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2 马路上的职业杀
    章总第二天就让人把钱送到了钟振北的饭店,随后他在公司里给自己大哥谭华打了个电话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而谭华关机了数天的电话,竟然在事情结束以后,“巧合”的开机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老章,不好意思了,出去好几天,这刚回来!”谭华嗓子严重发炎,因为他现在也挺上火,市局那边因为沉沉死的事儿,不只一次找他过去调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事儿都过去了。”章总挠了挠鼻子,随即停顿一下叫道: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哎!”谭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前几天,我给你打电话,真不是想拽着,跟钟振北干点啥!……这么多年,我从一个农村出来的打工的小伙,到现在变成,手里有点钱,有个货站的小老板,我一直管你叫大哥!你知道为啥吗?”章总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谭华听到章总语气不对,所以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哥,兄弟们有钱了,能单飞了!但还愿意围在你身边,有事儿还愿意问问你,可不是你能帮我们办大事,帮多少忙!而是习惯,是尊敬,因为最不好的时候,你就是大哥,你就是依靠!所以,我们即使翅膀硬了,也总是习惯,听听你的意思……!”章总擦了擦眼角浑浊的泪水,随即回道:“哥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,就是心理不太好受……本以为我有朋友,但其实,我还是刚从农村出来的那个自己……!”

    “老章!哥,不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准备把公司卖了,把账全还了……你以后好好的,有事儿,我还是你弟弟。”章总使劲儿揉着眼珠子,随即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自此,章总退出延市舞台,在往后的日子里,他与谭华等人逐渐失去了联系。 后来有人说,他把公司卖了以后,跟着老婆孩子游山玩水两三年,歇够了,才开了个饭店,而且不在本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更奇怪的是,钟振北在收到一分没少的一百五十万后,主动找到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五十万,老章欠你的货款,你别要了,剩下的给英姬。”钟振北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他妈有病啊?!昨天不你说的吗?一百五万,少一分都不好使!今天咋地了?怎么还替老章把货款还了,亡命徒转性了?”林军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军,我是个亡命徒的同时,我他妈也是个人!”钟振北很正式的冲林军嚷道。

    林军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要这一百五十万,是我的身份告诉我,就该这样干!但抛去的我身份,我他妈也知道,人别太损,得积点德,哪怕是在社会上混……!”钟振北喘息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突然发现,你也不是那么牲口,呵呵。”林军笑了,随即搂着钟振北的脖子,自问自答道:“你他妈要真是六亲不认,啥事儿损就干啥,那咱俩也不会是朋友!”

    “操!”钟振北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图m市。

    刘润泽住在星级宾馆,站在落地窗前,拨通了翟耀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找的那个林军到底咋回事儿?”刘润泽皱着眉头,随即继续说道:“事儿跟他说了,他不说答应,也不说不答应,问了两回,他说的话全是模棱两可的!”

    “小泽,我觉得咱俩要跟他合伙干点啥,他心里会极其没有安全感!我估计,这也是他为啥不松口的原因!”翟耀思考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耀,像林军这种人太多了,咱都不说别的,就延市的谭华,魏彬,他们这帮老家伙,哪个资源都比林军强,而且还明白事儿!你说,你何必找他呢?”刘润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谭华的关系,跟你家老爷子,不是没站在同一战线吗?” 翟耀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打个比方!”刘润泽平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林军有两个朋友,现在帮我办事儿,况且海峰的事儿,我确实欠林军一个情!所以,找他干,合情合理!”翟耀沉吟了一下,随即又补充道:“不过,他要想多了,那我也不强求!这样吧,你找个别人跟他谈谈,你就以中间介绍人的方式出现,如果成了,就成了,如果不成,就弃了他!”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!”刘润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边先试试,如果咱俩想的路子行,再往其他地方铺铺!”翟耀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,先这样吧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林军接到刘润泽电话,对方邀请他吃饭,说是还要顺便介绍一个朋友给林军认识,而林军在心里合计了一下,随即冲方圆问道:“你说我去吗?”

    “吃饭就吃呗,谈事儿你就脑袋疼,呵呵!”方圆贱嗖嗖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可会了!”林军无奈只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双方时间约在晚上五点半,正是饭口的时候见面。而林军在看完李英姬以后,一出门就赶上了堵车!

    一排马路,私家车喷着尾气,从环城桥下方,一直堵到桥上面,红灯一分多钟,而绿灯就三十多秒,林军开的有点烦躁,一直在磨蹭着卡着车位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……吃个饭比取经还费劲!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么多车。”林军骂了一句,随即轻点着油门,紧跟着前面的车辆,主要怕别人见缝插车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就在林军往前蹭了两个轮胎的距离之时,车头左侧咣的一声,发生闷响,一辆红色的宝马三系,直接怼到了保险杠上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林军骂了一句,随即直接推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开车啊?!让一下会死啊?!”一个姑娘穿着裙子,左脚蹬着高跟鞋,右脚穿着平底鞋,破马张飞的从宝马内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姐,是你不会开啊,还是我不会开啊?!你瞎啊?!这他妈一趟线全是直行道,你咋逆行就干上来了?!哎,我就纳闷了,你咋上来的啊?!”林军烦躁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太宽了,我不一拐弯,发现拐小了吗?!上来就下不去了,怨我吗?!”姑娘好像还挺有理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哪个驾校毕业的啊?!老师是开飞机的吧?操!”林军十分崩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