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4 复杂的家庭关系
    林军听见外面的声响以后,就推开厕所门,直接走了出去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包房门口,一个剃着紧贴头皮,青茬发型的三十多岁青年,搂着一个姑娘,身后跟着七八个年纪相仿的朋友,正跟李瘸子等人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,瘸子,又好起来了?又有钱请客了,是不?”领头的青年,笑呵呵的冲李瘸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孝东,干啥啊?还不给人留点喘气的地方了?”李瘸子皱着眉头,靠在门口的位置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没事儿!我朋友喝多了,打小姐扔的酒瓶子。你说,你都这jb岁数了,我要真整你,还用扔酒瓶子吗?是不?”孝东梗着脖子,突然伸手摸了摸朴大川的脑袋,随即直接呲牙问道:“伟业都jb快黄了,你以后干啥啊?要不,来我这儿得了!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那儿啊?行啊!走,我现在就跟你去!”朴大川伸手从后面人的手包里,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,也不知道真假,背在伸后就要扯着孝东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大川!干啥呢?”就在这时,艾龙从大厅那边跑过来,伸手拽开了大川和孝东,随即说道:“干啥啊,都jb朋友,老呛呛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和你是朋友,艹他妈的,没有你,他肯定不是踮脚的事儿了!”孝东看着艾龙,随口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李瘸子没吭声,大川也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艹,喝吧。”孝东伸出二指禅,随即在太阳穴往前比划了一下,看着李瘸子继续说道:“你那个树啊,在山上再养二十年,等它成精了再伐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孝东带人就要往ktv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孝东,看我口型,我艹你妈!”李英姬一脚踹折一个拖布干,随即拿着尖锐一头,直接就要奔着孝东脖子捅去。

    “小b崽子!”孝东缩脖往后一躲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艾龙直接推了李英姬一把,随即骂道:“你他妈跟着掺和啥?喝多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别jb在这儿装好人,跟你没关系!”李英姬破口大骂,随即指着艾龙喊道:“艹你妈,你牛b啥啊?刚开始没有我叔给你拿批文,你他妈在珲春算老几啊?!我他妈不管你是啥社会,我还明告诉你,我爹没少贪污!干死你,再伐送你,这钱我肯定掏得起!”

    “……给我削他!”孝东指着李英姬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能不能别整了!”艾龙拉着两边的人喊了一声,随即冲李瘸子小声说道:“哥,再这么整,我可拉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 这虎b挺牲口啊。”林军狂汗的看着李英姬,随即冲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b养的有个特点,那就是旺爹,自从他回珲春,他爹确实走点小官运……!”杜子腾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林军顿时狂汗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。”李瘸子沉默一下,拉着大侄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瘸子,你记住,我也不怕跟你明说。你手里那几百亩林子, 我要不从中拿点东西,你他妈别想着能伐出去!”孝东十分认真的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都给你,呵呵。”李瘸子咬牙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艹!”孝东一撇嘴,随即带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聚会,在临时发生的冲突下戛然而止,而林军和杜子腾自始至终都看着热闹。闹剧结束以后,大家也没了喝酒的心思,李瘸子冲林军打了声招呼以后,就匆忙离去了,也不知道是怕孝东让人过来整他,还是咋地。

    晚上,李英姬请林军和杜子腾去浴池洗澡,三个人泡在池子里,林军也打听了一下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那个孝东也是整木材的?”林军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,他和艾龙,还有朴大川,都是跟我叔一块整木材的!后来,这b养的傍上了一个大姐,基本算是卖jb了,那个大姐给他拿点钱,又整了点关系,他就出去单干了!不过刚开始他和我叔走动的还挺勤,逢年过节也都不差事儿!后来,也他妈不知道因为啥,反正俩人不对付,就整起来了!这个小子朋友也挺多,而且全是木材这个圈子里的。我不跟你说了吗?我叔没jb正事儿,那几年有点钱就瞎嘚瑟,这一不留神,就有点要被淘汰的意思。”李英姬大大咧咧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艾龙跟孝东关系挺好吧?”林军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,你咋知道的呢?”李英姬十分意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傻b,那谁都能看出来。艹!”杜子腾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俩以前关系就不错,而且如果没有他在中间和稀泥,那两家早撕破脸了!”李英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啊!这么回事儿啊。”林军有点摸到脉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哎,英姬,你爹现在整到啥段位了?”杜子腾替林军问出了想问的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副行长。”李英姬搓着身上的老泥,随即撇嘴说道:“我爹也他妈越来越剑走偏锋了,我估计这两年窜的快,也跟裤裆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我爹你见过,长的挺精神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你旺的好……!”杜子腾稍微有点懵b,也不知道该咋接话。

    “你家太乱了……!”林军再次懵圈。

    “一直撕b,我也整不清楚,走,咱嫖—娼去吧!”李英姬说要干什么,那一分钟都等不了,蹭的一声就从水池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不去了!”林军瞄了一眼杜子腾,矜持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装b!?”李英姬斜眼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虎b!杜子腾管我叫啥啊?”林军直接崩溃。

    “姐夫啊!咋了?”

    “他管我叫姐夫,你说咋了?”林军觉得李英姬可能根本没长脑子。

    “啊!!你这么说,我就明白了,那你确实不能嫖。杜子腾这b养的嘴,就跟p眼没啥区别!当初我说校长和教导主任钻小树林,都干出火星字的事儿,就他妈他传出去的!”李英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随即看着杜子腾说道:“走吧,我带你放松一下嘴!”

    “嫖-娼……为什么是放松一下嘴?什么鬼?”林军再次懵b。

    “他和正常人嫖的不太一样,算了,你还年轻,说了你也不懂。”杜子腾叹息一声,随即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大乐哥带着残联的将士们,突然杀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