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2 开山伐木
    林军入股伟业以后,吴忠永直接飞了广州,去联系收板材的客户了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他这一走,意味着订单可能近期就会进来,所以,开山伐树也紧跟着进行了起来。因为李瘸子要快速将木材兑换成现金,为以后林军跟孝东抢地,积累下资本。

    上树林业县,位于珲春市周边附近,以前李英姬总吵吵着要来上树,但林军一直以为他是扯犊子,可没想到这儿还真有一个叫上树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批卡车停在山下,一**伐木工人扛着设备就进了山。此时正值开春,是伐木的好季节,因为夏天一到,山里蚊虫太多,一旦遇上雨天,那更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青山之上,树林连绵不绝,一眼望去,枝芽起伏不定,如海似浪般随风而舞,看着相当有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既然是干活,那就有个干活的样,林家军全部出动,就扎营在打更房旁边。这里条件简陋,全是木板打成的房屋,晚上泛潮,白天漏风,而且室外露天厕所臭气熏天,周围耗子成群,每个都个头极大,最小的都得有一掌多长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简陋的条件,沈曼还是欠欠的跟来了,并且林军撵都撵不走。刚开始林军以为她是要体验生活,呆两天呆烦了,自己就嚷着走了,但他却没想到,沈曼来了根本就没有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山腰上,现代化伐木的机械声嗡嗡作响,树木轰塌的声音震耳欲聋,沈曼整个小脑袋围着纱巾,戴着鸭舌帽,把自己裹的跟个黑寡妇一样。下身穿着修身牛仔裤,登山鞋,上半身套着一件滑雪用的羽绒服,看着就跟个大笨熊似的,冲着刚开上来的面包车说道:“把水卸在这儿就行,一摞一摞的平放好,烟直接开封扔在小盆里,工人抽自己就拿了,里面不让抽烟!你两天给我送一次货,我押你这儿一万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老板娘太有样了,就厕所臭成这样,她愣说像清扬的味道……妈的,我要有她这个自我催眠的心态,北大教授我妥妥三年以前就当上了。”李英姬无语的看着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小军军心眼多他妈多啊!我姐要是个只知道要包,要5s的小傻娘们,小军军能扯她吗?”杜子腾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要你姐长的也带劲啊!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滴,我就有点像我姐,你发现没?”杜子腾搓了搓全是坑的脸蛋子,挺认真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快滚你爹篮子吧,你长的还没有我脚后跟好看呢!你能明白我天天用刘德华一样深邃的眼神看你时,有他妈多想拿鞋底子抽你的小嘴巴吗?”李英姬崩溃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另一头,林军穿着蓝色工作服,浑身是灰的走到沈曼旁边,右肘自然的搭在沈曼肩膀上问道:“哎呀,混好了,当家了啊?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姐儿忙着呢。”沈曼小手捂着纱巾,忙忙活活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不明白,这都啥天儿了,你捂个羽绒服干啥啊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热点热点吧,总比换皮好……!”沈曼眨着大眼睛,随即说道:“你去给我拿个冰激凌,我热啦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就回去吧,这事儿子腾他们干就行。”林军一边拿着冰激凌,一边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吧,你快别假惺惺的了,我只做我能做的,你让我扛树,姐儿也不会扯你滴……!”沈曼露出红唇,咬着冰激凌低头继续看着账本。

    林军侧面看着她,心里一暖,随即咧嘴说道:“媳妇,你给我拿三千块钱,一会给车加油!”

    “三千够吗?”沈曼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屋里拿吧,在我裤子的屁屁兜里。”沈曼贱贱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等晚上的!”林军羞涩的回了一句,随即摸了摸沈曼的小脑袋,转身就奔着旁边的木板房走去。

    进屋以后,林军到了墙边,从整洁的衣服袋里翻找出沈曼的裤子,但摸索了两次却只找到了一千多块钱。

    “曼曼,钱不够啊!就一千多啊?”林军拎着裤子,走出木板房喊道。

    “恩?”沈曼一愣,皱着黛眉回道:“在后面的兜里呢!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明明还剩六千多块钱呢。”沈曼放下冰激凌,一溜烟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是不是没有!”林军把裤子递了过去,随即问道:“你是不是记错了,放别的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姐姐财务出身!怎么可能钱放哪儿都忘了?”沈曼翻了翻白眼,随即回头喊道:“子腾,你给我死过来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杜子腾正和李英姬,庆杰,玩斗地主弹脑瓜崩呢,随即迷茫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拿没拿我钱?”沈曼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姐,就你那彪样,我敢拿你钱吗?你不整死我啊……!”杜子腾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咦,那就出鬼了……钱肿么没了呢?”沈曼点着一千块钱,呆萌的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打更房里突然走出一位老头,他满头白发,身姿魁梧挺拔,背手而立的望了过来,并且声若洪钟的问道:“咋地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钟大爷啊!”林军一愣,随即解释道:“我媳妇放兜里六千块钱,少了五千。”

    “丢了啊?”钟大爷嗓门极大,说话极为简洁。

    “……也是我们没放好,算了,没了就没了吧。”林军知道这个地方啥人都有,人多手就杂,所以,也没想着可哪儿嚷嚷。

    “等着!”

    钟大爷干脆利索的扔下一句,随即步伐硬朗,身体如风的奔着另外一处打更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钟大爷,你干啥去啊?”林军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沈曼,杜子腾,庆杰,李英姬,还有刚从伐木区赶回来喝水的张小乐,方圆等人,听见喊声后,也都奔着钟大爷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钟大爷走到另外一处打更房门口,随即简单粗暴的踹开木板门,突然喊了一嗓子:“干巴三,你个瘪犊子,是不是他妈的拿人家钱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