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40 人死了?!
    首都,北京8号温泉商务酒店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林军和方圆在经过等待以后,终于在这里见到了翟耀和另外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“介绍一下,我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,刘润泽,小泽。”翟耀简单跟林军握了一下手,随即招呼众人坐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,随即再次说道:“小泽,这是林军,帮过我大忙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林军抬头打量刘润泽,见他浓眉大眼,脸盘方方正正,眉宇间看着有一股子精神劲儿。外表虽然和黄晓明有些神似,但他给人的感觉没有黄晓明那么帅,可身上却有着一股子英气。

    “私下见面,咱放松点,呵呵。”刘润泽一笑,冲着林军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哥们是?”翟耀扭头看向了方圆。

    “方圆,我兄弟。”林军回道。

    “亲兄弟?”翟耀笑了。

    “对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好,亲兄弟。”翟耀听完林军的话,脸上挂着微笑,但非常认真的跟方圆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你现在在延市呢?”刘润泽挺放松的靠在沙发上,语气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在珲c弄点木头。”林军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刘润泽听到这话没再吭声,只随意的瞥了一眼翟耀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昂,小泽!这真是帮过我大忙的人……!”翟耀拍着林军的肩膀,扭头就看向了刘润泽。

    “行了,话说一遍,我能记住!”刘润泽一笑。

    “军,上次吃饭,话我说了,事儿你做了……我心里有数。”翟耀停顿一下,随即继续说道:“林业你先干着,这段时间,我和小泽研究点事儿,然后你出面,我们一块往上推推你!”

    “不能给我推水坑里去吧?呵呵。”林军看着翟耀,舔着嘴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最好的状态,是咱俩彼此只用三分劲儿,你看着点道儿,我掌握点方向!没到水坑之前,咱就把步子停了。”翟耀笑吟吟的看着林军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耀哥,有句话得事先说好!我不会水,但呛两口没事儿,可一旦我要淹死,那周围有啥,我就得抓啥!”林军想了一下,脸色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翟耀看着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放松点,挺高兴个事儿,你老扯啥淹死,听着晦不晦气。”方圆有点烦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刘润泽一笑,指着方圆说道:“这绝对是亲兄弟!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滴,不是亲兄弟,能一块来吗?”翟耀也是一笑,随后看着林军说道:“干什么,我还没想好!但下一步,我让你进延市!”

    “……来吧,亲兄弟,赶紧整点茶水,给咱耀哥润润嗓子。”林军开着玩笑,冲方圆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再次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四人分开,刘润泽和翟耀一块出去,在车里时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行吗?”翟耀冲刘润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方面不行,那都无所谓,只要听话就行。”刘润泽插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翟耀松着领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段沉默后,刘润泽皱眉问了半句:“你让他把海峰……!”

    翟耀听到这话,低头说道:“小峰不止一次说要查账的话!我能忍,其他人能忍吗?!刀递给我,我不干,好使吗?”

    “唉!”刘润泽叹息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号温泉商务酒店内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延市?你说,他要找咱干啥啊?”方圆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不会一次性,把心里的想法跟你说完!他得抻两回,先让吊着你,让你渴,然后再给你水喝。” 林军背手低着头,随即说道:“咱不用猜,太累了,等他主动告诉咱,就啥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刚才翟耀介绍刘润泽,我突然想起个事儿。”方圆沉默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……图m市市委副书记,市长,也姓刘……!”方圆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能这么巧吗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要没这个背景,我他妈可能花好几万,请他来这儿唠嗑吗?!”方圆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必须得这么巧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林军一笑,斜眼看着方圆调侃道:“没想到,你啊,比小乐先长大了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一笑,随即迈步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湖南,湘t。

    涛哥看着断桥和砸进深坑的车头,手里拿着烟,牙齿打颤,瞬间懵b了。

    “涛哥!涛哥!!车肯定给人砸死了,咋整啊?我操!”二车司机立马套上裤子,火急火燎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别慌,别慌,先救人!”涛哥反应过来,扔下烟,就奔着深沟里跑去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三四个司机与涛哥一块,先把大寒和另外一个司机,从驾驶舱拽了出来,而大寒完全傻b了,坐在坑里,满脸全是血。

    “快看看,那个老乡还有气吗?”涛哥招呼着众人,就要从桥板和车头部位把老乡拽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个司机,拿着撬棍,猫腰往下一看,随即喊道:“这还拽啥啊……钢筋都扎进胸里了……人……好像没气了!”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大寒虽然是买的证,但他也知道,车停滞以后,自己在明知道前面有人的情况下,还开车往前拱,那肯定不算车祸,算他妈过失杀人,或者是恶意杀人!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惊慌的大寒,尥蹶子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村子口尘土飞扬,大批老乡拿着农用器具,杀意滔天的冲了上来!

    “就那个小子撞的人!!穿白衣服,带手套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艹你个妈的!抓住他!”

    “别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几乎在说话间, 村里的老百姓就已经冲了过来,善良的他们彻底被激怒了,不管男男女女,全部上阵,桥上没法走,他们直接就从深沟踩着水干了过去!

    大寒看着人群,脑瓜子都发麻!

    他就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小傻b,总以为任性的代价,可能就是挨两个嘴巴子,挨两脚,他根本不知道在这个社会里,你一旦嘚瑟大劲儿了,一不留神犯下大错,那应该面对的是啥后果!

    “老乡,咱冷静冷静!先救人!”涛哥摆手喊着。

    “救你娘了个b!!人都站在那儿了,你们还他妈撞?”老乡的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,抡起木头房子,一下就砸在了涛哥脑袋上。

    几乎瞬间,涛哥就被干倒,随即抱头躺在地上,一下接一下的挨着打!

    客观的说,涛哥于这件事儿没关系,老乡干他肯定不对。但从人性层面讲,大寒是和涛哥一块来的,那他妈老乡也不知道你是啥人,他们就知道,跟你来的小傻b,开车硬整,给自己的邻居活活撞死,那他妈你没责任吗?不揍你,揍谁?

    “艹你妈!你们这么干,是要出大事儿的!”大寒惊慌失措,跟狼狗似的往国道上跑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b崽子!你他妈知道这是哪儿吗?!这是毛-主-席故乡!国家的百万人枪,就是从这儿打出去的!你长几个脑袋,敢在这儿撒野!”痛失老友的邻居,悲愤的喊着,他手臂高高举起的锄头,锃亮,渗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