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57 老吴漏了
    复式住所楼下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“是老吴,对吗?”李瘸子坐在车里,身体僵硬,目光发直的说了一句,像是在问林军,也像是在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长春他挨了两刀,我看着愧疚,因为我觉得自己很狭隘,去怀疑我在这个城市里最好的朋友!最好的!可事实呢?那两刀是他自己捅的,对吗?”李瘸子用双手搓着脸蛋子,紧咬着牙关,声音低沉无比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看着李瘸子,还是没有说话,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劝说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计较了!”李瘸子眼圈通红,沉默许久后,低头说了一句:“这回又没成,他已经彻底惊了!韩宗磊要破案,那就破吧。老吴……怎么弄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李瘸子推门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车上点了根烟,扭头看着李瘸子的背影,嘴唇蠕动两下后,皱眉劝道:“老李,再给他打一回电话吧!说不定……他能自己回来呢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李瘸子回过头,状态癫狂的反问道:“我还有那个能力吗?十几年的感情都没拉住他,现在,我还打啥电话啊?军儿……我不怕给哥们跪下,但就怕跪下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他会在哪儿!”林军裹了一口烟,抬头看着李瘸子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吴忠永背着个单肩包,大步流星的从楼栋里走了出来,门口处一台奥迪a4已经等待半天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吴忠永吐掉嘴里的烟头,随即拽开后座车门就坐了上去。正副驾驶一共两个人,全是不到三十岁的青年,他们也在楼下等了半天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,哥?”副驾驶的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李这回肯定是疯了,我得走,不能跟他们扯了。他们爱咋弄,咋弄吧。”吴忠永烦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咱去哪儿啊?”青年再问。

    “先去金融街,我拿点东西!然后去长春接个朋友,快点吧。”吴忠永催促的说了一句,随即接着问道:“凯乐他俩呢?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直接去金融街吧。”吴忠永皱眉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a4一脚油门就迅速离开了小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以后,正在茶馆跟朋友聊天的孝东,也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孝东走到窗口接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老吴要走!”对方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孝东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递点的是他的人,现在李瘸子和林军没按住,所以,老吴基本就漏了!我这边一直在盯着他的反应,这b养的刚才回家,坐车就走了,往金融街那边去了,估计是提钱去了!”对方快速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能让他跑了吗?按住他,要在李瘸子和林军之前!如果按不住……我的意思你明白。”孝东皱眉思考了一下,随即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用让朱佑干吗?”

    “你让他干,他也不能去!这是咱自己的事儿,明白吗?”孝东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对方点了点头,随即快速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辆北京吉普,停在金融商务一条街附近,车里坐着林军一人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后座左右两侧的车门被拽开,李英姬,杜子腾,庆杰,全部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咋来了?不是,不让你来吗?”林军看着李英姬,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就想亲口问问吴忠永,我家的大米,究竟哪儿不好吃!咽不下,完全可以吐了,何必扬沙子呢?”李英姬十分愤怒,脸颊通红的咒骂道。

    “姐夫,这回我真没让他来!”杜子腾竖起三根手指,赌咒发誓的跟林军澄清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着吧。”林军看了一眼李英姬,随即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他在这儿吗?”庆杰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在,他钱放在这儿一个公司……!”林军张嘴想解释一句,但话说一半,目光突然聚焦,随即吩咐道:“准备干活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a4停在保利大厦门口,吴忠永坐在车里向四周扫了一圈,随即动作很快,急匆匆的推开车门就钻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俩去!”

    林军嘴里嚼着口香糖,冲着杜子腾和庆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后座车门被推开,庆杰和杜子腾抿着衣服怀儿下车,随即大步流星的奔着,正往露天停车场里走的a4赶去。

    李英姬坐在后座没吭声,但林军目光盯着前方说道:“小崽子,你还挺重感情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重个jb!!”李英姬像是被踩着猫尾巴一样,十分激动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听到这话,从倒车镜里看了一眼李英姬,心里越发越觉得,这孩子不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保利大厦侧身的停车场里,杜子腾面带微笑,伸手敲了敲a4的车窗,随即喊道:“哥们,车往前挪挪呗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里面的司机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住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司机一愣随即降下了车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杜子腾闪电般伸手,直接拽住了司机的头发,随后将他脑袋往下一压,手里一把冒着寒光的军刺,直接抵住他的脖子说道:“啊你妈了个b!低头,下车!”

    “我操!”副驾驶的青年一愣过后,伸手就抓手包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庆杰拽开副驾驶的车门,薅着青年的脖领子,直接将其拽了出来,随即两脚撅在青年脸上,指着他的脸说道:“别让我掏刀昂!我一拿军刺,我自己都害怕!明白不?”

    青年彻底懵b。

    “看你爹篮子!”庆杰甩手就是两个大嘴巴子,随后架着他说道:“走,我给你换个车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二十分钟,吴忠永目光飘忽的扫着四周,随即手里拎着个黑色皮箱,伸手拽开a4的车门就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,吴总?”林军坐在正驾驶,面无表情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吴忠永看着林军,呆愣无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延吉某林业系统里。

    钟振北找了个借口,进了办公楼的监控室。他目光盯着电脑屏幕,顺手把一个u盘,插在了监控器主机电脑上,随即异常安静的喝着咖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