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52 手机
    海富明珠小区附近,一家家常菜馆的后灶里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一个穿着油渍麻花的后灶杂工,正拿着一台苹果手机犯愁。而这个手机,是他前几天看见,朱佑和金文国持枪发生争执后,在倒泔水时捡到的,但手机掉在了垃圾桶旁边的水坑里,当时手机没有关机,所以主板烧了!

    而这个后灶杂工,刚开始以为自己碰到的就是两个流窜抢劫犯,所以,他拿到手机以后,就直接把卡扣了出来,随即想拿吹风机吹干后,把手机卖了换点钱。

    但他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儿,因为第二天的新闻,连续报道了海富明珠的案子。他刚开始没有在意,但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儿,因为网上出现了大批猜测和报道,就连悍匪逃窜的监控录像都流露了出来,而后灶杂工在看视频时,认出了金文国,因为他脸上懵着的衣服,实在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一时想贪个小便宜,但却牵连进这么大的案子里,现在后灶杂工肠子都悔青了。他没啥文化,也抱着小老百姓心态,此刻心里正犹豫不决,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手机。

    中年拿着苹果,坐在后灶正犯愁的抽着烟,而男老板进来,背手冲着大灶师傅说道:“你给我炒个熘肝尖,我吃点饭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。”大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伊,你还jb拿手机看啥呢?”老板看见后灶杂工,皱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犯愁呢呗!”老伊挺上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啥可犯愁的,你懂不懂法啊?如果这手机真是拘捕那帮人的,那这就是线索!人家警察肯定得往下查!你这还jb想着卖钱呢,你咋想的啊?”老板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现在真没想着卖钱!这都啥时候了,我在贪,还能不要命吗?”老伊无语的回道,随即挠头解释了一句:“我现在是怕,我说不清楚,你知道吗?因为那帮人还没落网,警察万一认为我是他们同伙,咋整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这两天大海去上胡同倒泔水,他可说自己看见有人在胡同里踅摸,估计就他妈是找手机的!你现在不说,以后更jb说不清楚。”老板也不知道真假的扔下一句,随即背手劝道:“你别虎bb的了,赶紧把这玩应交上去!在咱国家,你杀谁都好使,都可能有缓儿!但他妈要扒拉警察,那绝对是喝三鹿了,自己作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伊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老板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金文国坐在车里,等了二十多分钟后,随即两个年轻的小孩,拉着后座车门就坐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哥,我去找了,真没有啊!”其中一个小年轻的,一边喝水,一边冲着金文国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垃圾桶,破桌子,破凳子下面,你们翻了吗?”金文国非常焦急,不死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,我就差没拿个锹给地刨开了!真不跟你撒谎,去了三次,能找的地方,我全找了,肯定没有!”小年轻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金文国突然感觉脑袋嗡嗡直响,心累无比。

    “哥,我估计肯定是让别人捡到卖了!但这玩应也就几千块钱,你非得找它干啥啊?咋地?里面有嫂子裸-照啊?!”小年轻虎bb的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你妈的!”金文国烦躁的骂了一句,随即从兜里抽出一千块钱扔过去,最后摇头说道:“妈的,手机里全是关键电话,丢了就找不回来了!行了,你俩先走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,哥!”两个年轻人听到这话,随即点了点头,推门就离开了车里。

    金文国坐在正驾驶点了根烟,眉头紧皱的自语道:“咋他妈就没了呢?应该就是丢这儿了啊?”

    车内烟雾缭绕,金文国心里十分不安,他担忧的有两点,第一是,这个手机可以直接证明自己的身份,因为里面有他和朱佑的通话记录,甚至还有短信。所以,如果被警察拿到,那就很麻烦了。第二是,这个手机里有几个电话号码,不能漏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滴滴!”金文国拿出新的手机,随即拨打了自己之前的号码,里面顿时传来:“您好,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……!”

    “咣!”金文国听到这个声音,用力的砸了一下方向盘,随即骂道:“我艹你吗的!太寸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复式房子内。

    林军躺在床上,拿着电话遥控着林场那边,跟杜子腾交代几句以后,才叹气的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“二傻子,你到底得罪谁了?怎么家门都不敢出呢?”沈曼憋在家里好几天,情绪很不稳定,眼瞅着就奔更年期发展了。

    “别瞎打听!”林军皱眉回了一句,他很少跟沈曼说起外面这些烂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惹事儿,犯罪了?”沈曼有点呆的眨着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厂子干的好好的,我犯个鸡毛罪啊?”林军无语的回了一句,随即摇头说道:“你别问了,闷了就玩会游戏,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姐姐是真在这破地方呆不了了!屋里就一张床,插座就一个,手机充电都得排队。卫生间马桶上都没座套,你知道有多冰屁屁吗?”沈曼絮絮叨叨的墨迹着。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,就这两天。”林军忽悠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让我发现你惹事儿了,别说我举报你!”沈曼翻了翻白眼儿,随后无聊的去跟蜜蜜下跳棋了。

    林军躺在床上,十分上火,他这几天一直琢磨着怎么把朱佑一伙彻底解决,因为总这么躲着根本不是个事儿!

    朱佑要十年八年不落网,那自己还他妈在这儿躲十年八年啊?

    但林军想了很多招,都很难实行,因为他没有给力队友,手里也没有任何过线的武器,而人家朱佑不光人手齐全,手里的家伙也硬,所以,林军很难自己面对他们。

    “小辰,大佛,阳,如若有一人在家!我他妈何惧这几个二五子啊!”林军望着天花板,十分犯愁的吼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公安局。

    韩宗磊接任专案组组长以后,躲在办公室里排查了将近二十四小时资料,随后才捋清犯罪关系,和基本作案动机。

    “韩组,整的差不多了!根据咱们掌握的情况,这帮悍匪,肯定是奔着老李去的!”旁边的得力干将揉了揉眼睛,随即看着韩宗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案子硬查有点傻!对手全是老油子,咱们常规办案那点招数,人家心里门清!”韩宗磊喝了口咖啡,随后指着墙上的关系图说道:“找他!我要和他谈谈!”

    “林军啊?”得力干将一看关系图上的名字,顿时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俩还见过一面呢!”韩宗磊咧嘴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