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7 穷途末路
    第二日,市局大案队里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办公室门被推开,一个胡子拉碴的组员走了进来,张嘴冲秦队说道:“队长,有信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有信了?”秦队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征有异常!”组员咽了口唾沫,非常激动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蹭!”秦队听到这话,猛然站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寓内。

    何征荡着两条勾魂的美腿,目光纯净且心疼的冲大寒劝道:“……自首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没那个勇气,我要走,今天走。”大寒的身体状况恢复了一些,脑袋低着说道:“逃,比自首还遭罪,这个道理谁都懂……我也懂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”何征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眼睛闭上,就到头了!”大寒搓了搓手掌,随即停顿一下,从自己的帆布包内拿出了整整一牛皮袋的现金,随即摆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何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以前……我就花你的!”大寒低着头,继续补充道:“朋友一回,即使散了,我也不希望,你想起我都是恶心。钱我没数,多少是份心意!”

    “大寒,我这钱我不能拿……!”何征把牛皮袋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开店吗?”大寒一愣。

    “大寒,我干这行,要说是挣的是干净钱,那是不要脸……但我和你不一样,这钱我拿了,睡不着觉,心里不踏实……!”

    “征征,我他妈即使就是被抓了,也不会说把钱给你了!这是死钱,没人能查出来,你有啥睡不着觉的?”大寒心内突然升起一股愤怒,是一摞摞现金,瞪眼睛就送不出去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真没跟你装!大寒,我没有拿这个钱的胆子……你明白吗?”何征眼圈含泪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寒看着何征无语,看着钱,更加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八点左右。

    大寒裹着军大衣,推开了公寓的防盗门。

    “钱也有了,以后……好好的吧。”何征站在客厅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何征,咱俩如果再交一回朋友……我愿意挣钱养你两年。”大寒扔下一句,随即干脆的关门离去。

    何征满面泪痕,双眼望着门口,心里知道,这辈子可能很难再看见这个朋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之前,公寓楼下,警车内。

    “秦队,我估计大寒肯定会在这儿,下午的时候何征出去买药,而且还是静脉注射的药……一个正常人,有病了不去静点,干啥非得自己在家扎针呢?”组员异常肯定的继续说道:“上去直接抓了得了!”

    “人没露面,冒然上去,可能会惊了他!等人出来抓!”秦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给韩副组打个电话,让他带人过来围一下?”组员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他在摸另外两个在逃的嫌犯呢!贺轩一死,那俩人也慌了。”秦队再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队耳朵上的对讲耳麦响起。

    “何征家的门开了,有人下去了,但我怕露,没敢跟上!”耳麦中有组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,知道了。”秦队应了一声,随即冲着另外两组人说道:“你们去小区后面堵着,这个大寒有一定反侦察经验,他不一定会从正门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两台挂着私家牌照的轿车,迅速离开了埋伏地点。

    “咱人手少,你也下去,在正门外面蹲着!”秦队指挥着车里刚刚跟自己说话的组员。

    “好!”组员一愣过后,随即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大寒双手裹着衣服,贼眉鼠眼的低头走出了楼栋,随即快步往小区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秦队,人出来了!”对讲系统里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秦队警车上方的警灯突然亮起,警笛发出刺耳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!是他妈谁没把警灯线拔了,还按着开关没关?”秦队异常愤怒的冲着对讲系统内骂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大寒听到警笛声,猛然一抬头,随即迈步就跑!

    “抓!”

    秦队再次冲对讲系统喊了一声,随即脚踩油门,转动方向盘,想用车身拦住大寒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轮胎卷压着地面,车身横着奔大寒拦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大寒拽出怀里的射钉枪,抬手直接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叮当!”

    钉子穿透车窗,直接干在秦队车的副驾驶上,死死的钉在了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队本能弯腰一躲,开车直接撞上了绿化带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大寒绕过车尾,顺着空间广阔的小区,直接从侧门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秦队猛轰油门,双手轮着方向盘,开车就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他妈的跑了,楼下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秦队,你什么方向?”

    “……滋啦啦!”

    对讲系统内瞬间乱套,秦队皱眉呵斥道:“都别喊!他从左侧小门钻出去了,手里有枪,你们马上给韩宗磊通知,让他带人往这边围一下!”

    “呼呼!!”

    街道上,大寒瞪着眼珠子,肩上扛着两包钱和物品,正在绝路狂奔!

    “起开,艹你妈的!起开!”

    大寒手掌颤抖的往射钉枪里压着钉子,歇斯底里的撞翻一对晚间散步的老两口,随即奔着街道对面赶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秦队咽了口唾沫,随即掏出配枪,打开保险,双目已经看见了大寒的背影。

    十月份,天儿已经凉了,街道上行人无比稀疏,安静的只剩下秦队汽车的马达在轰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局门口。

    韩宗磊大步流星的跑了出来,随即冲后面的人吼道:“快点!动作快点,那边已经碰上了!”

    “抓大寒,你提前不知道?” 一个资历很老的刑警,皱眉冲韩宗磊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刚确认吧,上车,上车!”韩宗磊说完,就一步迈上了警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麻将馆后门的死胡同里,大寒双手抓住墙头,准备翻墙逃跑。他的手掌扎在了墙头的玻璃碴子上,泚泚冒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秦队冲下轿车,满头是汗的喊道。

    大寒身体停顿一下,扭头看向了秦队!

    一个人民警察,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,俩人彼此怒视,对峙在胡同内!

    “秦队,碰上了吗?!”

    “秦队,我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他妈的什么方向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讲系统内,依旧嘈杂无比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两声枪响打破宁静,秦队衣领上开着的公麦,将枪声反馈给了其他组员,所有人呆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