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25 谁错了?
    咖啡厅的卡座上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馨馨,刚刚那个是谁啊?”足足尴尬了两三分钟以后,钟振北才绞尽脑汁的想出了一个话题,随即笑着冲苏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亲戚。”苏馨低头,左手托着下巴,右手一边跟金文城发着短信,一边面无表情的回着钟振北。

    “哦,我听你管她叫姨,那是你啥家的姨啊?”钟振北觉得这个话题能聊下去,随即准备继续深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了,你认识啊?”苏馨略微抬头瞄了一眼钟振北,随即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钟振北尴尬的一笑,随即端着咖啡说道:“她家孩子还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苏馨听到这话,顿时翻了翻白眼,随即皱着黛眉问道:“你找我有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馨馨,我在延吉给你找了个工作,你有兴趣没?”钟振北委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,我去延吉干嘛?”苏馨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馨馨,咱俩也认识这么多年了……!”钟振北低着头,目光有点躲避,脸色通红的说道:“我的意思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小北,你挑明了,那我也跟你明说了吧。咱俩就不是一路人,根本也凑不到一块去!”苏馨沉默了一下,随即直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馨馨,我……我都跟你说了……!”钟振北有点急,急于想解释,但又组织不好语言,说话很磕巴。

    “小北,现在这个社会,我要说你是个好男人,那等于骂你!但咱俩确实不合适,你和我不是一卦的,我也知道,你不是那种想跟我睡一觉的男孩,但我真对你不来电,明白吗?”苏馨喝了口石榴汁,随即用话直接打断钟振北。

    “不是馨馨,我就不明白了!咱俩从小学就认识,从中学你就知道我喜欢你,你爱玩,我知道,但这么多年过去,你再怎么玩,我还是在等你!我觉得咱俩现在年纪都不小了,我觉得你也该玩够了吧?”钟振北咽了口唾沫,攥着拳头也把话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点迂腐,墨迹,你知道吗?我不喜欢你这样的,这么多年,我也试着接受你,可你在我这儿,完全让我没有任何面对一个男人的感觉,这么说,你明白吗?”苏馨眨着大眼睛,摊着手掌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我没钱?”钟振北被苏馨的话有点刺痛了。

    “跟钱也有关系,也没关系!这么说吧,我对物质肯定有要求,但并不是天天做梦,等着嫁豪门的那种女孩!可以你现在的情况,也没法满足我,明白吗!我只活自己,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,普拉达,lv,谁都会喜欢!但我并不是天天拿这个东西过日子的人,可咱俩在一块,一年两年你买不起,行,我等。但三年五年你还买不起,那我所付出的青春,感情,由谁来买单呢?是爱情吗?你连起码的物质安慰都没有,咱俩会有持久的爱情吗?我说话有点直,但确实是心里话,起码我不装!”苏馨干脆利索的说道。

    钟振北脸色煞白,沉默许久之后,嘴唇颤抖咬牙问道:“你跟金文城这种混子在一块!吸-毒,吃喝玩乐,这就他妈的是爱情吗?!他背着你搞破鞋,睡姑娘,这他妈也是爱情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一样吗?”苏馨根本不为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金文城能让我仰视,你能吗?抛去他能给我带来的物质不说,咱就说为人处事儿,你和他差不了几岁,但你现在干啥呢?在林业局当临时工!金文城干嘛呢?人家已经开山伐木了!他确实有些事儿干的脏,也不光彩,也确实就是一个踩线的小混子!但你俩换个位置,他干你的临时工,肯定能干,而且干的一定比你好,说不定已经转正了!但让你干金文城干的事儿,你能干嘛?你干不了!爱情是一刹那的东西,今天有,明天可能就没了!一个男人,如果无法做到让女人仰视,又无法给予物质生活,你告诉我俩人在一起的生活怎么维持?”苏馨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钟振北听到这话,脑袋嗡嗡作响,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发的红包,送的东西,我从来都没动过,今天话说开了,明天我给你寄回去!”苏馨叹了口气,随即扣着手指甲说道:“振北,作为朋友,我劝你一句……先把事业干好,好姑娘遍地都是!咱们这代人所处的社会,一个馒头两个人吃,那不叫爱情,那叫亲情!天天在网上骂别人绿茶婊的,无非就两种人,一种是长的平凡当不了绿茶婊的人,一种是睡不上绿茶婊的人。文城在医院呢,我得过去看看他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馨干脆的离去,钟振北捂着脑袋,既心碎,又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为啥自己工作相对稳定,收入稳定,为人踏实可靠,既不喝大酒,又没有一些坏毛病,但却争不过一个所谓的混子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混子,已经让圈里的人骂成狗篮子了,但钟振北还是争不过!

    金文城可能喝多了,一天晚上揍苏馨八遍,但苏馨就愿意跟他在一起,但苏馨这是贱吗?这是错吗?

    不一定吧?

    因为任何付出都是有原因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此刻钟振北还是没琢磨明白,所以,很迷茫,并且莫名心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工行atm取款机门口,林军等到郑可发过来的银行卡号以后,就要迈步奔着室内走去。

    银行atm区域门口,一个四十多岁,邋里邋遢的汉子,手里领着一个戴红色鸭舌帽的小男孩,皱眉呵斥道:“哭你妈了个卵子,闭嘴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呜呜!”小男孩小脸哭花了,听见壮汉呵斥,顿时很害怕,只能瘪嘴委屈的看着街道,像是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林军皱眉扫了一眼二人,随即稍作停留以后,走进了atm区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atm区域正对着的街道上,一台私家车停在路边,两个熟悉的人影,正在车里小声谈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