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1 两套房子
    11搂,公寓内。?  燃?文小? ?说  ? w?w 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黑影左手拿着小辛的仿六四,右手拿着半截带血的筷子,随即迈步走向第一个卧室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转动门锁,黑影用脚尖推开卧室门,余光往里扫了一眼,他看见屋内家居陈设摆放整齐,除了一张床,一个书架,在没有其他物品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黑影扫了两眼,随即奔着另外一个房间快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走一过的功夫,黑影撸动枪栓,来到了第二间卧室门口,他试着转动门锁,但里面反锁,外面根本无法转动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黑影退后一步,抬腿粗暴一脚,直接蹬开普通家居复合门,门锁散落,门板直接弹开!

    屋内月光稀疏,光线很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黑影躲在门口,轻踢了一脚门旁边的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滴溜溜!”

    垃圾桶迅速从门前滚过,黑影弯腰往屋里扫了两眼,随即呆愣。

    这个屋内,同样没人!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黑影一步进屋,用手枪口戳开电灯,他看见屋内床铺整齐,根本没有人躺过的痕迹,而且卧室没有过多陈设,面积也小,完全没有藏人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木头门明明反锁了啊?!

    “妈的,真从11搂跳下去了?”黑影皱眉自语了一句,随即走到窗口。他用手枪拨开塑钢窗,低头往下一扫,只见大风嘶吼,吹的外部空调发出簌簌的声响,人根本不可能从光秃秃的墙壁找到任何借力点,从而爬下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黑影猛然回头,再次打量了一下屋内陈设,一张床,一个立柜,两个床头柜。

    看了能有三四秒,黑影迈步奔着立柜走去,步伐缓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,黑影走出卧室,通过客厅,从原路上了阳台,随即在阳台侧面的窗口,利用楼体三角区爬到楼梯间,然后消失在没有监控的消防通道内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小辛躺在沙发上等待了足足三四分钟,随即猛然坐起,捂着喉咙剧烈的咳嗽了起来,他早都醒了,但看见维力倒在血泊里,根本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想要成为谭华,唯一的条件就是,首先保证自己啥事儿没有。

    “维力,维力……!”小辛推了两把自己的哥们,但人已经硬了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精神高度紧张的小辛,一脚踩在血上,身体踉踉跄跄的冲起,随即进入了被踹开门锁的那间卧室,此刻,他也懵了,根本没找到谭华!

    “华哥,华哥!”小辛张嘴叫到。

    一墙之隔的另外一个房间内,谭华坐在地板上,而中听着小辛的声音,目光阴沉,根本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谭华拿着电话,拨通了老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哥?”老朱在病床上,迷迷糊糊的接起谭华电话。

    “找两个人,来一趟锦江新城,要快……!”谭华在黑暗中,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11层楼下,黑影抵达一楼,随即从窗口跳出,然后穿行监控死角的花坛,从容离开小区。

    马路上,黑影拿着电话,一边脱着外套,一边行走。

    “……说!”电话被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事儿没成,但有原因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对方停顿一下,随即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把他跟上了,也从楼梯间进屋了!客厅俩人,让我偷着弄了……但找“他”的时候发生意外……这b养的太滑了,他买了两套房子,是1门和2门的关系,中间墙体打通,用防盗门做了个暗门,外面用立柜挡着……他人根本没在卧室里休息!估计他身边的那个两小子都不知道,这个房间是这种格局!我再弄就太幼稚了!所以,看见暗门,我就走了……!”黑影简洁明了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电话另外一头的人骂了一句,随即咬牙说道:“……这事儿不怨你,是他太精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答应办这事儿,钱只是一方面!你要还想弄,有好机会,就吭声……不管怎么说,在外面的时候,军救过我。”黑影十分认真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够呛了!一样的错误,谭华不会犯两次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就挂断了手机,而黑影一走一过间,就将外套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谭华和小辛离开了锦江新城,人不知去向,而老朱的人过来擦屁股,但至始至终没有看见谭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时间,眨眼间过去。

    彭殿海夫妇还在云南,而两个老人在彭欧欧下落全无踪影的情况下,仿佛一夜之间土埋半截,根本无法正常进食,身体状况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彭殿海是个脾气倔,并且有些一根筋的人,所以,他出事儿的当天晚上就想报案,但彭母怎样都不同意,几乎是以死威胁。

    以彭母的角度去处理这件事儿,那就是啥东西都没儿子重要,别说谭华要配方了,就是谭华要她命,那她也干!

    儿子是两个人的,彭殿海自己想报案,那有点太不负责任,所以,他选择了妥协,并且联系上了在延市的许多朋友,他通过这帮朋友,隐晦的告诉谭华,只要儿子先回来,任何条件都可以。

    但这帮朋友反馈回来的消息是,要想彭欧欧回来,彭殿海必须先回延市签合同!

    两帮人谈到这儿僵持住了!

    宾馆内。

    “你就先回延市又能怎么样?!惹急了那帮人,儿子没了,你要配方有啥用?”彭母哭哭啼啼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懂个屁!他连电话都不让欧欧给我打一个!你知道儿子遇没遇害?”彭殿海捋着稀疏的头发,语气顿挫的骂道:“愚昧,无知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!彭殿海!儿子要回不来,你自己就抱着,你那些破配方过吧……我他妈不活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赶紧死去!”彭殿海心烦意乱的摆手骂道。

    条件无法达成共识,老两口的精神也陷入到了崩溃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南某处。

    “人家爹提出的条件有道理,让彭欧欧打个电话,就得了呗?”小肥冲邢凯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上面有点慌,家里也出了一堆事儿!华哥怕彭殿海已经报案了,所以,只要通了电话,那案情就坐实了!”邢凯背手解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