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8 花样作死(加更2)
    晚上,九点多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

    杜子腾和李英姬从客运站走了出来,而且俩人也开始撕b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绝对是有病!b没艹着,整了六百多公里,上他妈内蒙干一仗,这他妈出去跟别人说,别人都不带信的!”杜子腾烦躁不堪的骂道,劲儿一散,嘴里全溃疡了,身体好像要散架子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怨我吗?啊,怨我吗? 你他妈不先说,你看见车里有警察的吗?咱俩谁心大?你跟苏馨躺后面都睡着了,你知道吗?要不是我抬头看一眼,金文城那个傻b能开车给咱俩拉土耳其去,你信不?”李英姬鸡头白脸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别jb说了,咱俩肯定就这一把事儿了,我姐夫之前就告诉我,尽量别跟你一块玩,你他妈真不是一般的精神病!”杜子腾十分不耐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!你下回让我跟你抽,我都不跟你抽。艹你妈,我就说没有警察,你们愣说有!这他妈辛亏我兜里揣了点钱,要不咱俩都他妈回不来,直接就得在内蒙放牛了。”李英姬骂完以后,斜眼问了一句:“你回山上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咋回去啊?就我这样,我姐夫不一眼就看出来我干啥了啊?再说这都几点了,要回也明天回啊!”杜子腾扫了一眼手表,随即说道:“我发誓,我最后再跟你对付一宿,明天说啥绝交!”

    “操!走吧,咱俩开两个房,给旺子打个电话,看他能不能给昨天那两个姑娘整出来。”李英姬背手扔下一句,随即就和杜子腾一块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二人再次回到了旺子家,三人一起谈论着昨晚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跟金文城咋的了?刚才他过来,我看他脸色不太好,脸上还有伤!”旺子抽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李英姬闭口不谈去内蒙的事儿,因为这事儿第一没人信,第二太傻b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过来了?”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来拿他媳妇的包,本来还想一块玩会,但一听说你们要来,他就走了。”旺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他了,哎,昨晚那两个姑娘,还来不来啊?”李英姬岔开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说不一定,一会要来会打电话,你俩先睡觉吧。”旺子打了个哈欠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眯一会!”李英姬甩了甩脑袋,拿着沙发上的靠枕,直接就进屋睡觉去了。杜子腾坐在沙发上一边玩着手机,一边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,金文城和苏馨坐在车里,他们二人亲眼看见李英姬和杜子腾进了旺子家以后才走。

    之前说过,金文城这人办事儿没啥品格,为人极坏。白天他和李英姬发生冲突,按理说他确实心里窝火,但李英姬比他辈分小,岁数也比他小,所以,他即使想找回点儿面儿,那也顶多就是抓住揍一顿。因为这事儿本身也不是啥严重事件,顶多就是嗨大以后瞎扯淡。

    但金文城没这么干,反而选择了一个让所有混子都为之不耻的方法。苏馨的包之前落在了旺子家,而且里面有二十多克冰,但金文城听说李英姬和杜子腾一会儿会来旺子家,这个冰他就没拿,而是直接把包拿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里11点多,缉毒队接到举报,开了两台车直接去了旺子家。刚开始敲门门没开,随即开锁公司直接把门捅咕开,缉毒队冲进去,直接把旺子和一个姑娘按住,并且从卫生间卫浴箱里,翻出来二十多克密封冰-毒。

    这边一抓完旺子和姑娘,缉毒队的老司机,当场在车上就给二人验了尿,试纸上显示的是双道杠,这说明二人都抽了,随即,直接押回缉毒队审讯。

    旺子这个人虽然是个不务正业的小青年,但为人还算仗义,面对审讯时,他没有咬李英姬和杜子腾,只承认自己确实抽了,但东西不是自己的,是金文城的。可那个姑娘一进审讯室,基本问啥说啥,缉毒队的人根本没用费劲儿,直接问出了所有情况。

    七天连锁酒店。

    李英姬骑-着姑娘,正在奋力搏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呃,呃……大……大哥,有完没完啊?这都几个小时了,你还没过劲儿呢?快肿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弄不出来,怨我吗?你上来整会,快点滴!”李英姬自己也挺烦躁的说道,他不射,自己也难受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客房门被毫无征兆的推开,唰的一下,屋内灯光瞬间亮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姑娘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三四个缉毒警,扯着李英姬的头发,直接将其按在了床上喊道:“别动昂!”

    “卧槽,啥事儿啊?”李英姬没有反应过来,脸就被按在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李英姬和姑娘简单的穿上衣服,出门一看,杜子腾和另外一个娘们,也靠墙角蹲着呢。

    “喂,傻b,你是不是又岔道了,自己报的案?”李英姬斜眼骂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就多余跟你对付这一宿,悔死我了,回山上好了!”杜子腾异常懊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二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五点,审讯室里,李英姬已经被缉毒警祸害了四五个小时,他被吊在审讯栏杆上,双脚只能脚尖沾地,电棍隔一会就出溜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二十多克的冰,是不是你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……抽了……!”李英姬完全虚脱,鼻孔里流出的大鼻涕,都带着血丝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是嘛,你当我们是刑警队呢?”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电棍再次戳到李英姬身上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不是我的!”李英姬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晨,林军还没等起床,就接到了朴大川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空没?有空你过来接我一趟,英姬和你小舅子出了点事儿,让缉毒队掏了!”朴大川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”林军沉默了四五秒,随即心烦的说道:“行,你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金文城躲在苏馨租的房子里,刚跟缉毒队的人通完电话。他声称自己人在外地,半个月以后能回去,而半个月以后,金文城就根本验不出来是否吸-毒了。

    至于旺子咬他贩卖,那根本不会成立。因为贩卖这玩应只抓现行,冰儿自己也不会说话,东西一旦进了买家手,缉毒队如果没有直接证据,那他们抓到卖家也没招。人家就不承认东西是自己的,缉毒队能咋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