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7 公寓惊魂
    别墅内部,红木的书柜整整占满了一面墙壁,从一层直接打通到二层,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种医学书籍,有关于西医的,也有线装本的蓝皮老书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彭殿海穿着绸布褂子,精神状态十分良好,头发上并没有多少白霜,看着也就像五十岁左右,根本不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彭老,那今天就先这样?”范文玉坐了能有二十多分钟,随即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!”彭殿海十分斯文,话语简洁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并肩,走到已是满地枯黄树叶的别墅院内,范文玉转身看着彭殿海说道:“彭老,您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配方的事儿,你让我再想想。”彭老背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东西,确实应该仔细考虑一下!我不急,等您信儿!”范文玉跟彭殿海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从别墅院内开了出去,司机笑着冲范文玉问道:“范总,你这来了两三次,彭殿海一直拖着你,你说他到底想不想卖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想卖,他就不见我了!”范文玉松了松领口,随即答道:“这老家伙胃口挺大,他就是跟我一个人谈,那也不是一点散银子能打发的!更何况现在还冒出来个老汤……事儿有点麻烦了,得走几个回合!”

    “……咱回哪儿?”司机不再接话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公司吧。”范文玉疲惫的眯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人和大厦办公楼里,范文玉用着电脑,正在浏览着一个肿瘤人群聚集地的贴吧,并且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范文玉在延市的这个公司,不经营什么实体,但却持有很多实体的股份,不过这些股份都没有绝对持股,也不掺和经营,只拿利润分红。这种经营模式类似于风投,但又不那么绝对,因为范文玉不接受任何小公司的风投请求,只投自己主动看上的项目。而且这个公司并不起眼,拢共也没有多少员工,办公室也就三四间,但他每次出手,见到的都是真金白银,所以,从这种经营模式上看,不难判断出范文玉的性格!

    低调,务实,为人稳当,并且富有韬略!

    时近中午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敲门声,随即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范总!”青年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小央?”范文玉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谭华给我打电话,说晚上要一块请你吃个饭。”小央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范文玉沉默数秒后,摆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咋不去呢?”小央一愣,随即说道:“谭华在本地挺行的,人家特意打电话,你不去,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他找我有啥事儿,我心里清楚!但这事儿我跟他谈不了,见面只能尴尬,没意思。”范文玉沉默一下,随即说道:“既然拒绝不太好,那就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不给我推前线去了吗?”小央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顶多算个跑腿的!上不了前线,呵呵。”范文玉一笑,随即说道:“去,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吧。”小央无奈的应了一声,随后推门走了。

    范文玉喝了口咖啡,随即继续浏览贴吧的帖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谭华带着老朱和另外两个人,在本地很上档次的酒店开了一间包房,菜没少点,酒也是好酒,但等了半天,却只等来了一个小央。

    谭华看见只有小央自己过来,不但没有当场翻脸,反而招待的更加热情,弄的小央很不好意思,还连连敬酒。

    饭局在两个小时以后结束,小央准备先走,但走之前他抓着谭华的老手说道:“哥,真不好意思了,范总真是有事儿,没过来,你千万别多想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今天没请到他,以后有的是机会!咱俩过几天,说不定还能喝顿酒。”谭华笑面如花。

    “华哥,我从小时候就听过你的名儿,在道上,别人真都不行,但你是这个!”小央竖起大拇指,满嘴酒气的冲谭华继续说道:“气魄,胸襟,我服!大哥,真大哥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喝多了!小李,送送他!”谭华善意一笑,坐在椅子上没动弹。

    “华哥,改天继续,我请你。”小央完全喝迷糊了,摇摇晃晃的被扶出了包房。

    “华哥,范文玉谱不小啊!”老朱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谭华拿着打火机点根了烟,随即深深吸了一口,鼻孔冒着白烟,双眼阴霾的说道:“这生意人啊!有点资本,就没礼貌了,整的我心里挺不舒服……让小智找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”老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八点多。

    范文玉下班之前,走到公司项目部。

    “还没走啊,范总?”经理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要走。”范文玉随口应了一声,然后拿着一张a4纸扔在了经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经理愣了一下,随即一边拿起a4纸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贴吧注意到几个id,都记在纸上了,你试着联系联系他们。我的想法,你知道,还是彭殿海那个配方的事儿。”范文玉冲着项目部经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联系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恩,走了!”范文玉点了点头,随即迈步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班以后,范文玉开着自己的车,独自一人在商场内吃了个晚餐,并且还喝了点红酒后,这才直接回到自己在延市租赁的商务公寓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范文玉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拧开了门锁。进屋以后,极度疲惫的范文玉根本没有开灯,他只粗略的拽下皮鞋,连衣服都没脱,就一头扎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看着漆黑的天花板,范文玉脑袋迷迷糊糊,想歇一会,再去洗漱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躺了能有四五分钟,范文玉伸出宛若灌铅一样的手臂,随后摘下钢链表,就准备放到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范文玉拿着手表一翻身,左手支撑在床铺上,好像突然按到了一处柔软之物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范文玉一愣,不自觉的扭头看向了床头。

    床头周围漆黑,但似乎有一双人的眼睛,也在注视着自己!

    “操!”范文玉扑棱一下坐起,额头瞬间冒出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