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0 两命
    空旷的楼梯间内,贺轩腾腾腾下楼,找到了望风的同伴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“钱拿出来了吗,成了吗?!”同伴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了。”贺轩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手掌哆嗦的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大寒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有病!进屋以后,不光是冲着钱!”贺轩深深吸了口烟,有些虚脱的坐在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他给那个女的干了?”同伴呆愣许久,急赤白脸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贺轩长长吐了口烟雾,表情相当崩溃的摇了摇头,随即说道:“没有……他给那个的男的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同伴宛若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脚步声,紧跟着大寒跑了下来,随即根本没停顿的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三分钟以后,穷凶极恶的大寒团伙,乘坐面包车离开,而这时贺轩问了一句:“你没给那俩人……?”

    “恩,快走!”大寒低头打开装钱的袋子,只含糊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和方圆乘坐飞机离开京城,随即飞回延市,直接返回了珲c。

    他俩刚到,就叫了吴忠永和张小乐在公司开会,四个人抽着烟,开始研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翟耀咋跟你说的?”张小乐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关系挂上了吗?”吴忠永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挂上了,是挂上了!但……我没有马上答应他。”林军沉默半天,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咋的呢?”张小乐愣了一下,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!”林军坐在沙发上,随即皱眉把京城的事儿跟吴忠永和小乐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林军说完以后,四个人从下午一直聊到晚上**点钟,但却迟迟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以后,北纬四十五度的案发地点响了,一邻居打电话给物业,声称自己家楼上往下渗水,而物业接到电话以后,就派工人上去检查,但敲了半天门也没开。随即他们联系户主,但却在打了n遍电话以后发现,房间内有手机铃声响起,但却没人接。

    物业打电话给派出所报案,在一顿敲门无果以后,开锁公司撬开了门。

    屋内死了俩人,脑袋,脖子,和心脏分别挨了射钉枪击打,而卫生间的水龙头没关紧,大批积水已经漫到客厅,致使两具尸体腐烂,已经开始散发着臭味。

    派出所处理不了这样的事儿,随即又联系了市局。

    大案队接到案子以后,着手开始排查。女的死者叫冯沉沉,本地人,大学以后没有工作,男的死者叫陈兵,也没本职工作,但却在案发楼上租了个一月六千的公寓。

    法医对两具尸体,进行了检测,但检测结果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秦队,死者之前可能被强-暴过,我们提取了犯罪嫌疑人的精-液……!”法医戴着口罩,拿着小袋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情杀,顺便劫个财?!”延市市局的秦队弯腰蹲在沉沉的尸体旁边,随即皱眉说道:“唉,白瞎这个小姑娘了……来,你再仔细看看,她被强-暴时身体上留没留下什么印记。”

    “秦队,不是她,是他!”法医顿时无语的指了指旁边的陈兵。

    “啊?”身为老司机的秦队,顿时迷茫的抬起了头,停顿半天问道:“操!走的后门啊?”

    “恩!!这案子太反常了……!”法医也表示自己听说过,没见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现场调查完毕以后,秦队整理了自己掌握的资料,随即对市局副局长进行案件复述。

    “基本判断,犯罪嫌疑人有四人,是乘坐一辆松花江面包进入的案发小区。我判断,劫财是第一目标,而劫……色是临时起意,但受害者是个男的……卧室有被翻找的痕迹,但案发区域内的其他位置,都保持正常规整的摆设,并没有被翻找过的痕迹,所以,犯罪嫌疑人的目标很明确,他们知道钱放在这儿。基本可以断定,这一定是熟人作案!男性受害者,死前被强-迫与犯罪嫌疑人发生性-行为,而目前法医已经提取了精-液,结果马上就出来!”秦队条理清晰的介绍了一下案件流程。

    “还是个变态?”副局长厌恶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个变态也好,起码缩小了侦查范围,呵呵。”秦队一笑。

    “市里一直在强调命案必破,你担子很重,有啥困难没?”副局长再问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都没有,就是人手不太够,咱一个老人起码得带两到三个实习娃娃,这种人力资源配备,办案效率会很慢。”秦队喘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经费,设备不够,我还能帮你想想办法。但人不够,你让我咋办?现给你生啊?”副局长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帮我从珲c调个人,行不行?”秦队抻着脖子,笑眯眯的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!”

    “今年珲c最佳,韩宗磊!别人都不行,我就要他!”秦队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珲c够呛能放他!”副局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是我考虑的了,我等你信儿昂,领导。”秦队扔下一句,拿着烟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郊一处老楼内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是不是疯了!”贺轩进屋以后暴躁的冲大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大寒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说好拿钱就行!你不光给那个男的干了,你他妈还给俩人全弄死了!!这他妈是命案!你以为是杀小鸡呢?左一个,右一个的!”贺轩瞪着眼珠子骂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的认出了我!不干死她,我不露了吗?”大寒摆了摆手,随即回道:“整死就整死了,你慌个jb!”

    贺轩看着大寒,彻底无语,内心升起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珲c市局,韩宗磊被领导叫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韩宗磊点了个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出大名了呗,延市那边点名要调你!”领导无奈的看着韩宗磊,插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谭华这几天一直在躲着章总,电话也不开机,人也一直没怎么在公共场所露面,但这一连三天过去,他想打听打听章总情况,没想到一开机却看到一条短信,上面写着。

    沉沉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