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44 不差钱
    中元里大街上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李英姬,杜子腾,还有葛壮壮一人拿着一瓶矿泉水,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烟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特么就不明白了,你俩没事儿老jb作啥啊?咱一天三顿小烧烤,不整的挺6吗?何必呢?何必呢?何必呢?……!”葛壮壮嘴角泛着白沫子,不停的墨迹着。

    “闭了!”杜子腾一个大脖溜子抽下去,随即吼道:“不愿意干你就滚犊子,敢打小报告,我俩用101给你p眼子沾上!”

    “你绝对是没记性!”葛壮壮碍于杜子腾的虎劲儿,也就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“上次是他妈的意外,这次不会了。”杜子腾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打小报告,也给他沾上吧,我还真就没沾过……!”李英姬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哥,我整不了你,服了!你千万别看我。”葛壮壮顿时服了。

    “操,这就是伟伟不在这儿,他要在这儿,早jb这么干了!”杜子腾撇了撇嘴,随即斜眼冲杜子腾说道:“咱家林二哥,跟我相当对脾气!我要说去抢银行,他马上就能买炸药去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机会你给我介绍介绍!”李英姬颇为来劲儿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!他可千万别来……阿门!”葛壮壮听到二人的对话,脑袋都快炸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人儿一边撕着b,一边等待着。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以后,远处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,随即里面跳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操,咋在这儿蹲着呢?”青年下车以后,脚上踩着黄色豆豆鞋,随即背手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在这儿拉屎,能不能上新闻联播。”李英姬斜眼回了一句,随即拽着青年说道:“来,小崔,你也蹲会!”

    “别闹,我还有事儿呢,你找我干啥啊?”小崔眨着单纯可爱的大眼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操,你蹲一会,我跟你商量点事儿。”李英姬强拽着小崔蹲下,随即从兜里掏出三人凑钱买的中华,招呼着说道:“来,整一根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有事儿说事儿,我一会真得出去一趟!”小崔挺急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跟你说说!”李英姬沉默数秒以后,随即趴在小崔的耳边,开始嘀嘀咕咕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解释了能有十几分钟,小崔蹲在地上思考了一下,然后皱眉回道:“姬啊!你也知道我,我就是愿意在外面玩,但不掺和外面的事儿!你让我整这个,到时候事儿响了,我咋弄啊?”

    “它咋能响呢?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?”李英姬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“哥,我跟你不一样,我没有一个叫李瘸子的叔叔,我他妈敢得罪那边吗?”小崔再次思考了一下,随即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让你白干,我给你点辛苦费就完了呗!”李英姬直接顶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崔听到这话眼睛一亮,但是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操,咱俩认识这么多年,我求过你办事儿吗?你放心,这事儿就咱们四个知道,以后要响了,肯定跟你没关系!”李英姬拍着胸脯子保证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姬,我啥情况你知道,我也不怕你磕碜我,因为咱手里还真缺钱!你说吧,这事儿我要干了,你能给我拿多少?”小崔抿了抿嘴唇,随即直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崔,我问你,我差钱吗?”李英姬一听这话,顿时撇嘴指着那台摩托说道:“你看它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把它给我啊?”小崔眼睛再次一亮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办明白了,那摩托还算个事儿吗?!咱要说一次性拿个三四十万,那是吹牛b,但银行卡里三五万的还真就没断过!”李英姬傲然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哎,子腾,你看,天上的牛b好像在飞!”葛壮壮翻着白眼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适应,慢慢你就信了。”杜子腾拍着肩膀回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大老爷们,行不行,你给一句痛快话!”李英姬皱眉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干了!反正咱俩这么多年的朋友,你也不可能坑我!”小崔扫了一眼李英姬的摩托,随即沉默半天,咬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妥了,那就说定了,你那边要有消息,马上给我打电话!”李英姬搂着小崔的脖子说道:“哥们,谢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那我先走了!”小崔站起,随即又羡慕的扫了一眼摩托,然后打车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也谈完了,咱走吧。”葛壮壮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葛壮壮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b的,我腿蹲麻了!”李英姬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才啊!”葛壮壮憋了半天,双眼望天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跟小崔见完面以后,李英姬,杜子腾,还有葛壮壮就返回了伟业板材,然后开始等信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延吉市,某林业系统办公室里,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一个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钟振北坐在办公桌里,一边喝着廉价的咖啡,一边认真的为领导做着演讲稿和ppt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钟振北放下咖啡,皱眉接起了电话:“喂,你好?”

    “钟振北是吧?明儿你来一趟居委会,把你爷爷低保的材料拿走,明儿去派出所开证明吧!”居委会的大妈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尽量,谢谢了。”钟振北客气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外面一个主管科长,手里拿着一大堆资料走进来,随即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,然后目光看向了钟振北。

    “小钟,你这两天咋地了?我让你给彬县林业局做的评估报告,怎么记错了好几处?”科长皱眉说了一声,随即把一大堆资料仍在桌子上,然后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把错改了,然后今晚把彬县的统计资料也赶出来,明儿一早给我,我有急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钟振北看着足有半掌高的资料,随即皱眉问了一句:“王科,今天你让别人做呗,我明天得回家一趟,我爷爷的事儿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又请假呢?工作单位是你家开的啊?你说说你爷都去世一个多月了,你怎么还总有事儿呢?”王科顿时不乐意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那个低保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这个,我问你,你给领导写的演讲稿和ppt做了吗?”王科直接打断再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小北,不是我说你,就你这工作效率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爷他妈的没了!!今天我能不能不做了!”钟振北突然抬头,眼睛通红,声音极为响亮的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科被吼的有点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