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96 两天十万
    当天,吴忠永管自己张嘴借钱以后,李瘸子也没当回事儿,只是在离开伟业之前去了一趟财务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那啥,老吴把卡号发给你了吗?”李瘸子进了财务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发了。”财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跟我说了,两百万,你把钱打过去吧!”李瘸子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我尽量凑凑吧,今天如果不行,明天我给他打过去!”财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个事儿,李总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李瘸子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,新地招标也没有几天了,咱手头资金将将够用,这两百万拿出去,我怕影响咱主要项目……你看……!”财务把话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老吴用钱,也就十天左右,不耽误新地招标,如果他到时候晚还两天,我私人把钱垫上。”李瘸子想了一下,随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财务瞬间通透。

    “恩,我先走了。”李瘸子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李瘸子见了当地林业局二把手,一边吃饭,一边商谈起新地招标的事儿。不过说是商议,其实就是内定,这就跟房地产开发是一个道理,小角色在边边角角弄点汤喝,真涉及到大利益的好地皮,除了有钱,还得有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吉,某音乐演艺酒吧。

    “真给林军干了?”魏彬脸色涨红,十分激动的冲着付志刚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付志刚一笑,没再解释。

    “整啥样啊?”魏彬再次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伤其筋骨,磨其意志呗,呵呵!”付志刚依旧脸上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没他妈死就行!”魏彬满意的点了点头,随即指着付志刚说道:“活儿肯定不让你白干,艾龙跟我有言在先,咱给林军从伟业撵出去,他空下来的东西,我一半,你一半!”

    “敞亮!”付志刚点头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操!混到我这个岁数,有的时候,就不是钱的事儿!说白了,我能分到的那点b股份,拿到了,它能让我过的宽裕点,没有,我他妈一样该吃啥吃啥,该喝啥喝啥!2800一瓶的香槟,我玩一宿得送出去六七瓶!”魏彬抽着棕色的孔塘烟卷,拍着付志刚的大腿说道:“整林军,我要的是个状态,是张脸!对不,弟儿?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滴。”付志刚再次一笑,话很少的回道。他现在的思想层次跟魏彬不一样。说白了,魏彬已经不愁吃喝了,所以,有的时候想法很飘,而自己更接地气,这种情况致使俩人的谈话,暂时不会产生共鸣。

    “你找人,替我给林军带个话!”魏彬思考了一下,随即浓浓的吐出一股烟雾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!一周之内,他不拿着三块林场从伟业滚蛋,下回整他的,就不是片刀了!”魏彬铿锵有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行!”付志刚斜眼看着魏彬,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以后。

    李瘸子早早来到伟业,准备与高层研究新地投标的事儿,但人一进公司,就碰见了财务。

    “哎,李总,我正找你呢!”财务停顿了一下,随即张嘴说道:“那个老吴的钱,给打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快?”李瘸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而且挺奇怪,打回来的是210万!你问问老吴,他那边是不是弄错了。”财务快速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弄错了,我一会问问老吴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你组织人来会议室吧!”李瘸子扔下一句,随即进屋就去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中午,会议结束以后,李瘸子和吴忠永并肩奔着办公室走去,准备一块吃个饭。而在走廊里俩人聊天的时候,李瘸子把那边回款多出来十万块钱的事儿,跟吴忠永交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二人推门进了办公室,随即李瘸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而吴忠永则是用座机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老易!恩,是我……哎,那个什么,你把钱给我打回来了?啊,啊……你那边都完事儿了?但你那个财务是不是弄错了,咋多打回来十万呢?哎呀你看……哎呀,这多不好意思啊?……哎,你别挂,这样真不好,我一会把钱给你打过去……喂喂?操,真挂了。”老吴语气一直挺温和,最后好似挺无奈的挂断了座机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李瘸子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咋地!咱这边的财务昨天把钱打晚了,人家我朋友那边都完事儿了。”老吴吐了口痰,随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多回来十万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易说,钱毕竟是进他帐了,按他们那行规矩,咱沾上就有毛利,钱就是用一个小时,那也不白用,所以多打十万算是分红。”老吴一笑。

    李瘸子一愣,随即笑呵呵的问道:“这不到四十八小时,就有十万利息?这他妈比放贷来钱快多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和放贷不是一个事儿!我都跟你说了,他扎的是短线,看准机会就整狠一下,人家一年就工作三个月!”

    “他以前也找你弄这事儿啊?”李瘸子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俩以前就认识,但一直没啥联系。你不知道,他们那个圈子,就是玩钱的,资本有坎,我这样的,融不进去!”吴忠永坐在沙发上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李瘸子听到这话,也没再接着往下问,而吴忠永更没有主动再提。但中午吃饭的时候,李瘸子却突然又问了一句:“哎,老吴,你朋友那边咋算利息啊?”

    吴忠永一愣,抬头看向了李瘸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林军看着病房门口走进来一个脏兮兮,模样能有十来岁的男孩问道:“小孩,你找谁啊?”

    “谁叫林军啊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林军!”

    “有人让你接个电话!”小男孩走到林军身边,拿着一个诺基亚手机,放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“喂?”林军皱眉接起。

    “我叫付志刚!魏彬找的我,有两个朋友,跟你在郭记农家院见过面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林军一愣过后,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钱的事儿,咱也别废话了!一周之内,你不从伟业走,那我还得上珲春找你!明告诉你,我流氓子一个,没家没业的跟你比不了!你这一大家子人都在呢,呵呵!”付志刚一笑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林军拿着电话沉默三秒,随即直接联系上了钟振北,并且打听出了付志刚的一些零散情况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杜子腾,葛壮壮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”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俩开车,去延吉周边的河塘县一趟,一会小北会把对方基本情况给你们发到手机里,你们到了以后,这样弄……!”林军脸色阴沉的冲着杜子腾和葛壮壮交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