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8 最后的护林员
    “叔……!”被人的架着的干巴三,看见钟大爷以后,本能叫了一句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钟大爷嘴角抽动,双腿宛若木头桩子一样矗立在原地,左手颤抖的拽下酒壶抿了一口,随即干脆利索的问道:“你们伐的树上,我拴红绳了,你们看没看见?”

    何迷糊等人一愣,但唯有大力团队听到这话,突然感觉脸上臊得慌。

    跑山儿有跑山儿的规矩,但护林员和这帮偷盗者,就像警察和犯罪嫌疑人一样,只要利益还存在,那警察永远不可能杜绝犯罪,而木头只要能换钱,那护林员也永远抓不完跑山儿的。

    这种看似敌对的关系,其实也是相互依存的,因为如果没有了偷猎者,那护林员也就不存在了。而钟大爷几乎吃了一辈子这碗饭,他能不懂其中道理吗?

    木头上拴着红绳,那代表着一种约定,那是护林员告诉偷猎者的信号,这样的树你不能碰!因为它们还没长成,那是树苗,还没到开伐的时候!

    这种约定几乎存在了上百年,祖祖辈辈的偷盗者和护林员,都在默默的遵从着这样的约定,因为树苗代表着未来,代表着护林员和偷猎者的共同饭碗!

    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社会发展的同时,人却往反方向进化了。他们目光变的更短浅,内心变得更贪婪,只在乎眼前利益,整天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。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这句汇集中华数千年的歇后语,在这帮年轻人心里,变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,我不偷,别人也会偷,妈了个b的,树苗长成能开伐的树,那还得过多少年?我能等得起吗?

    我等不起!

    我他妈要的就是现在,马上,立刻,就有钱花!就这么简单!

    “我是护林的,碰上了就不能不管,人留下,树留下,你们走吧!”钟大爷嘴角抽动,语气爽朗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都jb多大岁数了?你管个jb管,别他妈跟着瞎掺和,滚犊子!”押车青年迈步走到钟大爷身前,伸手就要推上一把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钟大爷左手宛若钳子一般抓住青年手腕,随即往下一掰,指着他的鼻子问道:“你家没父母啊?你这么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“老b灯,你松开我!”青年疼的龇牙咧嘴,嗷嗷喊着。

    “把人和树给我留下!”钟大爷皱眉推开青年,仰脖再次抿了一口酒,随即抬头冲何迷糊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……!”青年恼羞成怒,抡拳头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钟大爷以同样的姿势,同样的手法,再次抓住了青年的手腕,随即紧跟着一个大嘴巴子抽下去,声音浑厚的问道:“小兔崽子,你也算是个混社会的!你大哥就这么教你啊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行了?”

    金文国坐在车里,降下车窗突然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个b养的,你有完没完,你要干啥?”何迷糊拎着沙喷子,迈步就往前走,离钟大爷三米开外站定,随即端着枪管子问道:“岁数大了,脑袋不好使了是吗?认识这是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钟大爷鼻孔喷着酒气,鹰视狼顾的看向何迷糊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把他也整走,回去谈,快点的!”何迷糊烦躁的呵斥了一下众人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七八个人,瞬间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扯这个干啥!”

    “快点走,艹你妈的,别让我拽你!”

    这些人站在壕沟下面,伸手就拽着钟大爷单臂,一边往下薅着,一边催促着。

    “松开我!”

    “松个jb啊!”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钟大爷回手一拳怼在了说话这个青年的脖子上,他一个趔趄就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干他!”

    青年退后两步,直接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钟大爷体格虽然硬朗,但毕竟已经快六十了,被青年的那几个朋友,连拉带扯的拽下了土坡,身体差点栽倒。

    “干他妈啥呢?”金文国推开车门再次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钟大爷左手拉开背后背囊的拉链,手掌直接接住从里面掉出来的一把老掉牙的单管猎!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!”

    钟大爷右手从腰间划过,随即迅速攥拳,而五根指缝里眨眼间插上了四枚绿色圆柱形子弹!

    “老b养的,你还敢玩枪!”何迷糊再次端起了沙喷子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,人和木头留下,你们给我滚犊子!”钟大爷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滚你能咋地?”

    “我能整死你!”钟大爷嗓门一如既往的有穿透力。

    “你吹牛b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突然泛起于山林之间,枪火乍现,拉的老长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枪响以后,何迷糊直接倒地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弹壳从钟大爷的单管猎里飞出,他右手攥拳,指缝里的子弹,几乎无缝链接的插进了枪里!

    “我操,你还真敢开枪!”

    押车的三人,同样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沙喷子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钟大爷站在土坑下面回头!

    两拨人对视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五秒之后,急促的枪声熄灭,黑土地上,冷风瑟瑟!

    钟大爷一人矗立在原地,他面前包括何迷糊在内,一共四人倒地,鲜血泼洒,顺着土地纹路缓缓渗透。

    金文国懵了,何迷糊躺在地上大腿冒血,撕心裂肺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还来不来了?”钟大爷瞪着虎目,挑右拳紧握,指头缝隙中再次插上四颗子弹,声音极为震耳。

    对伙无一人敢搭话!

    “29年,进山巢匪,三百人团,最后就十个人跑出去。现在,延边地区自治。就你们他妈这帮,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,还要在老林子里比划比划枪?换我年轻二十岁,单手都干你们!”钟大爷声音无比浑厚,站在山林之下,好似能与这生他养他的青山,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声音久久回荡,飘在这山林之中!这是最后一个守护者的怒吼,他虽年华老去,身体枯竭,但钢枪握在手中之时,昔日纵横林间的风采,宛若刺眼的太阳般重现。

    老虎啸山林,一怒震十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