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1 生讹
    延市,猫猫家楼下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林军坐在汉兰达里抽着烟,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,就看见钟振北穿着睡衣,踩着拖鞋,溜溜达达的走过来,随即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你俩这是过上了?”林军看着钟振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借宿。”钟振北挺尴尬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林军翻了翻白眼,随后看着钟振北直接问道:“你和老章的事儿,整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等他信儿呢。”钟振北枕着两条胳膊,目光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兹兹!”林军狠狠裹了一口烟卷,双眼看着钟振北,脸色非常认真的说道:“哥们!我要劝你不要钱,你肯定不能干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说啥?”钟振北同样盯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不过头点地!老章因为湖南的事儿,一把就回到了解放前!你现在要他一百五十个,那不是抽他血吗?!”林军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替老章说话啊?呵呵。”钟振北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放屁!我认识他是谁啊?!我是惦记你,怕你出事儿!谭华如果真帮老章一把,往死捅咕你一下,你会很难受!”林军扔掉烟头,随即皱眉说道:“英姬出事儿,我刚开始也确实挺恨老章的!但仔细想想,很多事儿,是他操控不了的,跟他基本没关系!你往死弄他,真没必要!振北,你看猫猫的这个楼房……往里走,是温馨的小家,往外走,是他妈b一个接一个的麻烦!你是成年人,该怎么选,还用我劝你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军,我就问你一句话!”钟振北低头点了根烟,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话?!”林军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跟猫猫同事好几年,但她为啥认识我钟振北,是在现在,而不是以前呢??”钟振北抬头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林军瞬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道理很简单,生活也就是这么残酷!人不可能什么都得到,面对选择,你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!温馨的小家,是现在的钟振北有权拥有的!如果回到以前,我不会得到这种生活,就这么简单!”钟振北舔着嘴唇说完,随即回道:“老章的钱,一分都不能少!谭华要动手,我接待他就完了!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钟振北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钟振北拍了拍林军的肩膀,随即裹着睡衣,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公,帮我去买两箱恒大冰泉,让超市的人送上来,家里没水了……!”猫猫站在阳台上冲楼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钟振北笑着应了一声,随即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以后,刘卫给钟振北打电话,说他找到了章总。

    晚上,九点四十,一家粤菜饭店门口。钟振北和刘卫俩人,在躲了数天以后,第一次在公共场所露面。

    二人低头并肩,一块走到了饭店三层的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钟振北面无表情的推开了门,粗略扫了一眼,看见章总坐在主位上抱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,周围椅子上也都坐满了人,男男女女,岁数大的老头老太太都有,而且桌子上还摆放着蛋糕。

    章总看见钟振北以后,顿时懵圈了,足足沉默十几秒。

    “老章,你朋友啊?”一个中年妇女扫了一眼钟振北,随即冲着章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我朋友!”章总回过神来,随即将小男孩放下。

    “扑棱,扑棱!”

    不料到那个小男孩,走路相当吃力,好像随时要倒,并且四肢奇异的变形,让人看着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章总脸色煞白的走到钟振北面前,随即无比为难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我儿子过生日,家里人都在……你别……!”

    钟振北再次看了一眼餐桌,随后沉默两秒说道:“卫,扔两千块钱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刘卫点头。

    章总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在楼下等你!”钟振北冲章总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嫂子吧,我们在别屋喝酒,听说章哥在就过来看看,这钱你拿着,给孩子买点啥……!”刘卫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这多不好,坐下吃点呗……!”中年妇女,挺高兴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振北在楼下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,这期间刘卫无数次提醒他,让他先走,因为钟振北身上背着枪击小鹏案子,所以,此刻章总如果玩埋汰的,报警了,那麻烦就大了,但钟振北却自始至终没有离开饭店门口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章总与钟振北坐在后座,俩人沉默一下后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钟振北!掐起来是两个人的事儿,你朋友伤了,但小鹏也差点让你整废了,你凭啥管我要一百五十个?”章总抿嘴冲着钟振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有钱!”钟振北盯着章总,完全不讲道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章总看着钟振北,牙关紧咬着说道:“你他妈不怕我报警?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更清楚,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有什么样的朋友,对吗?”钟振北插手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钟振北,我想跟你说句话!”章总搓了搓脸蛋子,随即伸手指着钟振北回道:“我承认,我是整不过你!但你记住我的话,你没有好结果!你要能活十年,你再来找我,我他妈还给你拿一百五十万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钟振北一笑。

    “钱,我明天让人给你送去!”章总扔下一句,推开车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哥们,开车。”钟振北坐在车里长长出了口气,随即闭着眼睛冲刘卫喊道。

    是的,钟振北这次整章总,其实就是生讹,他在以最简单的方法,处理着最不好解决的矛盾!

    有人评价钟振北说,哎呦,你开枪崩个人,就是江湖大哥了?对,这种评价炸耳一听,好像有那么点道理!

    但江湖世界里,你开枪崩个人,确实不一定就能登上神位,可如果你连开枪的魄力都没有,那你又何谈发家与崛起呢?

    这种说法,并不是赞扬钟振北干的对,而事实上,他这种生讹的办法肯定也不值得提倡,更不会被社会所接受!

    可江湖就是一个病态的圈子,它的作用是警醒世人,而不是教化世人!

    不评价对错,只阐述他们带有争议的一生,或喜,或悲,或如流星匆匆而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