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68 巨款5500!
    林军和韩宗磊在内蒙为民除害的时候,时间正是周末。?ranwe?n? w?w?w?.?r?a?n?w?en`org而钟振北也百年难得一见的和同事一块聚聚,但他的这帮同事都比较乖巧,是有一定文化素养的小知识分子,喜欢的地方也比较小资。

    帝豪健身娱乐会所,位于延吉市市中心。而在东北,像这种名字起的如此高端,大气的会所,往往运营模式都比较奇葩。

    在东北,你要单独弄一个健身会所,那很难经营下去,除非是知名连锁品牌。但这种知名连锁品牌已经把真正的高端客户都给笼络的差不多了,所以,新的本土品牌,项目如果太单一,那是很难生存的。

    在上海,广州,深圳,北京等一线城市,有谁见过健身会馆里,带大型网咖,带中老年活动中心,并且还有免费自助餐提供?这很难见到!因为这些项目弄在一块,整的驴唇不对马嘴!

    但在东北这种会所很常见,而且价格还不贵,像帝豪这种,如果没有年卡会员,直接就走套票也才158块钱,除了不包含健身项目,其他的游泳,自助餐,免费上网等一系列项目,全部包含在内。

    一点不撒谎的说,类似于这种会所,基本囊括了周边所有老太太和老头子,人家会所的主要针对对象就是他们!

    158块钱,呆24小时,首先三顿饭的问题解决了,不用再家吃了,其次,这里面什么棋牌室,游泳馆,台球等设施应有尽有,除了搞破鞋没法满足,其他的都ok!

    所以,一到自助餐开饭的点儿,你就看那餐厅门口,霎时间群魔乱舞,老太太拿着自家带的小铁盆,老头子穿着大裤衩浴袍,左手拿着自备的茶缸子,右手不停的捋着稀疏的头发,然后脸不红气不喘的和周围老太太扯犊子。

    一个装修的如此高大上的场所,在这边就好像菜市场,啥人都有,非常接地气。

    晚上下班,钟振北和十来个同事,就来到了帝豪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拿着浴筐,泳衣什么的,但钟振北却完全没有准备,因为他以前也没来过这里,更很少有娱乐活动,所以,同事的那些设备,他全没有。

    今天说好是钟振北和其他几个同事请客,但和他搭伙的三个同事,有两个是女的,而钟振北不太好意思让人家姑娘花钱,所以,他就说他自己请。

    既然说是自己请,那么钟振北进屋以后,首先看了一眼门口广告牌的套票价格,见到是158以后,钟振北心里松了口气儿,他粗略算了一下,这点钱,他还是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游泳馆。钟振北花了七十多块钱买了一套泳衣,随即和部门的王科长,本会所的刘总,还有一个叫猫猫的姑娘,和另外几个同事,一块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王,你们单位啥时候开年会啊?蹿腾蹿腾,上我这儿来呗!”刘总笑眯眯的问道,他对王科长这种人很感兴趣,要不也不会亲自露面接待。

    一个单位年会,数百人的聚餐,那是多大一笔单子?

    “白来啊?呵呵!”王科坐在沙滩椅上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小学生,这点事儿还用你嘱咐啊?哈哈。”刘总长的挺儒雅,半认真,半开玩笑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钟振北听着二人的对话,眨了眨眼睛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年会还没订在哪儿呢,但我觉得应该是去外地!不过年终总结的地儿还没订呢,回头,我帮你问问吧!”王科模棱两可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刘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刘总,刘总!”就在这时,远处突然有一个值班经理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刘总回头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帮推销的又来了……!”值班经理指了指游泳馆的正门。

    刘总和钟振北,还有其他人回头扫了一眼,看见游泳馆门口站了不少人,起码得有六七个人,这帮人穿着打扮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们去办公室吧。”刘总烦躁的摆了摆手,随即冲王科说道:“那啥,你先玩着,一会咱俩喝茶,我去处理点事儿!”

    “干啥的啊?”王科看着门口的人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要饭的!”刘总骂了一句,随即冲着那个漂亮的猫猫说道:“大侄女,照顾好你们王科昂!”

    “王科不用我照顾,嘿嘿!”猫猫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而钟振北有些拘谨的坐在沙发上,一直没怎么吭声,只扫了一眼门口那边的几个“要饭的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喝玩乐,暂且不叙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,众人准备撤了,钟振北提前将众人手牌收了上来,随即冲猫猫问道:“结账在那边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还能在土点吗?那么大个吧台,你也看不见……!”猫猫狂汗,伸出湿漉漉的小手穿上袜子,随即拍着钟振北的肩膀说道:“你长这么大,我真都不知道,你是咋生存下来的。看你那笨样,所有人都围着王科转,就你在哪儿闷着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钟振北咧嘴一笑,没有争辩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。”猫猫身材高挑,长相俊美,表面上大大咧咧的,跟谁都能交朋友,但骨子里却挺保守,至今在系统内没传出啥让人嚼舌根子的绯闻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二人到了吧台,猫猫在一旁看手机,钟振北把手牌交上去,然后冲吧员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收银员在电脑上捅咕了几下,随后打出一条长长的消费单,他清点了一下回道:“一共6254!刘总打过招呼,零头抹了,5500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钟振北顿时一愣,站在原地半天,脸色涨红,十分尴尬的问了一句:“我们十二个人,158的套票,加一块也才不到两千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酒水,咖啡,健身等额外消费,你可以看一下单子。”收银员礼貌的将消费条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钟振北看着单子,手心冒汗,脸上十分难看的站在原位,支吾了半天张嘴说道:“我打个电话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忘带卡了啊?哎呦,一请客,你就忘带卡,呵呵,算了,你差多少,我借你吧,明儿还我就行!”猫猫顿时掏出钱包,在旁边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……谢谢!”钟振北十分难为情,脸色红的吓人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请客,所以,大家都悠着来,以前四个人平摊,起码得花**千!”猫猫冲钟振北眨了眨眼睛,声音温婉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钟振北更加无地自容。如今社会,难堪就是如此赤-裸,如此直接!你有钱付账,服务员一个态度,你把钱拿的稍微慢一点,那他们都是另外一个表情!

    很直接,不隐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