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62 福将英姬
    商场餐厅,凌函中午午休,她急忙忙的点了一些快餐,随后喝着奶茶,拨通了林军的电话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“你好,林军吗?”

    “你哪位?”林军梆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之前在桥上,我给你车撞了,你还记得吗?你有时间吗,我把钱赔给你!”凌函小嘴上沾着芝麻,一边咬着汉堡,一边礼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儿呢,再说吧。”林军随口应付了一句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恩?”凌函眨着迷茫的大眼睛,呆愣了好一会才骂道:“这不神经病嘛?!好像谁非得还这个钱似的……可能脑袋让驴踢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军此刻确实没时间跟凌函扯保险杠的事儿,因为彭殿海这边有信了!

    李英姬再次动用了自己在“本地的势力”,虽然他没联系上彭殿海本人,但却找到了彭殿海的小儿子,彭欧欧。

    这个彭欧欧二十二三岁,和李英姬在延市的一个朋友认识,因为两帮人年龄和家境都差不多,所以,他们的圈子其实很小。

    彭殿海年龄已经六十出头了,眼瞅着就快进骨灰盒了,而彭欧欧此刻才二十岁左右,所以,父子俩年龄相差将近四十岁。由此可见,这个彭欧欧是彭殿海老年时期的“杰作”,应该属于不在计划内整出的孩子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人老了,会有两宝,小儿子,大孙子,这都是心头肉。所以,彭殿海表面上对彭欧欧挺不满意,但其实很疼爱,很惯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庆杰开着汉兰达,林军坐在副驾驶,后面是李英姬和他那个在延市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哎,哥们,这个彭欧欧是干啥的啊?在彭殿海的门诊工作吗?”林军想简单问一下情况,所以,他咨询了一下李英姬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不在老彭头的门诊干活。”李英姬的朋友,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上班啊?”林军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,不上班……只是他整的那个jb玩应,一般人整不了……哎呀,我也不知道咋跟你说,一会你看见他就明白了。”李英姬的朋友,似乎不太好形容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林军一愣过后,只笑了笑,并没有再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操,整的还挺神秘?!咋地,他倒腾军火呢?”李英姬撇着大嘴,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彭欧欧,我还不知道他?他爸刚整门诊的时候,我俩就见过,小时候他总流着大鼻涕,闲着没事儿,我就揍他一顿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,不就是你吗?小时候流鼻涕,往人家墙上抹屎,完了没事儿老挨揍,这不都你干的吗?”朋友冲李英姬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jb犊子!你别他妈惹我,你没看我大哥在这儿呢啊?我现在是社-会人!”李英姬顿时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庆杰开车抵达市区边缘。

    “这啥地方啊?”林军下车以后,向前方建筑物望去,车辆对面是一处三层高的建筑,楼很破,院内很脏,全是积着脏水的小坑,看样应该是个很多年不用的小工厂。

    “以前这儿是做冰激凌的,后来吃死人,出事儿了,工厂就闲着了!”李英姬朋友应了一声,随即招呼道:“来,军哥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地方得挺贵吧?”林军一边往里走,一边打听到。

    “贵啥贵,一年几万块钱的租金。这离市区太远了,而且地皮产权不明确,官司到现在都没打明白!所以,根本卖不出去。”李英姬的朋友,说话间就推开了楼房门。

    林军,庆杰,包括李英姬,全都带着狐疑,跟随朋友走进了小楼内。但里面的一层,二层都很普通,虽然挺干净,但一看就是老楼,因为楼梯扶手上粉刷的涂料,还是那种白蓝相间的颜色,很明显,这是九十年代流行的产物。

    但众人一进三楼后,就彻底懵b了,因为大概能有两百平的空间,被分成数个小房间。但走廊内和房间内,装修的极为奢华,好似五星级酒店,但装修风格却各有不同:有的是那种现代民用住宅的装修,有的又像酒店客房,而且一共就三层楼的高度,但却设了电梯。

    走廊内,交错着摆放很多电线,但被整理的十分规整,全都用胶布贴在了墙壁上,好似故意在避开什么。

    “操,这是啥jb路子啊?这破楼,咋这个装修呢?”庆杰啧啧称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!有钱的富二代我认识,家里有关系的小太子,我他妈也认识!但这么多年,我见过的人不少,可能让我佩服的,就彭欧欧一个!他绝对是人才!!老彭头四十岁才给他捅咕出来,那一定是有深意的!”李英姬的朋友似乎对彭欧欧评价很高。

    “这么尿性呢吗?”林军无语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来,往这边走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李英姬的朋友,就带着林军等三人,进入了走廊最里面的房间,而且这个屋内,也有电梯。

    房间门口处,林军等三人,还没等走进去,就彻底懵圈了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屋内电梯门敞开,一个打扮时尚,但却很妖娆的二十多岁姑娘,身材极好,穿着丝袜和蕾丝短裙,脸上卡着黑色的万圣节面具,小胳膊上挎着包,从电梯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姑娘出来的时候,林军只是有点懵,弄不清楚对方在搞什么,但紧跟着,一个极其猥琐的青年,偷偷摸摸的从电梯内跟了出来,随后掏出一把刀说道:“艹你妈!抢劫,把裤子脱了,不对,是裙子……!”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坐在显示器旁边的一个青年,左手拿着汉堡,站起来就骂:“你他妈傻b啊?!整几遍了,台词都不对?!裙子和裤子,你看不明白啊?!还有那个娘们,你不说你戏剧学院毕业的吗?老师就这么教你啊?!妈的,对方很明显要拿jb捅你!你这时候第一反应,就是把裆夹紧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特么要能夹紧,我还跟你干这个吗?!”姑娘很在理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青年沉默半天,随即咬了一口汉堡说道:“算你他妈的有理!!来,摄像机别给她双腿画面,就拍上半身,再整一遍!”

    “这是拍文艺片的?”李英姬弱弱的冲朋友问到。

    “不是,拍黄-片的。”朋友小声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