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83 林家,警察,悍匪(加更2)
    “分开跑,你往警察那边去!”林军拽着李英姬跳下土坡后,立马张嘴招呼道。火然?文 ???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操,懆懆……!”李英姬嘴里跟念着紧箍咒似的,双手护在脑袋上,也不看路,异常虎b的夺路狂奔。

    林军猫腰跑在黑夜当中,目光盯在小肥和彭欧欧身上,两腿迅猛蹬地的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台警车停在路边,上面下来四个警察,但只有两人配枪!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!”带队的警察扯脖子冲下方车辆喊道。

    “放你妈了个b!”亡命徒躲在车辆后面,开枪就打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警匪双方闪电般发生交火,不到十米的距离,眨眼间就互射四五枪。而云南冲在一线的民警,刑警,实战经验,心里素质都很强悍,起码见枪不哆嗦,不怵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躲在哈弗h6后面的悍匪,当场被一枪掀碎头盖骨,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,车门后方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一名民警躲避不及,子弹打在他腿上,人直接倒地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另外两名悍匪,夺路狂奔,其中一人奔着国道旁的深坑旁冲去,因为那儿的地势较高,起码有掩体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杜子腾原本藏的好好的,但他一看对方那个小伙,拎着枪傻bb的冲来,就顿时裤裆一紧,额头冒汗!

    两秒以后!

    “哎,哥们!!村东头乱坟岗子咋走,我他妈咋有点找不着家了呢?”杜子腾突然从土坑后面站起,扯脖子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你妈b!”小伙在黑咕隆咚的月色下,突然看见有个人冲出来,顿时吓的一机灵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杜子腾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,一腰带直接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小伙趔趄后退一步,手枪走火,冲半空打响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杜子腾助跑两步,上去就是一电炮,膝盖怼在小伙腹部,他一弯腰,随即杜子腾一肘砸在他脑袋上,人咕咚一声倒在地上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杜子腾一脚踢飞他手里的仿六四,随即抬腿对着小伙的脑袋一顿猛踢,并且骂道:“你不jb职业杀吗?!说好的身体素质和十二路谭腿呢?我艹尼玛的,你可吓死你爹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,小肥因为警察的到来,所以带着彭欧欧已经弃车,他们奔走在田地里,深一脚浅一脚的狂奔着。

    林军猫腰追了不到五十米,眼瞅着就要抓住二人,正在这时,仅剩的最后一个小伙,持枪也冲了过来,但他不是要追林军,而是想从这儿跑出去!

    此刻,小肥拽着彭欧欧走在最前面,后方是一个持枪小伙,而林军夹在两伙中央位置,处境十分恶劣!

    “亢!亢!”小伙看见林军的身影甩手就是两枪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在地上滚了一圈,身体压住草壳子,藏在地垄沟中央位置,一动不敢动!

    “艹你妈!敢冒头,我他妈崩死你!”小伙面色狰狞,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3.4!”林军胸口起伏,一边躺在地上剧烈喘息,一边默念两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小伙呵斥了一句,就要再跑!

    林军躺在地上,伸手擦了擦汗水,随即一把抓住地上的湿土,直接扔向远方!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杂草被湿土砸的荡起声响!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小伙顿时收住脚步,抬手又是两枪!

    “5.6!”林军嘴里再次崩出来两个数字,随即一咬牙,他突兀间起身,双腿爆发,猛蹬地面,身体猫腰向前窜去!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小伙再次打了一枪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这一枪过后,林军回头,转身,直奔冲小伙冲去!

    “啪!”小伙看见人影,本能扣动扳机,但枪体却传来空枪之声,随即他低头就要更换弹夹!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!没有子弹了,你还是啥?”林军一声怒喝,左脚撑地为轴,两米开外,右腿直接横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小伙措不及防,脑袋顿时向左一偏,身体趔趄着横移!

    “你不崩死我了?!弹量都没概念,你装你妈b亡命徒!”林军说话间,一肘落下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小伙身体失去平衡,脑袋冲下,身体横着砸在了地垄沟之上,腰间磕在土棱子上,泛起嘎嘣一声脆响!

    林军一脚踹开田间洒水用的木头固定架,伸手抄起一个胳膊粗的圆木,抡圆了砸了下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圆木砸在小伙脑袋上,他头部在地上至少被惯力砸的磕了四五下,随即鼻孔窜血,身体弓着在地上蠕动两下,最后一动不动的趴在土地上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林军口干舌燥,大嘴张开,使劲儿往肺里吞气!

    “别动,蹲下!”

    一个民警,深一脚浅一脚的追了过来,他蓝色的褪裤子上迸溅的全是泥点,看着极为狼狈。民警双目之间有着恐惧,双手握着枪柄发抖,但即使这样,他还是站在那儿,中气十足的喊道:“警察!蹲下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是被害人,操!”林军极为恼怒的骂了一声,但他还是抱头蹲在了地上,可等他再一抬头时,前方一片黑暗,小肥带着彭欧欧已经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318国道上。

    汉兰达从主干路下了土坡,先是经过了银海风景区,随即往左侧行驶了不到三公里时,葛壮壮喊道:“庆杰,看见没,就是那个房子!红色彩钢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庆杰猛踩油门,汉兰达在不到二十秒后,急匆匆的停在了已经关灯,没有一点光亮的小二楼门口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庆杰手机响起,他低头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看见是家里的号码以后,随即面无表情的直接挂断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二人推开车门,直奔楼房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邢凯的车也行驶在318国道上,而此刻导航显示,他们距离目的地还有2.8公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某桥洞子底下,大寒裹着军大衣,就像个流浪汉似,一边冻的直流鼻涕,一边说道:“咱们几个,谁都不能跟家里联系!但凡一切公共场所,全都不能去!完事儿以后,咱们先不跑,就在桥洞子和停车场的监控死角暂住……警察一定想不到,出事儿了咱还敢在延市呆着,……我他妈已经踩好点了,咱几个研究研究咋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