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2 各怀鬼胎
    延市,环城桥下方的涵洞里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大寒,贺轩,还有另外两个青年,已经在这儿蹲了快十天了。这里潮湿且不透气,但好在能遮风挡雨,而且地底空间很大,还在施工。

    “把钱赶紧分了,我要走。”贺轩脸色涨红,低头猛裹着烟头,语气挺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现在不能走,警察肯定设岗,满大街排查呢!客运站,火车站,只要你一进去,那他妈就是被拍住!”大寒屁股底下坐着钱,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他妈什么时候能走?!在这儿什么时候是个头?”贺轩猛然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等一等!他们不可能天天这么查……我在想,怎么给警察一个咱们已经逃到的错觉!只要他们认为咱们已经跑到外地,那本市的排查力量就会削弱,那时候再走,就轻松的多!”大寒已经干出来经验了,他的生存技能,在几乎绝境下,一点一点的被挖掘着,提升着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了,我他妈一天也在这儿住不下去了!这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,我他妈已经两天没怎么睡觉了!”贺轩眼圈通红,精神极度不稳定。

    “……贺轩,你能不能不要带偏别人的想法!我他妈没拿刀逼着你跟我一块干!但你既然跟我干了,那他妈就得听我的,明白吗?”大寒棱着眼珠子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是跟你干,但告没告诉你,别弄死人!”贺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贺轩,我再告诉你一遍!你是我朋友,现在最好的朋友,你他妈别逼我,明白吗?”大寒十分认真的看着贺轩,言语异常冷漠的说道:“你是跟着我吃饭的!端起我的饭碗,你就得听话!”

    贺轩看着已经没有人样的大寒,心凉无比,他站在原地充满绝望,感觉自己的一切,都不在由自己支配。

    “叮当!”

    大寒将尼泊尔,用绳子系在手上,随即拍在地面上喊道:“谁他妈都别用手机,睡觉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语。

    夜晚,冷风从涵洞入口处灌进,此刻已经十月份,天越来越凉,风吹在身上刺骨的疼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睡梦中的大寒,额头冒汗,身体缩卷在破衣服堆里,冻的瑟瑟发抖。他嘴唇发紫,口中剧烈的咳嗽着。

    “轩哥……轩哥……!”一个青年冲贺轩叫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的?”贺轩根本睡不着,扭头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b养的疯了,谁的话也不听!轩哥,我俩是跟着你来的,只要你一句话,咱就给他弄了,一块拿钱走!你看咋样?”青年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贺轩似乎听见了,似乎也没听见,一直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涵洞内,冷风继续嘶嚎,四个人越发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市局大案队。

    韩宗磊大步流星的走到秦队办公室门口,随即粗暴的推开了房门,脸色铁青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队皱眉抬头。

    “新宝路案子里的资料怎么少了?!电脑硬盘和那些账目表,我为啥找不着了?”韩宗磊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秦队听到这话,一阵沉默后,就走到门口关上了门,他看着韩宗磊问道:“那些破玩应,对侦破大寒的案子有帮助吗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帮助,那他妈也是线索!在大案队,能他妈丢了?”韩宗磊异常激动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喊,行吗?”秦队劝了一句,随即拉着韩宗磊说道:“坐下,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组长,我问你话呢!”韩宗磊根本没坐,双手叉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新宝路的案子,不是单纯的抢劫案,更他妈不是刑事案!被害人是公务员,处级干部,我问你,他大半夜的跟新宝路经理能聊啥?!那些丢了账目表和硬盘,里面记载的什么事儿,即使给你,你敢看吗?!我他妈认为,东西丢了是好事儿……起码这个案子变得纯粹了!”秦队叹息一声,随即看着韩宗磊补充道:“哥们,咱们要为民除害,想当一个好警察!那前提是,你得能把警察继续干下去!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觉得可笑!那么重要的东西,竟然在大案队,说没就没了!更他妈讽刺的是,所有办案人,就好像不知道有过这份东西似的,领导不问,下面的人也不说,好像就他妈得过且过了!”韩宗磊摇了摇头,随即指着秦队说道:“你知道我为啥非得要问这个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队无语。

    “所有事儿,都他妈是因谭华而起!当初我跟你说过,只要我不死,肯定抓住他们!”韩宗磊整理了一下衣衫,随即推门就走。

    “老韩!”秦队扯脖子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寒是个人渣,这没错!但他杀的人,比他妈人渣更可恨!”韩宗磊扔下一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里领导班子,在新宝路公司的案件上举行了专门的会议。

    街道上,一辆挂着小号车牌的奥迪a8,正缓慢行驶,赶往会议地点。

    车内,曾经跟谭华通过电话的汪秘书,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:“领导,新宝路的案子,会不会有人借题发挥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越着急问,越说明你有事儿。”领导插着手,声音清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查到谭华……!”汪秘书把话问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当所有人,都恨一个的时候,你千万不能替这个人说话!”领导沉吟一下,随即回道:“我没事儿,他还有机会!你懂这个道理,小谭也懂!”

    汪秘书一愣,随即点头回道:“我明白了,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新宝路的案子,好就好在,他不是一个人的事儿,是大家的事儿,所以,该用力的,都会用力!”领导长叹一声,随即补充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南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彭殿海的手机响起,他看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后,立马接起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姓付,关于你儿子的事儿,咱俩谈谈可好?”那辆从东北开过来的三菱车内,一个中年翘着二郎腿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丽j某看守所内,林军低头走了出来,他抬头一看,张小乐手里捧着壮壮的骨灰盒,满面泪痕,正在望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