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39 跟着我走
    湖南,湘t附近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十一台挂车,从服务区离开以后,就下了高速。但他们从国道行驶了一会,发现前面也挺堵,因为人家其他车也发现高速走不了,所以都在绕路。

    而由于章总是搞货站的,所以大寒早就通过便利关系,买了a2的驾驶证,车也能开走,但谈不上熟练。所以,他此刻正在第一台挂上面练手,主要练练基本弯路,像倒车,进库,掉头,他都整不了。

    一看见前面发堵,大寒就扫了一眼路边的牌子,看见牌子上面有个小房屋的标记,知道此刻右边岔路是进村子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,这点可挺幸!”大寒惊喜的感叹了一声,随即立马拿出手机导航,查看了一下村子周围的出口,最后冲着对讲机喊道:“涛哥,在哪台车上呢?”

    “后面,第六台!”涛哥慵懒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啥,我看见旁边有个村子能过去,你让车队跟着我走,咱抄个近路,能快一些。”大寒此刻是好心,因为绕路能快一点,更何况憋在这儿,也没个头。

    “操!那村子的路能走吗?道要太窄,咱出都不好出!”涛哥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就来吧!我开导航了,肯定能整过去!咱穿了村子,再从旁边的路一绕,回头就能上了国道!”大寒喊了一句,随即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你就跟着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一会都坐不住!”涛哥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买卖他妈好像不是你家的!咱早到一会,不就多省一点费用吗?”大寒说话基本没把门的,想啥说啥。

    “操!”涛哥一听这话,顿时不吭声了。因为他再牛b,也就是个打工的,但人家大寒跟老板有亲戚,他都这么说了,自己还咋回话?

    俩人说完以后,大寒开着车就奔村子扎去!

    “轰隆,轰隆……!”

    后面紧跟着大寒的挂车,吃力的拉着满载货物,吭哧吭哧的缓慢前行!

    刚开始都很顺利,因为车不需要从村子里走,就从村子外侧的道路绕过就行。可开了将近两公里左右,大寒在驾驶室里,看见前面有一处水泥桥,大概是米长左右,下面哗哗的流淌着溪水。

    桥头站着四五个人,全是岁数挺大的村内壮年,他们摆着一张桌和几把椅子,好像正在打牌,但看见车来了以后,就全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老乡,你们把桌子挪开一点,让我过去。”大寒降下车窗,粗鄙的吐了口痰,随即喊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过得去啊?这儿不让大车过……!”一个普通话还可以的老乡,站在桥头,很客气的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这都开过来了,你让我过去呗!”大寒将车堆到桥边,随即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掉头吧,这里不让过的……你们车太沉,桥架不住!”老乡摆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拿点钱!!五百,你让我车全过去,行不!”大寒自始至终都坐在车里,居高临下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五百块钱,能修一座桥吗?压塌了,咋搞?”老乡皱眉看着大寒,随即回道:“倒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咋这么墨迹呢?!你看这桥板子多厚啊,我一脚油就能悠过去,你非得让我往后倒!”大寒拉着脸,随即指着后面的挂车说道:“不是,你看看,我们一共多少台车!这车头和车尾就六七米的距离,路还这么窄,你让我咋往后整?”

    “路边牌子已经写清楚了,你别废话了,赶紧往后倒车吧!”老乡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就要坐回椅子上。而他们肯定是知道高速又出事儿了,所以村民是自发来这儿堵车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b养的,咋油盐不进呢!”大寒骂骂咧咧,言语中带起了脏字儿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这时涛哥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前面有个桥!!村里的一帮傻b在这儿堵着,不让过!”大寒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跟人家好好说说,不行拿点钱! 这车都进来了,根本掉不了头,磨出去得半夜。”涛哥教着大寒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傻b不要钱!我都说了,十台车我给他五百,但不好使啊!”大寒挠着鼻子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别满嘴带啷当,坐车里装大爷!!在路上跑,你跟谁都得客气点,张嘴闭嘴就跟谁欠你似的,人家能让你过吗?”涛哥语气也有点烦躁,随即回道:“我他妈说不让你瞎整,你非得从这儿走!操,等着我,我过去跟人家说说!”

    “咋地?就他妈b一帮老农,我还给他跪下呗?!我也没说不给钱,我不都说了吗,我给他五百!”大寒一点不让人说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兔崽子,你在那儿骂谁呢?我听半天了,都没吭声。”老乡实在忍不住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咋还捡骂呢?没看见我用对讲机吗?”大寒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啥也不懂,赶紧滚出去!”老乡不容分说的开始撵人。

    “哎呀?!”大寒顿时一棱眼睛,踩着油门,挂上助力档,一边往前缓慢的启着车,一边冲老乡骂道:“我他妈就不退,你咋地吧?!我就不信,你能给我车推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压死我啊?”老乡也上来暴脾气,站在挂车车头前方三四米远的位置,随即指着地面说道:“你再往前一个,我看看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涛哥脱掉军大衣,特意从车里拿出一条好烟,准备跑过来跟老乡好说好商量。

    “嗡!”大寒猛轰一脚油门,车头牵引着挂斗,车体冒出浓浓白烟,就往前窜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刻两人僵在这儿,但人家老乡有理,肯定不会让,而大寒想嘚瑟一把,往前窜窜车头吓唬吓唬老乡!

    你别说,这一吓唬还真有效果,老乡没想到大寒真敢开车往前拱,所以退后了两步!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挂车车头直接牵上桥板,随即车头后侧的轮胎也紧跟着碾上了桥板!

    一个车头没多沉,但车头后侧的双桥轮胎才是主要吃重部位,所以,它一压上桥板,浮桥几乎以肉眼可见的弧度往下一沉!

    嘎嘣一声巨响,桥板中央出现裂痕!

    这时候有经验的老司机,肯定不会再动舵,而是会等待后方车辆,使劲儿往后牵一下,把车牵出去!

    而大寒这个二把刀,感觉车头往下一沉,再听见一声巨响,随即立马有点慌的挂倒档,想把车拽出桥面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轮胎先是往后一倒,但桥身发生弧度,出现小缓坡,大寒这一把舵下去,根本没法一下将车头拽回去,所以产生了车头轮胎再次往前一顿!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这一停一顿,直接导致桥板大幅度崩裂,里面的钢筋直接支了出来!

    “老张,快跑,桥塌了!”村民同伴快速退出浮桥,随即冲之前与大寒搭话的那个老乡喊道!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浮桥从中间断裂,随即斯太尔挂车车头,直接碾压着断裂桥板,奔着起码两米左右的深坑砸去!

    “嘭!”的一声,大寒背后的床铺上,另外一个值班司机当场被射了下来!

    “吱……吱吱吱吱噶!嘎嘣!”

    车头砸在两米多的流水沟下面以后,连接挂车车厢和车头的中轴,只一回合就被撅折,刺耳的巨响传遍一两公里!

    “轰隆!!”

    后方载货的挂斗,被车头拧着侧翻,大量货物散落而下,顺着土坡流进了河里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大寒甩着脑袋一抬头,看见自己的车头扎在淤泥里,而那个与自己争吵的老乡,被车头和桥板压住,只露出了一半身子,但却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,流着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