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5 两刀
    胡同内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吴忠永的手机再次响起,而屏幕上显示的号码,正是李瘸子的。吴忠永死死盯着手机屏幕,掌心全是汗水,眉头紧皱,目光有些犹豫,也有些惧怕。

    铃声大概响了二十多秒后,随即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胡同内,吴忠永拿着电话,步伐焦急的来回走着,他在思考怎么办,以什么方式见李瘸子最合适!

    隔了不到两分钟,李瘸子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,但吴忠永直接按了静音!

    李瘸子电话的催促,更加让吴忠永不安,他有些烦躁的扫了一眼四周,当路灯的光亮照进胡同,吴永忠的目光突然盯住了地上的板砖。

    犹豫,纠结过后,吴忠永咬牙走了过去。他抓起板砖,对准自己的额头,随即咽了口唾沫,双眼望着板砖迟迟没有动手,也不知道是没有那个魄力砸下去,还是觉得板砖干的不对路子,总之他犹豫了一下,又将板砖放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派出所里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长椅上,冲李瘸子问道:“还不接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李瘸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会是他递的点吗?”林军沉默一下,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李瘸子沉默着没有回话,而这种沉默也表明了,李瘸子此刻是对吴忠永有怀疑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处理一下伤口。”林军看见李瘸子沉默以后,就没有再次追问,而是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桥宾馆对面的超市里,吴忠永随便买了一点零食以后,随即转身再次走向了胡同。他精神紧绷,后背靠在墙上,手掌哆哆嗦嗦的从食品袋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,并且目光呆愣的望向刀刃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吴忠永看着刀刃,起码犹豫了两三分钟,随即闭上眼睛,咬牙鼓气的骂道:“艹你妈,自己捅,总比别人捅强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吴忠永挥动右臂,刀刃冲下直接捅到了自己的小腹上!

    “泚!”

    吴忠永拔刀后,鲜血泚泚往外冒着,他顿时神情有些慌乱的一捂小腹,随即后悔着骂道:“艹你妈,买个带血槽的好了……!”

    一个流浪汉,背着脏兮兮的被褥,一边喝着酒,一边准备回胡同休息。而他刚到胡同口,正好看见吴忠永咬牙切齿的捅了自己一刀!

    流浪汉站在阴影下面,呆愣了足足六七秒后,随即使劲儿揉了揉眼睛,彻底懵b。

    “再整一下,就靠谱了!”吴忠永瞪着眼珠子,手掌剧烈颤抖,对着肚子就捅下了第二刀!

    “泚!”

    鲜血再次喷洒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吴忠永脸色苍白,瞬间扔掉了水果刀,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,顺着墙体就坐在了地上。这不是什么失血过多,而是自己捅自己吓的!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流浪汉极为利索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,眼珠子瞪的溜圆,看着手里的酒瓶子骂道:“艹你妈,喝大了?不能啊,就他妈一瓶啤的啊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吴忠永听到声音猛然回头,路灯光芒照射过去,映出吴忠永无比苍白的脸颊。他浑身带血,身体缩卷在垃圾箱旁边,看着极为赫人!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流浪汉吓的嗷一声,直接甩飞了酒瓶子,随即往后退两步,抻着脖子问道:“哥们,你这是……玩……玩啥节目呢?是我喝大了,还是你喝大了啊?!我……他妈怎么有点整不明白了呢?哎,你刚才是不是怼自己两刀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c山上。

    何迷糊和朋友呆在车里,等着大力他们干活。也就一个半小时左右,大力他们往下面送了一棵木头,随后就全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何迷糊推开车门迈下了车,随即皱眉问道:“咋回事儿啊,咋全出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咕咚咕咚!”

    大力额头冒汗,仰脖一口气喝了一瓶水,随即喘息着回道:“何哥,今天差不多就得了,听我的,别弄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呢?”何迷糊叉腰反问。

    “山上的护林员已经插签儿了,咱上两回拿货的地方,人家用树杈子都给围上了!这是山里规矩,他们抓不净咱们,但咱们也得给人家点面子!毕竟大家都混口饭吃,两帮人真碰上,没啥好处!”大力认真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一个偷木头的,还讲什么规矩?!别扯淡,赶紧干活!”何迷糊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何哥,细水长流啊!你这么生整,等于断人家护林员饭碗,弄不好是要出事儿的!”大力有点不乐意的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怎么那么多废话呢?”何迷糊已经彻底红眼,他转身回到车上,直接抽出一把沙喷子,顶住大力的脑瓜子问道:“能不能去?”

    “迷糊,你干啥呢?赶紧把枪放下!”介绍大力和何迷糊认识的朋友,立马在中间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力看着何迷糊,也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跑山的一抓一大把,我不一定非得用你,但你要不在我这儿干,我保证你以后都没地方干!”何迷糊撇嘴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事儿怎么办?”大力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出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护林的肯定在巡山呢,万一碰上咋整?”大力皱着眉头,心里无比烦躁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,碰上就沙喷子说话,但跟你没关系!”何迷糊停顿一下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你不敢去,我他妈先上去,你跟着我,我就看这帮护林的哪儿牛b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力看着何迷糊,随即叹息了一声,然后小声冲着何迷糊朋友说道:“今天晚上最后一次,明天我宁可离开珲春,也不会再给你们干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哎呀,晚上说,晚上我单独跟你谈谈!”何迷糊朋友叹息一声,随即拍着大力肩膀安慰了一下。

    商量完毕后,何迷糊领着四个押车的小伙,随即带着大力的团队,再次上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在李瘸子就要放弃联系吴忠永的时候,吴永忠却突然给他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李?”吴忠永声音虚弱。

    “你咋地了?”李瘸子听声不对,顿时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人要整我……我……我在宾馆后面的街上……!”吴忠永好像要死似的扔下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军,军!老吴有信了!”李瘸子突然站起,立即冲办公室里包扎的林军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