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29 借钱
    四月末的尾巴眨眼而逝,时间来到了五月份,气温也大幅度提升,伐木区山清水秀,虽然条件恶劣,但景色宜人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杜子腾和李英姬依旧在这儿混吃混喝,死活也就是不走,但林军也不搭理他们,更不给杜子腾活干,就晾着他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林军在院内给伐木工头开完会以后,弄的口干舌燥。他走到钟大爷的打更房门口,舀了一瓢井水,随即开玩笑的问道:“爷们,你老弄这个红绳是干啥的啊?玩sm啊?”

    “啥是sm啊?”钟大爷被林军调戏的有点迷茫。

    “……浴池没去过啊?”林军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我都多大岁数了,你还泡我。”钟大爷一笑,随即继续捋着红绳说道:“你也不去伐木区,就看不见红绳!这玩应能保证这些伐木工,一直有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直有饭吃?”林军一愣,放下水瓢,张嘴就问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方圆突然从打更房里迈步走了出来,打断了钟大爷和林军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军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林军回头。

    “有点急事儿!”方圆脸都白了,拽着林军就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林军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爸进医院了,大夫说是心室破裂,心脏要搭桥……马上就得手术。”方圆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后一愣,随即赶紧问道:“缺钱?”

    “肯定缺啊!我家哪有钱啊!”方圆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家里大概需要多少费用了吗?”林军再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啊,大夫跟我妈说,普通的四万左右,进口的要八万以上……但这玩应也不知道需要弄几个啊!”方圆咽了口唾沫,他也知道老人一旦有病进医院,那在经济上就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走,找小乐。”林军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过一句,随即小跑着去伐木区找小乐,大概十分钟以后,双方碰面。

    “账上还有多少钱?”林军直接冲张小乐问道。

    “**万吧,咋了?”张小乐愣了一下,随即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没事儿了。”林军一听这个数字,基本就算是绝望了,因为不可能够。所以,他拽着方圆再次回到了院内,然后骑着摩托车,驮着方圆就下山了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二人来到了伟业板材,并且在办公室里找到了李瘸子。

    “李哥,你出来一下。”林军敲门进去以后,看见李瘸子正在招待朋友,但还是打断着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出来吧,有点急事儿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等一会,我出去看看!”李瘸子冲朋友说了一句,随即皱眉走出了办公室,站在走廊里问道:“咋的了,这么急?”

    “李哥,我需要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催货款啊?呵呵,我能差你钱吗?财务那边有运作周期,到时间一定会给你的。”李瘸子一笑,张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方圆父亲住院,心脏需要搭桥,我要借二十万!”林军看着李瘸子,随即柔声补充道:“李哥,帮帮忙吧,一家就这一个爹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了……!”李瘸子听到一半,随即摆手打断,站在走廊里喊道:“尹姐!尹姐在吗?”

    “咋了,喊啥啊?”财务室的门被推开,一个年仅五十的妇女探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账上有三十万吗?”李瘸子一边往那边走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咋了?”

    “给我拿出来吧!”

    “扯淡呢?那是货款!我马上就得给人家结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让你拿你就拿,回头我给你想办法!”李瘸子摆着手,不容置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填不上窟窿,人家来要帐,你上门口堵着去!”尹姐挺不乐意的扔下一句,随后就走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李哥,二十万就差不多了。”林军有些意外,心里挺感激的冲李瘸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病这玩应,就没有差不多的钱,你先拿去吧,花不了再还回来!这个钱,咱不走公司帐,就是你和我的事儿!啥时候有,啥时候还!”李瘸子拍了拍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恩,我明白。”林军一愣过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了,李哥。”方圆非常感动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啥谢,别扯了!那啥,我屋里还有人,你们上财务拿钱吧!”李瘸子看着方圆一笑,随即安慰了两句,迈步就再次进入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伟业板材门口。

    财务文员开着车,准备送方圆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这边的事儿你不用操心,等你爸的病稍微好点了,你再往回走就行。”林军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方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让财务把钱先打过去,你这得晚上能到家,救命的钱,早到一会是一会!我马上进屋帮你订张票,你把身份证号给我发过来,一会到车站你直接取票就行!”林军站在车门口冲方圆说道。

    方圆望向林军,脑中回忆着,从自己说出父亲的急病需要钱开始,到林军之后的种种反应,浑身一阵酥麻,沉默许久后问道:“军,为啥当初我没选择跟着黎小权玩?”

    “操,说这个干啥!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没啥,心里就是感觉,我这条腿废了以后,干啥都顺心了,没白瘸,呵呵。”方圆一笑,随即关上了车门子。

    是啊,人不遇到困境,那永远不知道谁是真的朋友。方圆越跟着林军往后走,越发现当初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!

    黎小权能用到方圆的时候,拿一百万都不算事儿,但他要用不上方圆的时候呢?那他还认识你方圆是谁啊?你爸有病了,跟我有个**毛关系,三十万给不给你,是不是得看我黎大少的心情?

    朋友之间的友情,既算人脉,也算金钱!但友情从何而来呢?你利用我,我利用你,那叫友情吗?我看,顶多算他妈的交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圆离去后。

    林军进办公楼帮他在电脑上订了一张火车票,他没特意去跟李瘸子道谢,但心里却记住了李瘸子这关键时刻的三十万!

    无论这个钱,李瘸子是出于什么目的拿的,但它确实救了方圆亲爹,这应该感激,并且在心里铭记。

    这一把事儿过后,林家和李家进入了蜜月期,两家不再是流于表面的合作关系,而是开始有点走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方圆踏上火车归家的时候,金文国也正好在火车站接了几个远方而来的“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我叫朱佑,茂名让我过来的。”领头的中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金文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二人挑明了关系,随即相互握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