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6 职业坑队友三十年
    医院里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吴忠永在里面缝针,李瘸子挺急的冲医生问道:“我朋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扎的不浅,结肠有破裂,要养一段。”医生低头在医药单上唰唰填了几笔,随即冲护士说道:“去拿东西!”

    林军和李瘸子站在门口,相互对视一眼,彼此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再晚一会,吴忠永缝完针,随即打着吊瓶被护士推了出来。他脸色苍白,仿佛一瞬间虚脱了一般,身体看着软绵绵的,一点力气也没有。这倒不是吴忠永在这儿装b演戏,而是与心理后怕和那两刀确实怼的不轻,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“军儿……你这是……!”吴忠永捂着肚子上的纱布,看着林军身上也有伤,随即顿时表现的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先说说,咋整的?”李瘸子插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给广州那边打电话的时候……我就有点事儿要出去办……一个亲戚给我打好几回电话,要拿点钱。等我跟你谈完,他打电话催我,我寻思晚上也没啥事儿,就要去给他汇点。到了银行以后……我汇完钱往回走,就出事儿了……对方一个人……也没说话,抬刀就捅……辛亏有个流浪汉回东桥宾馆后面的胡同睡觉……把他惊走了……要不我就废了。”吴忠永声音虚弱,靠在病床上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李瘸子听到这话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俩……?”吴忠永把话问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恩,我俩也出事儿了,就在东桥宾馆。”李瘸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会是谁?”吴忠永沉默半晌,毫不隐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孝东呗。”李瘸子声音低沉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他,想弄你,也想弄军儿!”吴忠永眨了眨眼睛,随即皱眉说道:“那他弄我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你手里有客户呗,俩都做了,还差你一个吗?”李瘸子叹息一声,搓着脸蛋儿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李,孝东是个只认钱的狼崽子,他能有第一次,就能有第二次!”吴忠永看着李瘸子,十分惦记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心里有数!”李瘸子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我去上个厕所!”

    “谁是病人家属,把住院押金交一下!”护士敲门进入以后,探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即和李瘸子一道奔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吴忠永躺在病床上向外看去,嘴里长出一口气,双眼泛起放松的神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里,李瘸子和林军一边往前走,一边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俩在老吴这件事儿上想多了,私下的对话,你和我知道就行了。”李瘸子背手告诫了一声林军。

    “恩,我明白。”林军皱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李瘸子点了点头,随即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子里。

    何迷糊在杨树下面拉屎,脚边放着沙喷子,手里捧着电话骂道:“妈了个b的,还没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老何。”朋友弯腰走过来,随即蹲在何迷糊的前面说道:“活儿干的是不是有点太急了?咱俩也jb不懂,但人家大力都在山上整多少年了,是不是应该听听人家意见?”

    “你快别听他扯犊子,我告诉你,他不想干,就是因为咱给的钱少你知道吗?”何迷糊撇着大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我倒不怕,我就怕文国知道这个事儿!咱来林军的山里拿木头,那是为了给自己兜里揣钱,回头要弄出点啥事儿,咱咋跟文国解释?!他jb一急眼,给咱撵出公司了,这铁饭碗不就没了吗?我怕有点得不偿失……!”朋友身体对着何迷糊的jj,有些担忧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能,我和文国是老铁,他知道这个事儿了,最多也就说两句,不会扯别的!你别墨迹了,干啥玩应不能前怕狼后怕虎的,操,一天五千多块钱,咱能拿三千,这一个月比我在公司挣的都多!”何迷糊彻底红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着办吧。”朋友一看自己的话没有效果,心里也开始泛起了突突。他此刻跟大力的感觉是一样的,觉得自己跟何迷糊这么干下去,早晚是要出事儿的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滚一边去,你挡着我jb,我尿尿都找不着感觉……!”何迷糊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子里突然泛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大力经验丰富,晚上在林子里的感官特别敏感,所以,他第一个听见声响以后,立马拍着同伴的肩膀,示意他们别动。

    深夜,林子里的光线极暗,两人相对而立,三米之内基本看不清楚对方。大力让工人停手以后,林子里寂静无声,一点动静儿也没有。

    远处,突然间有手电筒的光芒闪烁,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哎,你刚才是不是也听见这边有动静儿了?”干巴三皱眉冲同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见有啥动静儿啊!”同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嘛,那我听错了?”干巴三有点疑惑的回了一句,随即拿着手电筒说道:“走,上那边看看!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大力靠在树干后面,长长舒了一口气,随即趴在同伴的耳朵上说道:“绳子解下来,咱马上走!”

    “叮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何迷糊的手机突然泛起一阵光芒,他蹲在树干下面咧嘴说道:“我操,有信号了!你看,这玩应还真就得摇一摇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干巴三猛然一拉同伴,随后拿着手电筒就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束黄色的光芒,宛若从天际破云而来,直接照在了何迷糊撅着的大白屁股上,很白,很圆!

    “什么b玩应!”干巴三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是屁股,下面有屎!”同伴机智的冲干巴三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何迷糊一回头,双眼一瞬间被手电筒照耀的出现盲点!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!”大力一看这个景象,脑袋嗡的一声,十分烦躁的骂道:“从哪儿来的这么个傻b!”

    “干啥的!”

    干巴三站在原地,双眼盯着何迷糊,大声的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干啥的?”何迷糊的右胳膊挡在脸颊前面,左手向旁边摸去,张嘴反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