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6 何征,不是爷们的爷们
    “喂,小凯?”谭华在跟付姓中年聊完以后,就拨通了邢凯的电话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“咋了,华哥?”

    “白涛的人给我打电话,说彭殿海找的他,跟我谈。”谭华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白涛?h市那个?”邢凯愣了半天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谭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掺和这事儿干啥啊?!他也想弄点钱?”邢凯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彭的配方,挣的是有数的钱!这对白涛来说,应该没啥吸引力……!”谭华摇了摇头,随即补充道:“他不是和林军有过节吗?估计是奔着这点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涛我听过,但咱对他可一点不了解!华哥,你咋想的?”邢凯问道。

    “彭殿海的事儿,整的时间太长了,而林军这边又跟疯狗似的咬我……是该早弄完,早利索。”谭华说出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白涛那边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彭殿海害怕,要在云南过境谈,在老挝!”谭华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也有好处,家里弄出的事儿,确实有点多。”邢凯沉吟了一下,随即补充着问道:“你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谭华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彭欧欧不能现在就露头,华哥,我先过去看看!你觉得怎么样?”邢凯又问。

    “行,你过去走一趟,早弄完,早利索。”谭华沉默许久,随即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下面,我跟他们联系。”邢凯应了一声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南,昆明,某酒店内。

    付姓中年吃着鸡蛋,低头喝着豆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握?”彭殿海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管你要钱,你心里有点迷糊是吧?”付姓中年顿时一笑。

    彭殿海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帮你办这事儿,是冲着林军去的!你只要不瞎弄,你儿子肯定回来,因为谭华要他没用啊!杀了犯罪,不杀了占地方,只要你配方给他,他就不会拿你儿子说事儿。”付姓中年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彭殿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征自从跟大寒分开以后,就没怎么“上班”,他本身有一些积蓄,再加上这两年,岁数也逐渐大了,在年轻的鸭子圈,逐渐失去了一定竞争力,所以,他想着自己弄个小买卖干,准备金盆洗手,从良了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何征跟几个玩的不错的“大姐姐”,经常逛街聊天,并且相中了一家化妆品店,准备盘下来。

    这天,何征在化妆品店呆了一天,主要是看看客流量和基本流水。他觉得还满意以后,晚上下班就往家走,并且在心里默算盘店的预算。

    “房租一年12万,平均一天费用,不到四千块钱……哎呀呀,算jb哪儿去了,是不到四百……对,进货的话……!”不学无术的何征,胳膊上挎着小坤包,扭扭哒哒的走在街道上,略显欢脱。

    黑暗中,一双眼睛贼眉鼠眼的盯着何征,他没有马上出现,而是尾随着何征,足足走了七八条街,并且时刻攥着怀里的钢刀,眼神飘忽的向四周望去。

    抵达公寓楼下,何征掏出钥匙准备开防盗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双大手,突然捂住何征的嘴,随即带着他直接滑进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!”何征吓的嗷一声,被刮了腿毛的小腿不停发抖,他尖叫的喊道:“包里有钱,别整我……我……我是男的!”

    “别吵!”大寒咽了口唾沫,额头冒着虚汗回道。

    何征借着楼梯间的光亮,仔细一打量,认了半天,才认出来眼前这个像流浪汉的人是大寒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你怎么,还在市里啊?警察都抓疯你了!”何征惊愕无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没地方……去……去了……!”大寒说话间扶着墙壁,并且剧烈喘息的坐在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这儿蹲着啊!”何征不知所措,身体靠在墙边停了半天,随即将大寒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以后,楼上,何征最近租赁的小公寓内。

    大寒躺在沙发上,裹着棉被,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何征从大寒腋下拿出体温计,随即说道:“你这……烧的太严重了……!我去给你叫个静点吧!”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叫……有药吗,我吃两片。”大寒脑袋缩卷在被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放水,你先去洗个澡。我给你弄药……!”何征看着已经没人样的大寒,嘴唇抽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厨房内,何征一边往杯里倒着开水,一边手中握着电话发呆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,显示的是110!

    而只要何征拨过去,那穷凶极恶的大寒,就基本落网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何征无比的纠结的看着手机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心里害怕极了。窝藏大寒罪行不小,可他和大寒除去烂七八糟的关系,那也还算是朋友!

    人性本善,不是所有人,都能按照机械一般的理性去考虑问题!人之所以是人,那是因为,他们会被情感,经历所牵绊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大寒踉踉跄跄的推开厨房门,身上裹着浴巾,目光平静的看着何征,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手机,沉默许久后,张嘴说道:“……我走……马上走!”

    何征一愣,随即迅速将手机揣进兜里,咽了口唾沫说道:“病好了再走……朋友一回,你来找我,说明你信我!”

    “啪嗒,啪嗒!”

    好似已经完全丧失人性的大寒,竟然咬着牙,流出了眼泪!

    一句信任!

    让大寒想起,他扎进贺轩肚子里的那无情两刀!

    哪怕多问一句,哪怕多等一会!最后的朋友也不会远去……

    蹲在地上,大寒失声痛哭!

    悔恨,惧怕,过着完全不是人的生活,这些因素,在何征的出现后,彻底在大寒心中爆发。他可怜,可悲,又可恨的趴在厨房门口,像流浪狗一样的孤独,无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南,邢凯联系上了白涛家的付姓中年以后,随即启程,一个人都没带,就孤身一人,前往边境!

    此刻,谭华,白涛,林军,三家人马,似乎要有一个结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