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5 最委屈的人
    索刚在夜店里跟方圆分开以后,出门就招呼朋友上车,然后开着自己的奥迪,直接干出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开了没有两条街,一台别克,一台丰田,就卡主了索刚的座驾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!”

    小智带着七八个人冲下来,双手背着,笑呵呵的走到了索刚的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咋了?小智?”索刚降下车窗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。”小智一笑,随即在车里扫了一眼后问道:“方圆呢?”

    “我俩出门以后就分开了,咋的了?还没完了啊?“索刚也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哥,你不够朋友。”小智看着索刚扔下一句,随即冲着自己人喊道:“走吧,回去。”

    索刚眯眼看着离去的小智,见他背到身后的双手拎着帆布袋,而黝黑的枪管子就在帆布袋外面露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方圆扣着嗓子吐了两三次以后,就从夜店一楼的厕所窗户跳了出去,然后打了一辆车,迅速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方圆回到了酒店,随即趴在马桶上继续哇哇狂呕着。

    今天这瓶酒,如果换成是让于亮喝,那他肯定一酒瓶子就干在邢凯脑袋上,而且不会考虑任何过后,反过来,如果这事儿换成张小乐,那么他宁可挨顿整,也不会把酒喝了。

    可方圆和他们都不一样,今天别说邢凯给他拿的是酒,那怕酒里就是有口唾沫,方圆也会微笑着干了。

    长期底层人士的生活,再加上身边朋友的影响,让方圆有着自己独特的生存技能,他不一定是林军团队里最耀眼,最风光的存在,但一定是最有忍耐力,最能吃苦,并且给团队带来麻烦最少的人。

    林军团队就好像一架勇往直前的马车,而这个车上,所有的零部件,都是马车里最好的,但惟独推动马车前行的轮胎中轴,是劣质的,是不上档次的,是最不起眼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中轴知道自己的情况,所以,他很自卑,他很怕被这架马车淘汰,所以,他不停的提高自己,努力让自己撵上马车的前进速度,那怕他已经很累了……

    方圆就是一个普通人,但却一直在干着很多人,都干不了的事儿!

    他有委屈能跟谁说?

    谁也说不了!

    他只能喝一瓶酒,醉一场,然后等待明天旭日升起,他再次精神抖擞的站起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林军回到了酒店,他进屋以后看见方圆已经睡下了,随即自己准备脱掉衣服洗个澡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方圆闭着眼睛,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没睡啊?吓死你爹了!”林军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喝懵b了!”方圆揉搓一下脸蛋子,随即说道:“我碰见魏彬的几个朋友,叫邢凯,他让人请我过去喝的酒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一愣,随即问道:“他说啥了?”

    “没说啥,让我喝了一瓶牛栏山!”方圆答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林军骂了一句,瞬间脑补了方圆在包房的整个过程,随即掏出电话问道:“你们走的时候,他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军!我跟你说这个,不是让你帮我出气,明白吗?”方圆喘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看着方圆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,魏彬的事儿,肯定不能就这么拉倒!”方圆停顿一下,随即回道:“要不,那个邢凯没必要过去让我喝一瓶牛栏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坐在床上,有些心烦的将脸扎到了双掌之中。

    “军,有谭华他们这帮人在,咱就是在延市开个仓买,那都费劲。”方圆补充了一句,随即回道:“我睡了,明天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军坐在昏暗的客房里,低头点了根烟,沉默许久后跟方圆说道:“哥们……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方圆一声没坑,只身体轻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时间,眨眼而过。

    这日,刘润泽介绍的朋友范文玉,突然给林军打电话,说是要来珲c溜达溜达,而林军自然设宴招待。

    饭吃完以后,林军开车拉着范文玉,准备将他送往酒店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范文玉插着手,慢条斯理的冲林军问道:“小林啊!你收,是珲c好,还是延市好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得分干啥啊!就像嫖-娼,延市的姑娘肯定质量比珲c高,但价格也贵啊!老百姓不一定能玩起,所以,我觉得,这个生存环境的好与坏,取决于适不适合自己!”林军像是开玩笑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珲c除了木材行业,其他的市场都太小!军,木头总有伐完那一天吧?”范文玉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这次,林军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木材是资源行业,你这边的地开完了,钱挣到手了,如果在想干这一行,你就得换地方,换有资源的地方!我觉得,人只要一动弹,那就是损失,人脉,朋友,都得重新处!”范文玉声音不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范哥,那你给我支支招呗!”林军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木材你现在整的不错,利润也稳定,根本都不用操啥心了!”范文玉说道这里停顿一下,随即看着林军直白补充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,跟我一块弄点别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范哥,合伙的买卖不好干啊,我和李瘸子的事儿,你没听过吗?”林军笑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和李瘸子一样吗?”范文玉也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延市某生态园里,一个中年和谭华并肩站在葡萄架下面,随即一边摘着葡萄,一边小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华子啊!最近你忙啥呢?”中年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别提了,我养那个小娘们出事儿了,这公安局天天找我!”谭华挺上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要上一个项目,公司给出的利润评估挺高,咋地,你要没事儿,咱一块研究研究啊?”中年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谭华一愣,随即抬头,摘下一串葡萄,只用手粗略的擦了擦,然后塞到嘴里,一边嚼着,一边回道:“这事儿,再说吧,我最近真是有点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