锅沸腾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来都来了,你拿着吧。”大旗沉默半天,低头吹了吹腿上的指甲碎屑,语气沙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旗,表是你送的我能要。但茂名让你拿的,我真收不了。”付饶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家人了?”大旗抬头看向了付饶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付饶将手拍在桌子上,看着大旗说道:“我就四根手指头了,这血都还没干呢!我跟谁是一家人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饶!”大旗张嘴就要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旗,走,跟我去一趟厕所。”之前说话的那个中年,不由分说的拽起大旗,就往厕所走。

    大旗扫了一眼付饶,也没拒绝,身材瘦小的他跟着中年就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哥们,别掺和了!手指头都他妈干没了,付饶心里能过去这个坎吗?”到了厕所以后,中年苦口婆心的劝着。

    酒桌上。

    “不给茂名面子,你还不给大旗一个面子啊?”二斌抻着脖子冲付饶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旗是个直性子,我对他没有反感!但手表我说啥都不能要。”付饶干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二楼楼梯间,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穿着皮夹克,裤腿子沾着大野地里独有的黑土,步伐稳健的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这么眼熟呢?”二斌扫到楼梯口,眯着眼珠子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付饶本能回头,但穿着皮夹克的人却已经走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于亮!”二斌蹭的一下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于亮双手猛然一拍二斌的双肩,随后扫了一眼桌面,笑着说道:“都在呢?有认识我于亮的吗?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吭声,而付饶愣了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抄起酒瓶子,就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于亮从怀里掏出沙喷子,直接停在这人脑袋上喊道:“艹你妈!酒瓶子好使,枪好使?”

    “于亮!你他妈啥意思?”付饶重伤缠身,费力的就要站起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于亮回手就是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付饶脸上泛起一声脆响,身体连带着凳子直接摔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带着枪来的!你说我啥意思?”于亮指着地上的付饶,掷地有声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剩余的**个人,直接奔着于亮扑来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酒桌被崩的杂物溅起,有两人被铁砂和钢珠当场扫倒!

    “哗啦!”于亮右手持枪,左手瞬间拉开皮夹克,直接漏出腰间横缠着的棕色棍状形物体,随即铿锵有力的喝道:“我奔着死来的!艹你妈,你们有行的吗?来,有行的,就说话,我看谁要跟我一起走!!”

    众人呆愣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原来你们白家,没有行的啊!来,那都给我三米开外,立正!”于亮目光充斥鄙夷,枪口横移,完全蔑视任何人的一声怒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