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28 躁动不安的李家
    吴忠永看见林军笑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今天回来的,也是刚到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,那边谈的咋样啊?”林军点了点头,继续表情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比预想的好。”吴忠永含糊着回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你干啥去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是找李哥聊两句。”林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赶紧去吧。我还得去一趟财务,对一下花销账单。”吴忠永龇牙一笑,拍了怕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好叻,你忙吧,吴哥。”林军说着就与吴忠永分开,随即迈步奔着办公楼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,电话里那么急?”李瘸子随后关了电脑,张嘴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我寻思找你借台车!”

    “我那个吉普在楼下呢,你拿着开去呗。”李瘸子直接就从办公桌上拿起了车钥匙。

    “我媳妇要用,她不会开手动档的,哎,咱那台0987的本田思铂睿在家呢吗?”林军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思铂睿是老吴那边的配车,我不知道他那边用没用着呢。不行,你让你媳妇开那台凯美瑞呗,那也是自动挡的。”李瘸子商量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台凯美瑞是红的,财务尹大姐用的。但我媳妇要去参加葬礼,开红的不合适。”林军一笑,抻脖子继续说道:“哎,你帮我打个电话问问呗,看看那台思铂睿在家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李瘸子有点狐疑的看了林军一眼,随即说道:“行,我给你问问吧!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林军点头,随即托着下巴看向了李瘸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李瘸子拿起座机电话,拨了几个号码之后,随即等了一会张嘴问道:“那啥啊,大刘啊,咱那台思铂睿在家呢吗?……啊,宝子早晨开出去了啊?……接老吴?不对啊,老吴也没坐那台车回来啊!行,那我回头问问他吧……好了。”

    聊了三四分钟,李瘸子才挂断电话冲林军说道:“车让老吴那个小兄弟宝子开出去了,说是接老吴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在门口看见了,老吴没坐那台车回来啊!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谁jb知道了,可能宝子开车出去嘚瑟了呗。”李瘸子喝了口水,随即挺不解的问道:“哎,你今天挺怪啊?老跟这台车较啥劲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我能叫啥劲儿!就是我媳妇非要开那台车,行了,那开出去了,就开出去吧。”林军摆手站起,随即说道:“那你忙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衣服咋整的?”李瘸子看见林军的外套上有个口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刚才刮了一下!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车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让英姬帮我借一台吧。”林军摆手,随即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他想干什么啊?”李瘸子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林军离去,眉头紧皱的自语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上树伐木区。

    林军回来以后干了会活儿,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他把今天的事儿跟张小乐和方圆说了。

    “哎,我就不明白了,你为啥不直接告诉李瘸子,有人开思铂睿偷着跟孝东见面了?这他妈b的孝东和李瘸子,就差没互相刨对方祖坟了,孝东怎么可能和伟业的人坐一块唠嗑呢?”张小乐十分不解的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看就是没长大脑!军就是看见了车,但没看见人。至于孝东跟谁聊啥了,聊多久,你全都不知道,那你跟李瘸子说啥啊?车是吴忠永用的,你jb要解释不明白,那不等于操了老吴,挑拨人家内部关系吗?咱本来就是外来户,手里拿这么多股份,朴大川,艾龙,吴忠永心里肯定都不舒服,这时候你还起刺儿,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呢吗?”方圆吃着鸡爪子,撇嘴冲张小乐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jb这么复杂吗?”张小乐的为人不光仗义,而且思维相对淳朴简单。但这并不是说他傻,而是说他的品格!他自己做人,从不想着背后捅咕谁,所以,他思维里的脏东西少一点。这是缺点,也是优点,而且也正是他身上的这个优点,才能让于亮,林军,方圆,这几个兄弟凑一块干点事儿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是涉及到钱的事儿,你以为过家家呢。”方圆略显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我跟你俩说了,但你俩别跟别人说,山上啥人都有,让谣言传到李瘸子耳朵里不太好!”林军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会是谁?”方圆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!”林军思考了一下,随即皱眉说道:“这事儿用脑子是想不出来的!算了,他爱jb是谁是谁吧!我觉得,李瘸子能养虎,就能驭虎!对方只要不整到咱头上,那咱就不掺和他们家里的内部事儿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话挺奇怪啊!你现在不也是李瘸子家里的吗?”张小乐笑了一笑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顿时一愣,而方圆抿了一口啤酒,突然低头说道:“呵呵,你要跟李瘸子谈亲情啊?”

    张小乐听完以后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h市乾坤园公墓,一座孤零零的新墓,紧靠着往生林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色衬衫,运动休闲裤的中年,手里攥着白酒瓶儿,一边低头泼洒,一边沉声说道:“你吃我的最少,但死的却最早。听你叫过大哥,但我也仅仅以为,那就是个称呼,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……!”

    远处有七八个人站在往生林里,正在低头抽烟,没走过来。

    泼酒的中年身体消瘦异常,脸色苍白的扶着墓碑,动作迟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远处,一人接完一个电话,随即迈步走了过来,张嘴小声说道:“哥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中年有些迟缓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吉林那边联系的咱们,刚才又打电话了,咱……?”拿着电话这人,试探着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上海住院疗养,情况不好,也许还会出国,家里的事儿,你们看着办吧。”中年扫干净墓碑上的浮土以后,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中年的身体移开之后,墓碑上镌刻的名字闪现,谭铮俩字赤.红无比。

    ps:加更章节晚上一次性发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