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50 维护秩序,何人流着鲜血?
    四个警察当场失去战斗力以后,挡在他们身前,办案用的私家车被雷明顿干的千疮百孔,玻璃震碎,整个着弹点的正驾驶座椅,被生生打穿了一半头部靠椅!

    “散开!快散开!他们手里有硬家伙!”王队一愣过后,歇斯底里的冲着对讲系统嚷道!

    楼栋内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“冲出去!”朱佑冲着众人招呼了一声,随即一步迈向门外,抬起手枪直接楼火!

    霎时间小区内宛若过年一般,枪声不停歇的响起。而刚开始王队组织的警力网已经成型,刑警已经将楼栋围堵,众人本以为这就是一个十拿九稳的案子,但却没想到朱佑这伙人拒捕的如此果断,而且手里火力惊人。

    两把雷明顿,虽然子弹数量虽然有限,但散弹点面积实在惊人,在近距离射击方面,有着绝对的统治力。两个悍匪一左一右,步伐适中,对其刑警埋伏地点,不停的扣动扳机!小区墙体,汽车,花坛里面的小假山等掩体碎屑横飞,爆着一团团火花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朱佑手枪没有停歇,一梭子子弹打在汽车之上,压住后面的刑警以后,掉头直接奔着胡同钻去,左右腿分别迈了一步后,备用梭子已经换完,人也迅速冲着围墙赶去。

    四个悍匪分散,开始各跑各的,其中一个手持雷明顿的中年,迈步钻进了花坛里,他对地形毫无了解,只能往路灯辐射不到的地方奔去。

    “上车!!用车别他!”王队快速进行临时部署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数秒以后,两台警用私家车,轮胎迅速卷压着地面,冒起阵阵白烟儿以后,冲着小区花坛开始围堵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雷明顿已经没有子弹,中年果断弃枪,随即手持手枪,弯腰前行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两台警用私家车掉头调整方向,大灯射进花坛,造成两大光圈,而刺眼的光芒,让雷明顿中年暂时失去射击方向!

    “砰,砰!”

    王队蹲在花坛旁长椅旁边,甩手就是两枪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枪打空,射击在泥土里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第二枪紧随其后,雷明顿中年身体一僵,后背处飙血,人当场倒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穿着防弹衣的刑警,红眼的冲进花坛里面,他们进入方向全都参差不齐,悍匪倒在地上眼珠子被大灯晃的生疼,刺眼的光芒,让他脑袋嗡嗡直响,根本无法进行有效还击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悍匪开了两枪打偏以后,随即瞪着眼珠子,把自己的枪口顶在脑袋上,直接就要扣动扳机自杀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一个刑警穿着防弹衣,直接扑了过来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悍匪本能开枪就打,刑警身体一顿后,伸手按住他拿枪的胳膊就不撒手,随即同事赶来,六七个人将他死死扑住!

    而这时悍匪还没有放弃抵抗,左手拽出军刺,连续捅了两人以后,才被刑警用枪托懵砸后脑制服!

    为了抓这一个人,伤了三个刑警!

    “我就艹你妈了!我让你还手!!”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刑警,情绪瞬间失控,咬牙切齿的蹦起来,双脚对着悍匪的脑袋,连续疯狂踩踏着。

    悍匪嗷嗷直叫,左眼被鞋底上的铁鞋掌刮的呲呲冒着鲜血!

    这帮刑侦警察,太恨这种穷凶极恶的亡命徒了!人家敢杀他们,但他们不到万不得已,是没法击毙罪犯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悍匪五人团,一人没跑出去在花坛里被刑警干折,而另外四人在武器相对先进,袭击非常突然的情况下,冲出了警力网,随后分开逃窜!

    金文国也在,但他没还手,出了楼栋门以后,他就跟着朱佑疯狂逃窜。二人翻过围墙,在街上连续转弯以后,才跑到一个背人的胡同里!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金文国靠着湿漉漉的墙壁,嘴里大口的抽气,但他还是没敢摘下围在脸上的外套。

    朱佑额头冒汗,手掌被小区墙体上方插着的玻璃碴子划开,正滴滴答答的流着鲜血!

    “玄……玄透了!”金文国惊魂未定的站在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朱佑猛然回头,在原地沉默一秒过后,拎着枪就奔金文国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啊?”金文国见他走来一愣。

    “啪!”朱佑左手抓着金文国的脖领子,直接单手将他拎起,随后枪口顶在他脑袋上喝问道:“艹你妈!地方是你提供的!警察为啥会来?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?我他妈也跟着你跑了,你他妈怀疑我点的你?”金文国额头冒汗,声音低沉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怀疑是你点的我!但我怀疑你他妈的没长大脑!我住的地方,为什么会漏?肯定是你这个b养的嘴上没把门的!”朱佑恨的牙根直痒痒,他一怒之下就要扣动扳机!

    “老朱!是我跟你们接触的!你们他妈的出事儿了,我也跟着好不了!这事儿我可能瞎说吗?!”金文国焦急的回应了一句,随即吼道:“百分百有人设套了!你的事儿,不一定是从我们这边漏的!”

    朱佑咬着牙,面无表情的看着金文国。

    “你弄死我,谁jb还能帮你?你能出去吗?”金文国再次反文道。

    “我折了俩朋友!”

    “你也少分两份钱!”金文国咽了一口唾沫回道。

    朱佑听到这话,沉默数秒后,一拳搂过去,直接干在金文国的脸上骂道:“去你妈的!”

    金文国擦了擦嘴角,随即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不去,你也快了!”朱佑指着金文国鼻子骂了一句,随后招呼道:“走!”

    金文国停顿一下,随即迈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胡同门口,旁边饭店,一个出来到泔水的后灶中年,亲眼目睹了朱佑持枪指着金文国脑袋的场景,但他没听清楚二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而朱佑和金文国离开以后,后灶中年擦了擦汗水,在旁边躲了半天后,才拎着泔水桶到了胡同,一边回头望着,一边倒着泔水说道:“抢劫的?还是流窜的?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泔水顺着铁桶流进垃圾箱,后灶中年也没多事儿,倒完泔水以后就想快点回饭店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就在后灶中年一转身的功夫,他在金文国和朱佑刚才撕扯的位置,右脚突然踩到了一个硬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