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80 温柔的大嘴巴子
    富顺天天娱乐会所,一排私家车,打着双闪停靠在了街道边上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魏彬下车后,背手撵着珠子,迈步走在最前面,后面跟着艾龙,还有他自己从延吉带来的小兄弟,呼啦啦领着将近二十人扎进了会所大厅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”魏彬回头冲着艾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309呢,招待他那帮朋友呢!”艾龙答道。

    “上去!”魏彬大手一挥,没走电梯,而是带着一帮小伙,大摇大摆的从楼梯间上了三楼。而服务员看着这帮人就不像好饼,所以也没敢拦着。

    309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亮亮货!”魏彬退后一步,指着自己的两个小兄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两把锯断的喷子,从帆布袋子里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艾龙一脚蹬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别动!”

    “都给我趴下!”

    魏彬身旁那俩小伙确实挺猛,拿着枪直接冲进去,一人站在大理石桌面前没动,一人直接扯住沙发最边上一个壮汉的脖领子,随即将他的脑袋按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魏彬迈步走了进去,背手喊道:“谁叫廖三!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廖三坐在沙发中央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艾龙冲上去,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,随后指着廖三脸蛋子问道:“你不叫号吗?艹你妈的!!”

    “你个b养的……!”廖三抄起酒瓶子就要还手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喷子枪管直接顶在了廖三的脑门上,持枪青年呵斥道:“来,你再动一个我看看?”

    廖三咬了咬牙,拎着酒瓶子,还真就站在原地没动。

    “我叫魏彬,认识我吗?”魏彬背手看着廖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魏哥!”廖三一愣,随即张嘴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全珲春都知道,我跟李瘸子抱一把了!你怎么回事儿呢,要跟我比划比划?”魏彬左手搓着珠子,右手拽着廖三的脖领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魏哥,我弟弟的林子一共就不到十亩,他还有肺结核,就指着这点林子混口饭吃。艾龙张嘴就给二十万,这还不是买树的钱,是他妈直接买地的钱!魏哥,你混的早,名也响!但不能不让人活了吧?艾龙,站在我家坟头撒尿我能忍!但撒完尿,还要拿着锄头刨我祖坟,那我还能忍吗?”廖三脸色涨红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说钱不到位,那我给你面子!我再给你添十万,你让你弟把合同签了!”魏彬停顿一下,依旧拽着廖三的脖领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魏哥,三十万,你能买十亩林地啊?”廖三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魏彬回手就是一个嘴巴子,随即皱眉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点给脸不要脸?你整艾龙一镐把子,我没管你要钱,是不是就算客气了?”

    廖三咬牙看着魏彬,随即低声说道:“魏哥,我朋友都在呢,能不能让我有个台阶下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艾龙拿着啤酒瓶子,非常突兀的砸在了廖三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廖三挨了一下,脑袋明显得往下一顿,随即双耳嗡嗡作响,玻璃碴子顺着后脑和脖子,直接掉到了衣服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你妈了个b台阶!我就问你,地你卖不卖?”艾龙挨了一镐把子,脸上的血迹到现在都还没有干涸,所以,他心里火儿很大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廖三咬了咬牙,抬头看向魏彬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你咋地?”魏彬没有说话,而他旁边持枪的青年,再次将单管喷子往廖三的脑袋上戳了戳。

    “行,我卖!”廖三扫了一眼艾龙,最后盯着魏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卖,对吧?”魏彬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卖了!”

    “这jb玩应口说无凭,来,给他拿个笔和纸!”魏彬招呼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跟在后面的人立马从桌上拿起了便签条和笔。

    “廖三,我也不难为你。你给我写个三十万的欠条,明天你让你弟过来签合同,我就把它撕了,你看咋样?”魏彬指着便签纸,铿锵有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廖三再次咬了咬牙,随即也不管流血的脑袋,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,多一句话都没说,熟练的给魏彬打了个三十万的欠条。

    魏彬接过欠条扫了一眼,随后直接扔给了艾龙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,魏哥?”廖三眼睛通红,笑着冲魏彬问道。

    “屋里面还有谁,晚上伸手扒拉艾龙,和我兄弟来着?”魏彬扫了一圈屋内的人,随即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屋内没人吭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了吧?”廖三咬牙拦了一下魏彬,鼻孔喘着粗气问道:“魏哥,有事儿你冲我说,他们都是我朋友,咱别拿他们说事儿,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你事儿了,能听懂吗?”魏彬伸手扒拉一下廖三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廖三沉默一下,随后用胳膊将大理石桌面上的东西,全部横扫到地上,弯腰对着大理石桌面,冲魏彬咣咣的嗑了三个响头,随即面无表情的喊道:“魏哥,我就是个篮子,我求你了,你别为难我朋友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真有两下子!”魏彬沉默数秒,随即伸手摸了摸廖三的脑袋,张嘴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众人来的快,退的也快,瞬间走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妈b,这事儿是不是有点过了?人家廖三脑袋也让艾龙干开了,欠条也打了,那老装b贩子,还让人家跪下给嗑仨,我操!”庆杰低头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jb!这老装b贩子比谁都精,他是在这儿插棍立威呢!是给咱看的,也是给那些不想卖地的看的!”杜子腾撇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就是给谁看,那也不能让廖三给他跪下磕头啊?!操,廖三也靠脸活着呢!不管咋说,人家也是珲春能叫出名儿的人物!你捅他两刀都没事儿,但让人家跪下……这整的确实有点操蛋!”小崔同样感觉有点反感的答道。

    廖三确实有点怕林军,也肯定有点怕魏彬,但这种怕,绝对是根据情绪可以随时调控的!

    目前在社会上混,虽然与80.90年代不同,它更注重人脉,钱,和一定的机遇。但即使这些混子法则有所改变,可有一样却是永远不变的!

    任何社会人士,只要已经确定了江湖地位,那在性格中就一定存在魄力和血性,只是这两样东西,可能会随着时间流逝,随着自己境遇的不同,而发生转变,也许会变淡,变薄!

    但变淡,变薄之后,就真的意味着,这种血性和魄力不存在了吗?

    不见得吧?

    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更何况是成名多年的滚刀肉,廖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