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45 一刀十五万
    斧头砍进茶几桌面,中年一缩脖,随即抬头看着杜子腾喊道:“你他妈非得要掐一下是吧?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刘卫上去就是一脚,直接蹬在中年脖子上,皱眉骂道:“让没让你站着说话过?!艹你妈,你上道吗?!唠人磕吗?”

    “别bb些没有用的!你让老章赶紧把大寒领出来,快点的!”杜子腾一把拽过中年的脖领子,随即吼了一声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“小b崽子,我艹尼玛!来,你把斧子拿起来,我用脑袋跟你试试,看咱俩谁硬!”中年咬着牙,拿话僵着杜子腾,随即往上顶了一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刚我?!”杜子腾愣了一下,随即毫不犹豫的直接举起了斧头!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要躲一下,是你儿子!”中年拧着眉毛,一点没拉梭子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你花岗岩的脑袋,是不?来,我看看你到底哪儿硬!”罗冰旭上去就是一刀,直接砍在中年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杜子腾一斧子直接砍在中年左侧太阳穴上面!

    “哎,哥们,哥们……!”

    屋内另外一个中年,赶紧上来拉架,他一边推着杜子腾,将同伴挡在身后,一边喊道:“哥们!一共就三十来万的货款,咱抡刀动枪的犯不上!小鹏别没的意思,没说不还……!”

    “我再告诉你一遍,我找大寒,跟钱没关系!”杜子腾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,大寒在哪儿我们确实不知道!你看这样行不行?我一会马上给章总打电话,让他直接给万合回个信儿!”中年态度十分端正,身体挡着同伴,说话相当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章总,我他妈找大寒是私人恩怨,跟万合没有一毛钱关系!有事儿你直接让他给我打电话,不用通过圆哥和乐哥!咱把话说前头,大寒我找不着,那我就找他!”杜子腾十分认真的扔下一句,随即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把斧子留好,咱俩还得见一面!”挨了两下的中年,捂着脸上的伤口,直接冲杜子腾背影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鹏!你他妈少说两句!”同伴急了的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再见吗?!今天就整服你就完了呗,我艹尼玛的!”刘卫一听这话,回头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罗冰旭手非常快,拿着片刀侧身,直接抽在了中年的脸上!

    “哥们,哥们!”同伴死死挡住小鹏,随即摆手喊道:“哥们,咱别跟他一样的行吗?!就当看老章面子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谢谢你这朋友吧!”刘卫扫了一眼小鹏,随即喊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杜子腾,刘卫,还有罗冰旭带人就下楼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?人家来那么多人,你还说啥说啊?!真jb给你脑袋干放屁了,你上哪儿找人去?”朋友无语的冲小鹏劝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小鹏骂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往门外冲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去,操!”朋友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起来,老侯!”小鹏一甩胳膊,迈步就钻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三分钟以后,小鹏在其他房间,取出一把自制的单管猎,随即迈着大步追出了办公楼。但他出去的时候,杜子腾等人已经走了,只晚了不到半分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杜子腾拨通了张小乐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哥,我来章总的货场了!有一个叫小鹏的拿话整我,让我干了!”杜子腾没绕弯子,一句就把话说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英姬的事儿?”张小乐停顿一下,随即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张小乐这次挺奇怪,并没有责骂杜子腾,只是语气平淡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杜子腾此刻已经知晓张小乐的态度,所以应了一声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珲c,万合鼎盛公司内。

    “老章电话,找你的。”吴忠永拿着手机冲张小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接呗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儿,我谈不明白。”吴忠永直接把电话硬塞给了小乐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小乐,你啥jb意思啊?”章总上来就直接质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张小乐皱着眉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操,就三十来万的货款,你还至于整帮人上我货场抡斧子去?!咋地了?看我老章要倒,你也要上来捅两刀呗?”章总态度十分冷漠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寒整李英姬,你知不知道?”张小乐根本没提钱,直接问事儿。

    “别扯没用的,你就说啥意思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要找大寒啊?!我他妈不知道他在哪儿,你也不用跟我打听!对了,小鹏挨了两刀,我欠你不到三十多的货款,一刀十五万,咱俩两清了,就这样吧。”章总简单粗暴的回了一句,直接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摸摸你那个脸,在心里估个价,它值三十万吗?”张小乐翘着二郎腿,眉头紧皱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爱jb咋地咋地!”章总梆硬的扔下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听好了,钱我不要了!”张小乐掷地有声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有招你就使吧!”

    二人各骂一句,随即几乎同时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张小乐与庆杰开车赶往延市,他在路上给杜子腾发了个短信,并且写道:“跟老章掰了,躲着点,别嘚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大寒躲在朋友家里,此人名叫贺轩,以前在金柜当领班,跟大寒处的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他妈b的这可咋整?!打打闹闹也就算了,这他妈的射钉枪你还用上了,出事儿了,咋弄啊?”贺轩烦躁的冲大寒劝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那么多绕路从农村走的长途挂车,就我一人给桥压折了,还砸死一个人!这是啥,这jb就是命!当鸭子和当亡命徒有啥区别?来,你告诉我,哪个高尚点,哪个卑微点?!”大寒瞪着眼珠子,随即撇嘴说道:“我算是想好了,意外天天有,时时刻刻在发生!说句难听的,出门走道都容易让车撞死,那我还抗争啥啊?既然命这么安排我,那我就跟着它走呗!啥时候到站,啥时候算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总得吃饭吧,总得生存吧?!你以后咋整啊?”贺轩被大寒这套理论彻底打败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好了!一个是干,两个也是整。这他妈枪都拿了,我还能委屈自己吗?!我知道有个地方有钱,你跟不跟我去?”大寒舔着嘴唇,扭头冲贺轩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