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37 只争朝夕(加更2)
    “不是,你傻不拉几的坐沙发上,也不开灯,干啥呢?在那儿运气呢啊?”林军喘了口气,随即冲沙发上的沈曼说道。??火然文  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看看你,到底几点能回来!”沈曼俏脸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顺手开灯,看见沈曼缩卷着长腿,下巴戳在膝盖上,脸色冰冷。

    “大姐,我出去这么多天,那回来以后,不得问问公司的事儿吗?!”林军知道沈曼最近一直气不顺,随即和颜悦色的说道:“你看,我这饭都没吃完,马上就赶回来交作业了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说完,林军坐在沙发上,无耻的伸手就要搂住沈曼。

    “滚,你别碰我!”沈曼挺冷的瞪着大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,行不?不就没看一场电影吗,我马上给你补上。咱俩买二十张电影票,不看吐了,谁都不许出来,你看行不,祖宗?”林军再次把手搭在沈曼的香肩上,随即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场电影的事儿吗?”沈曼咬着红唇,越说越委屈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恩,不是,不是,你说啥是啥。”林军基本不犟嘴,因为这时候玩大男子主义,那准保死的比赵四他爹还惨。

    “跑那么远,提前都不和我说一声!咱俩到底啥关系?”沈曼眼泪汪汪的看着林军。

    “临时决定的,我保证没有下回了!”林军赌咒发誓,随即抚摸着沈曼的后背说道:“你以后必然会成为江湖大佬的女人!你要耐得住寂寞,扛得住压力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!!”沈曼烦躁的蹬了林军一脚丫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点都不疼,亲爱的,你能再踹我一脚吗?”林军一点没节操的敞开胸怀。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!”沈曼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媳妇,咱最难的时候都挺过来了,现在日子越过越好,别老吵架了,行吗?”林军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,手掌摩擦着沈曼的小脚丫,声音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沈曼瞬间泪崩,揉着通红的大眼睛,瘪嘴说道:“我也不想跟你吵架……我也知道你累,你事儿多……但日子总得两个人过,不是吗?我特么要自己就能看电影,那我还找你干嘛?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那个傻样,我忙,我挣钱,那为谁啊?不都为了你,为了家吗?行了,别哭了。”林军帮沈曼擦着眼泪,随即柔声说道:“去吧,把脸洗洗……然后给那俩兔耳朵带上……我最近喜欢动物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尼玛哒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带上?”林军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b!”沈曼娇憨的拧着林军的鼻子,随即磨着银牙说道:“明天陪我逛街!听到没?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林军说完,扛起沈曼,夹着裤裆就奔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林军电话关机,专门抽出一天时间陪沈曼溜达。其实让女人满意,真的不算难,如果她真爱你,那你稍微用心一点,她都可以感受到,因为她比男人更敏感,更注重爱恋细节。

    林军和沈曼在一块后,这个姑娘辞了工作,远走他乡,与林军颠沛流离,辗转几地,但从未埋怨,从未离去。

    这种付出,不是沈曼应该做的,她只是深爱!而林军也不该像大爷似的欣然享受,所以,他也在调整自己,努力迎合沈曼对自己的好!

    尽管有的时候,林军挺疲惫的,但回头想想,沈曼除了自己,在珲c又有什么依靠呢?

    男人经常会对女人说!亲爱的,我早晚会为你穿上婚纱,带上戒指。

    但其实,女人真的爱听这种承诺吗?不见得吧?她们更注重现在,更注重我和你在一起的此时此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h市看守所。

    周天穿着号服,剃着光头,被律师接到了提审室。

    “打个电话吗?”律师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周天剧烈咳嗽两声,随即点头回道:“那就打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律师点头,直接将电话放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周天接过手机以后,先是拨通了林军的电话,但对方却关机,随后他直接给方圆打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我是挺好的。”周天一笑。

    “叔啊?”方圆挺高兴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恩!”周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律师过去了?!案子咋样?”方圆知道周天说话时间短,所以紧着有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跟你说这事儿呢!律师估摸着,我能判个缓刑!但我是真不想在身上背个缓刑,你看能不能这样……!”周天拿着手机,小声冲方圆交代道。

    律师在一旁转着笔,一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章总临去珲c之前,在医院见了大寒一面。

    “……六叔!!你给我整俩人呗?”大寒嘴唇子裂开,说话满嘴漏风,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还得干他!”大寒一脸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个事儿的!”章总指着大寒的鼻子,随即认真的劝说道:“我告诉你昂!万合鼎盛跟我有合作,咱得指着人家挣钱!你他妈要背后瞎捅咕,把我活儿弄没了,别说我给你那瓣嘴也豁开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大寒吭哧吭哧喘着粗气,看着章总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也真他妈有出息!你就那么缺钱花,非得上金柜卖牛子去?!”章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大寒,随即说道:“ 伤好了赶紧上货站给我干活去!要不,你就别在延市混当,回老家种地去!”

    大寒依旧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章总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叔咋这样呢?!你让人捅了,他咋还骂你呢?”旁边的朋友冲大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在钱面前,叔和侄子算个jb?!”大寒撇着嘴,随即回道:“不用他,我早晚找人干了李英姬!不他妈就是花点钱的事儿吗?!我坐一个月台,啥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操,咱都是朋友!没事儿,我和你一起坐台攒钱!”兄弟仗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必须滴,老铁!”大寒感激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杭州某庄园,翟耀坐在椅子上,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手里拿着电话说道:“呵呵,你在延市呢吗?!啊!在广州呢!啥时候回去啊?恩,没啥事儿,我想过去看看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