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6 嘘,警察
    在锡纸上化开冰儿以后,众人叼着吸管就开始抽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当烟雾吸进身体里以后,大家浑身开始冒汗,精神也变得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抽冰儿这事儿,一般姑娘可以没有,但扑克绝对不能没有,在精神极度亢奋的情况下,人是需要卸劲儿的。这也是为什么金文城明知道李英姬烦他,但还是来了的原因。因为俩人在家玩,根本没法打扑克,除了做a基本就没别的项目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一人溜了一板后,大家就算把身体透开了,随即开始玩起了扑克,但由于旺子手里没啥钱,所以,只能看着。

    而李英姬,杜子腾,和金文城一块打起了斗地主,其他的姑娘一边抽着,一边拿着冰壶伺候这帮男的。

    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,因为大家都还清醒,没有到溜大了的程度,而抽了一会后,李英姬就有点越来越烦金文城。

    这个金文城虽然是金文国的亲弟弟,但俩人却是完全不同的性格。金文国办事儿稳当,平时话很少。但金文城这个人坏毛病很多,虽然他在孝东团伙地位也不低,但做事儿没啥品格可言,比较爱逞强,而且为人极为邋遢和埋汰。

    他抽冰有个特点,那就是很贪,行话也叫“长跑冠军”。就是说冰壶刚放下,他一口气还没等吐出去,就立马接第二口,根本不歇气儿。

    金文城这个毛病,如果在相对比较穷的几个哥们中间发生,那是会遭人烦的,因为冰也不便宜,四五个人抽,起码得三千块钱打底。所以,如果有一个人抱着壶就不撒手,那人家跟你玩两次,知道你啥性格了以后就不会再带你了。

    但好在李英姬等人的局,算是比较富有的,金文城自己没事儿就是倒腾这个的,所以,手里不缺货。而李英姬虽然没啥大钱,但一万两万的花了,也不眨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金文城不光贪,而且抽的还比较埋汰。他没有固定的壶,手里打着扑克,看见哪个壶,就随便拿起来嘬,这东西都是沾嘴的,他整的吸管上全是哈喇子,恶心吧唧的,别人肯定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来,给我整一口。”金文城打了一张牌,随后冲李英姬打了个指响儿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有没有艾滋啊?!”李英姬回了一张牌,随即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跟你说了,你别拿别人的壶,我给你燎,你玩吧!”苏馨赶忙插了一句,随即把壶拿过来,熟练的用火机燎着锡纸。

    “老金,我说你差不多就得了呗!还拿这玩应当咸盐吃啊?!一会你再jb整大了。”李英姬斜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!你要说我爹没你爹硬,那我不跟你犟!但要论抽大冰,你十个梆一块也不行!你问问小馨,我自己在家,五分是开胃,一克是平常,两个三个那才算到量!”金文城上劲儿以后,不自觉的就开始吹牛b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,我见过能抽的,但还真没见过,一次能整两三克的!咋地,你他妈月球人生的啊?”李英姬根本不信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爱jb信不信,操!”金文城一看李英姬没捧着他说,顿时也有点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李英姬鄙夷的笑了一下,随即继续打扑克。

    牌局就这样继续,但气氛变得有点怪,杜子腾斜眼看着金文城,目光明显不善,而李英姬也是阴着脸,一边玩着一边抽着冰。

    “来,顶上!”金文城说完自己的量,但李英姬没信以后,他叼管的频率明显加快了不少,不停的让苏馨喂他抽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歇一会,歇一会。”苏馨自己没咋玩,倒是一直在劝金文城。

    但金文城这人极度爱逞强,说白了就是愿意装b,苏馨越不让他抽,他越来劲儿,嘴里叼着吸管,额头冒汗的说道:“这才哪儿到哪儿,操,没到量呢,你就整吧!”

    刚开始旺子并没当回事儿,但金文城自己抽了起码一克多的时候,旺子也有点懵b的说道:“哎,城哥,差不多得了,愿意玩,明天再玩呗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还没顶烟儿呢。”金文城吐了口气,浑身酥麻,额头噼里啪啦的流汗,并且目光无知,带着一点小挑衅的看着李英姬。

    “……对,城哥有量,没事儿,还没顶烟儿呢!抽吧,抽吧,不够我再买。”李英姬一肚子坏水,他开始捧着金文城唠嗑。

    而金文城此刻肯定已经过量了,思维根本不能和平常的时候比,听到李英姬往起捧他,更加刹不住闸,叼着吸管就开始咕嘟咕嘟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,来到后半夜。

    “滴滴。”

    金文城收到一条短信,是他亲哥哥金文国发来的,上面就问他回没回家,但金文城看完以后,却是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苏馨感觉金文城有点不对劲,随即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哥怎么这时候给我发短信呢?”金文城贼眉鼠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“事儿不对!”金文城神神叨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苏馨顺着话茬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哥可能出事儿了!”金文城十分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,出啥事儿啊?”苏馨赶紧打断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我哥身上有事儿,他肯定进去了,这是要帮着警察往外调我!”金文城的眼睛充斥着一股平时难见的机灵劲儿,伸出胖乎乎的手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哎,你哥身上背着啥事儿啊?”李英姬死jb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瞎打听!”金文城完全不正常了,他皱眉呵斥了一句,随即招呼着众人说道:“我跟你说,我哥肯定是让人点了,警察很快就会找到这来!咱马上得走,要不全得被按住!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岔道了?”杜子腾这时还保持清醒,皱眉冲着苏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苏馨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肯定jb岔道了!操,整了快两克了,没jb整死他,就算他祖宗有正事儿了!”李英姬此刻也是头脑清醒,并没有啥事儿。

    岔道是溜冰专业术语,主要是指吸-毒过量后,所产生的幻觉。这跟智商,情商完全没有任何关系,它是甲-基-苯-丙-胺严重寝食大脑,左右正常思维所产生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哪jb来的警察,你哥有病啊,点你!”杜子腾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是有点不托底,你说他没事儿问我回没回家干啥?”金文城还是有点神神叨叨的。

    “你玩不玩?”李英姬也挺烦的骂了一句:“操,要不你就跟我们说说,你哥到底身上有啥事儿,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爹篮子的,你老问这事儿干啥?你是不是也是点子?”金文城怀疑的看向了李英姬。

    “继续玩吧。”旁边一个姑娘招呼道。

    又打了半小时扑克。

    “不对,我哥肯定是进去了!不行,我说啥都得走!”金文城突然间魔魔怔怔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哪jb有警察,你好像傻b!”李英姬彻底烦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金文城踩着沙发,随即将窗帘拉开一点,贼眉鼠眼的往下面寂静街道看去。

    “瞅啥呢?”李英姬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,你们看看!那街边是不是有警车,哎,你再看看这楼下,是不是有两台车里有人!”金文城一本正经的指着下方街道小声说着。

    他一说完,众人也都爬上了沙发,随即顺着窗帘往楼下看去。

    “车里哪儿jb有人啊?”旺子都快被这帮人折磨出精神病了,他一直在心里强调着,他们岔道了,我还清醒,我不能岔道,他们说的都jb是扯犊子的。

    “哎,车里好像还真有人啊!”杜子腾突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李英姬也他妈的动摇了,愣让金文城给带跑偏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人,你看那不在哪儿动弹呢吗?”苏馨眨着眼睛,声音极小的说道。

    岔道这东西,就跟感冒一样,它是有传染性的,因为溜完冰以后,人的思维是非常跳跃的,要不也不会感觉身体舒服,有腾云驾雾,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**的!!我可不呆了,再呆就进笆篱子了,我得跑了,你们爱jb咋地,咋地吧!”金文城嗷的一声窜起,光着脚丫子,鞋都没穿,拿着车钥匙就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确定你看见车里有人了吗?”杜子腾神叨叨的走下沙发,随即一边往门外走,一边嘴角泛着白沫子的墨迹着。

    “好像真有人,赶紧走吧,抓住了犯不上啊!”李英姬夹着裤裆,越走越快,直接奔着楼下赶去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的!是我出幻觉了,还是你们出幻觉了?我确实没jb看见,车里有人啊!”旺子彻底疯了,抓着脑袋蹲在地上,极为纠结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旺哥,其实我看见的不是人,我看见奶奶在车里烧纸呢……!”一个姑娘十分认真的冲旺子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旺子一个大耳雷子呼过去,直接骂道:“去你妈b的,别吓唬你爹行不?我他妈还得在家住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道上,金文城开着小奥拓,直接搂到了一百迈,副驾驶坐着李英姬,后面坐着杜子腾和苏馨。

    “咱往哪儿干啊?”李英姬迷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三亚,我有个兄弟在那儿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你好像傻b,开奥拓去三亚啊?”杜子腾直接干崩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