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71 倒霉的彭家三口
    老朱出事儿以后,两个小时左右。?燃文小说   w 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别墅区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凯,你进去看看,老彭在不在!”谭华在上车以后,起码连续抽了三四根烟,说话时,嘴里喷着浓重的尼古丁味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邢凯点了点头,领着俩人直接就下车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门铃响起,随即房门被推开,一个身材臃肿的保姆问道:“你们……找谁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我找老彭。”邢凯一笑,迈步就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!你们干嘛啊?彭先生不在,你们别往里走啊!”保姆顿时阻拦。

    “来之前我们通过电话,你不用拦我,呵呵。”邢凯冲着两个同伴使了个眼神,随即直接拉开保姆,

    两个同伴不由分说,迈步就冲进了屋内,随即直奔二楼。

    邢凯拽住保姆的胳膊,单手插兜的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大概三四分钟以后,两个同伴走下来,他们看着邢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麻烦了,我们没换鞋,你在擦一遍地吧。”邢凯冲保姆扔下一句,带着两个同伴就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都惹上了什么人啊!”保姆惊魂未定的站在别墅门口,赶紧摇头说道:“这活儿我可不他妈干了,还是回农村喂猪吧……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奔驰车上。

    “人没在!”邢凯冲谭华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谭华沉默半天,伸手又点了根烟,随即才冲司机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彭氏中医院门诊部,邢凯带队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,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才出来。

    “喂,华哥?”邢凯解开休闲西服的扣子,皱眉拨通了谭华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家里那边我也放人了,医院这边从昨天晚上就盯着,两面都没有老彭的信,车也不在。”邢凯简洁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他医院的人了吗?”谭华再问。

    “问了!但医院的人说他们不知道老彭去哪儿了,平时里老彭也很少过来,医院有专门负责运营的人。”邢凯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麻烦了。”谭华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咋整啊?”邢凯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想办法整清楚老彭在哪儿,这非常重要!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邢凯皱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家里。

    谭华坐在沙发上,一边摆弄着枪壶,一边冲一个朋友问道:“老朱那边……你去看了吗?”

    朋友目光盯着谭华手里的锡-纸和枪壶,左手托着下巴,沉默半晌回道:“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……身上挨了四下,肩胛骨都劈了,人一直没醒过来呢。”朋友组织了一下语言,小心翼翼的回道。

    谭华听到这话,眉头皱起,双手拿着吸管停顿一下,随即低头猛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多年都不碰了,玩它干啥。”朋友劝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对这玩应没瘾。”谭华搓了搓脸蛋子,使劲儿眨了眨眼睛,最后有些结巴的回道:“……我,我就不去看了,有信……你告诉我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惦记,咱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……老朱,不会折在这事儿上。”朋友长叹一声,宽慰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以前,我对这事儿没感觉,现在……是有点担心。”谭华言语顿挫的说完,低头又是一大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亲戚家里,彭家三口都在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不让你卖,你这非得卖!现在得劲儿了?这他妈卖谁,都是事儿!爸啊,你就太贪了!咱整点小肾宝,干的不就挺好吗?”彭欧欧坐在客厅内,极其烦躁的絮叨着:“这下整的漂亮,我这拍片都拍不了了!手下俩剧本,眼瞅就开机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在瞎bb,就给我滚!”彭殿海脸色阴沉,咬牙切齿的冲彭欧欧骂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看,他就跟我的能耐!”彭欧欧嗷的一声窜起来,随即喊道:“这都啥样了?他还在这儿摆谱呢!”

    “你少说两句!”彭母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我少说的事儿吗?”彭欧欧拍着手掌,极其激动的喊道:“第一天想卖!别墅区里面,四个亡命徒,咣咣咣怼了好几枪,那场面跟他妈过年似的!第二天又想卖,这下好,人家枪不玩了,又整出来一个摩托骑士,古代长矛都jb干出来了!我操,离远一瞅,我他妈还以为是赵云呢!”

    “唰!”彭殿海气的浑身颤抖,脑袋甩着稀疏的白发,低头就要找烟灰缸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寻摸着揍我!我这话,话糙理不糙!道理也很简单,你把配方卖给林军,谭华拿枪整咱,回头你要把配方卖给谭华,那弄不好,林军的扎枪就捅到你身上!两次事儿,都是当着咱的面儿干的,这是啥意思?我就问你是啥意思?!”彭欧欧继续拍着手掌喊道:“这不很明显吗?!人家就是告诉你,配方你要瞎卖,钱有命赚,但他妈没命花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!”彭殿海怒吼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老彭……你消消气!”亲戚在中间劝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欧欧虽然说话难听,但确实是这么个理儿,这东西你卖给谁,都是事儿!”

    彭殿海皱眉坐下,鼻孔之中喘着粗气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老彭,不行你找找你那些朋友呗?付处,常委那帮人……!”彭母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啥啊?!这种关系,不会在明面上,跟你掺和到经济问题里!再说了,你让他们怎么管,天天派武警给咱家站岗啊?多幼稚啊!”老彭叹息一声,随即回道:“如果事儿没到这一步,我倒可以通过他们在中间调和一下,让他们找谭华唠唠,哪怕拿话点个两句,谭华应该都会给面子!但现在已经弄出这么多烂事儿,市里面的人躲开来不及,谁还会往上靠?”

    彭母听到这话以后,急迫的问道:“那怎么弄啊?”

    “唉!”彭殿海长叹一声,随即回道:“走吧,咱一块出去旅旅游,这事儿……就这么放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正好我也要踩踩风……灵感略微有点枯竭。”彭欧欧存在感很足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