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43 6年零八个月?
    日月轮转,时间一天一天的过,林军的伐木区也在一点一点消耗,大外围够开伐年限的树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,工人开始收缩开伐区域,往山里面走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眨眼时间,一个半月匆匆而过,时间来到了六月份,进入了炎热的夏季。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,对于林军公司来说,有两个好消息。第一,在上海的治病的小岩,病情已经好了很多。他起码可以下地正常遛弯,虽然说话时大脑还有点延迟,没事儿也不由自主的淌个哈喇子啥的,但毕竟比之前强了很多,医院给他弄了一**身中心的卡片,让他开始做康复性训练,他躺了将近小半年,肌肉有点萎缩,需要运动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个消息,心情非常舒畅,龇牙扯淡的喊了一句:“我得小岩,胜过十万雄兵!这才是能给我办事儿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比子腾如何?”张小乐贱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能跟子腾扯一块,那就是晚上睡觉骂上帝了……遭他妈报应了,不要跟我提他,我刚清净两天!”林军烦躁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张小乐顿时大笑。

    除了这一个好消息,还有另外一个。那就是天叔开庭了!虽然此刻还没有下达判决,但律师给林军打电话说,案子的情况不错,显厂长被法鉴鉴定为轻伤,虽然还是得判,但起码已经有杠儿了,轻伤最多不过三年,所以,天叔肯定不会在里面耗费太多光阴。用林军的话说就是:“艹你吗,h市的妖魔鬼怪,你们都别着急!我天叔还有一个冲刺,他会挨个研究你们的……!”

    不过,天叔这边案情进展顺利,但亮战神那边就麻烦了许多。他那个案子干的太过火,开枪时直接让警察按住了,一审判决,判他私藏枪支+致人九级伤残,民事赔偿和刑事赔偿一共将近二十万,这钱林军掏了以后,于亮还是被判六年零八个月。

    判决下完以后,林军和于亮通了个短暂的电话,并且二人发生了极为严重的斯b事件。

    “咋jb整的啊?给没给我用劲儿啊?”于亮颇为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就是一个搞木材的小老板,不是省长!ok?”林军无语半天,随即磨磨唧唧的继续说道:“你他妈差点连警察都干了,你不知道啊?不到七年,还多啊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点b事儿,也就三五年,你是不是不舍得花钱?呵呵。”于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差给睾.丸也卖了,拿钱抽你!”林军点了根烟,随即问道:“那你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有点接受不了呗,蜜蜜还在外面呢,将近七年,确实长了点。”于亮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”林军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啊?”于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还能有啥意思?”林军想了一下,随即问道:“上诉有把握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监里有不少老油子,他们说大旗那边肯定也办着呢!大旗要少判,那我肯定也跟着少判啊!我估计他也得上诉,所以咱要上诉,等于是沾了他的光儿,毕竟他比咱关系硬!”于亮认真的回道:“我在跟律师研究研究,估计能有缓!操,这事儿说破大天,也就是个斗殴事件,它跟暴力犯罪不沾边!”

    “那你写上诉材料吧,我让律师准备二审!”林军点头。

    “操,你jb上点心!”于亮一点不客气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恩,行,我知道了,祖宗!”林军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。你不用老让大可可和伟伟给我存钱了。账上三四万,我都花不了,过一段下区进监狱了,全都白瞎了。”于亮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一共也就给你存了三四万,你咋没花呢?”林军愣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操,我改造还用花钱吗?!”于亮霸气无比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林军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是啊,人行,到哪儿都能立住!这不存在谁欺负谁,文明改造的口号已经喊了十几年了,但号里面依旧是犯人主事儿,管教为辅。在这里想要混好,除了有钱,还得有样!

    林军接完电话以后,又开始帮于亮张罗着二审的事儿,并且不厌其烦的,一遍一遍的打电话求人,而这期间,于亮就给林军打过这么一次电话,没说谢谢,更没有絮絮叨叨的追问林军办的咋样,因为于亮知道,自己把自己的意图跟林军表达清楚以后,那林军就会给他办妥。

    这是约定,朋友的约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伟业板材。

    杜子腾,李英姬,还有葛壮壮,这三人已经在李瘸子这儿混了一个半月了,虽然智商没长,但体重却每人涨了起码五斤,他们就像吃冤家似的,天天祸害着李瘸子。

    这三人基本在伟业里面都没啥事儿,他们就在李瘸子要出去的时候跟着,平时开开车,跑跑腿,而李瘸子要不出去,他们都闲的坐沙发上,以薅jb毛取乐。

    晚上,李英姬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一边磕着瓜子,一边看着“海贼王”给智商充值。

    “这么jb呆着,也没啥意思啊?操,啥时候是个头啊!”杜子腾挺犯愁的说道。

    葛壮壮听到这话,顿时斜眼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操,我早都觉得,这么整下去有点缺心眼!”李英姬扔掉瓜子,随即粗鄙的往烟灰缸里吐了口痰,立马眨着无知的眼睛补充道:“孝东那边找的亡命徒,人家现在走没走咱都不知道,就天天这么傻bb的在这儿一撅,多二啊!”

    “那你啥意思啊?”杜子腾顺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经过很多事件的总结后,林军团队突然悟出来一个道理,那就是,团队里不怕出现一个虎b,但非常怕出现两个虎b!因为一个虎b往往是干不成事儿的,而两个虎b在一起,非常容易产生共鸣。往往一个虎人提出建议以后,正常人都不会搭话,但如果有两个,那另一个,一定会呆呼呼的问一句:“那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这一问,往往代表着,俩人再次共鸣……

    “老这么等着不是事儿!哎,要不,咱们找找这帮小亡命徒?”李英姬双眼明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葛壮壮听到这话,直接跪在了地毯上,高声喊道:“大哥!俩爹!我给你们跪下了,咱别整幺蛾子了,行吗?……我他妈还小,你们别往沟里带我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