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73 恶性循环
    延市,出租房内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

    林军打着消炎的吊瓶,嘴唇干裂,面无表情的看着庆杰和葛壮壮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事儿总得有人做,谁去都一样。”庆杰沉默半晌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这种事儿,要提前跟我说一声,因为我会惦记。”林军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葛壮壮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林军伸手搭在庆杰肩膀上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圆哥他们进来。”庆杰呲牙一笑,随即和葛壮壮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方圆,张小乐,钟振北迈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朱,是他俩干的?”钟振北进屋以后,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。”钟振北停顿半天,摇头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家里有损篮子吗?”方圆调侃了一句,随即长叹着回道:“他俩不是老实,是憨厚!”

    “……听说你俩吵吵了?”林军看着张小乐和方圆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张小乐扫了一眼方圆,龇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挺乱了,别让我更糟心,行不?”林军认真的冲俩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挺好的,我他妈和你还吵吵呢。”方圆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一笑,随即冲着小北问道:“彭殿海走了?”

    “恩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事儿麻烦了。”林军眉头紧皱,斜眼看着吊瓶说道:“躲出去,事儿就够呛能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英姬在联系联系彭欧欧?”方圆想了一下,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妈的得联系,不拿下彭殿海,咱损失大了。”林军直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市局。

    韩宗磊大步流星的走进秦队办公室,拿出一次性纸杯,咕咚咕咚连着喝了两杯。

    “呵呵,咋了,风风火火的?”秦队抬头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!可算整出点眉目了。”韩宗磊赞叹一声,随即把手里的资料直接仍在了秦队的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“啥啊?这是?”秦队一愣。

    “马上给我开条批个外勤,我要去一趟大连。”韩宗磊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大连干啥?”秦队一边拿起资料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连那边有个放赌局的地方,惹出一起伤害案,犯罪嫌疑人当场扣住两个,他们是赌局里面置换现金,放款小额贷公司的人。那边的同志依法没收了他们的东西,找出了八千美元,两块手表,和一副卡地亚镯子。这些东西,就是北纬四十五命案被劫走的财务。”韩宗磊双手扶着办公桌回道。

    “蹭!”

    秦队瞬间站起,声音瞬间拔高的问道:“能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让他们把照片传过来了,东西上的指纹也做了比对,与受害人的指纹一样!肯定是北纬案子的赃物,没跑了。”韩宗磊一口咬定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叫你进这个案子,是我本年度最牛b的决定!”秦队搓了搓手掌,随即说道:“你去专案组挑人,我马上给你开外勤条!并且让市局帮你联系大连那边,请求当地同志进行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。”韩宗磊应了一声,留下资料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走廊内。

    “哎呦,老韩,你真来我们局了?”一个同行,笑呵呵的冲韩宗磊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一段了,你干啥去啊?”韩宗磊熟络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去技术科拿点东西。”同行比划了一下手里的文件袋,随口又问道:“哎,北纬的那个案子,办咋样了?”

    “快完事儿了,犯罪嫌疑人基本已经锁定了,主犯叫大寒,同案叫贺轩,都是小孩。”韩宗磊递给同行一根烟,根本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连市郊,某老旧的小区内。

    “这下傻b了,钱祸害没了,我看你还咋嘚瑟。”贺轩无语的看着大寒,揪心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了就jb再整,有啥可上火的。”大寒撇着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以为这事儿是打魂斗罗呢?死了还带续命的?你不跟我说,办完那一把,咱就拿着钱去南方吗?这他妈b的还没等走出东北这疙瘩,你就把钱整没了?”贺轩激动的冲大寒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玩啊?整百家乐的时候,你两分钟一万的从我这儿少拿了?”大寒斜眼看着贺轩,随即说道:“挣钱不他妈就是花的吗?你慌个jb,下回整把大的就完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早晚得让你整死。”贺轩叉着腰,咬牙切齿的冲大寒骂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以为谭华那个小娘们家,起码不得有个几百万啊?谁知道就七十多个。”大寒扣了扣脚丫子,随后翻开沙发下空空的帆布包,看着里面仅剩的一些美元,还有几个首饰盒,顿时皱眉说道:“这jb玩应也不好卖,暂时整不出来钱儿啊!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么整,哪怕有七百多个,两天也是没。”贺轩烦躁的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大寒看着帆布袋子一愣,随即从赃物里面扒拉出来两个纸条,而不学无术的他,勉强认识上面的字。

    这是两张类似于收据的东西,没有啥具体内容,收押的东西记载的也不明确,但纸条下方有着落款和对方的基本信息。

    “看这b玩应干啥啊?你倒是想想咋整啊!”贺轩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着急!咱有新项目了……!”大寒看着收据,顿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啊?”贺轩顿时懵b。

    “还得回延市。”大寒快速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穷凶极恶的大寒团伙,此刻就像是吸-毒n年的瘾君子,他们深深的陷入到极度病态的生活节奏当中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钱不是好道来的,那肯定也不是好道没的!

    不继续干,没法生存!

    而继续干,那就是踩在刀刃上行走,这一次侥幸逃了?那么下一次呢?再下次呢?

    没人知道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与小乐,方圆,振北他们谈完,就被杜子腾扶着去了厕所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,杜子腾替林军接了起来,随即放在了他的耳朵上面。

    “喂?”林军一边撒尿,一边冲着听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呀……!”一个姑娘的声音,在听筒里面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