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99 暗战
    老挝线内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邢凯一直没走,他又在这边逗留一天,随即接到了谭华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华哥?”

    “去那边的事儿,我想了一下。”谭华略微沉吟过后,随即说道:“我大概三天以后到,去了,就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邢凯一愣,随即问道:“我不用先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了,就不犹豫了,早弄完早利索。”谭华还在图m留宿的酒店内,正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“那我跟他们说,你的时间吗?“邢凯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,三天以后,我估计下午能到那边。”谭华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酒店内。

    谭华躺在床上,摸着脑袋沉思,没人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。套房客厅内那六七个人,依旧沉默寡言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谭华举杯喝了口水,随即果断的拨通了老汤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华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那个事儿,我弄的差不多了,大概三天以后签合同!你把东西准备齐,在弄过来俩人,负责合同具体细节,因为你们这些事儿,我也不太懂。”谭华直言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老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谭华推开卧室门,随即迈步走了出去,单手插兜喊道:“肖康!”

    “咋了,华哥?”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稍微准备一下,咱要出一趟远门。”谭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肖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房卡一会就退了。”谭华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两台车停在酒店对面,而谭华坐在车里,拿着电话说道:“想法给林军透个信儿,委婉点,别太直,把我酒店的位置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电话另一头的人,快速答道。

    “哥,走吗?”肖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走,呆一会!”谭华点了根烟,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回道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,谭华让肖康用公用电话拨通了110报了案。

    又过了不到十分钟,一台gl8停在酒店远处,随即杜子腾,李英姬,小岩下车,直奔酒店扎去。

    三人刚刚抵达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两台派出所的巡逻车,直接扎在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杜子腾额头瞬间冒汗,站在原地身体僵硬。

    “别慌,就站这儿。”小岩扭头看了一眼警车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警车车门被推开,六个警察迈步走了下来,而带队的警察扫了一眼杜子腾三人,随即说道:“临检,来,分开点站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杜子腾,李英姬,还有小岩就被六个警察拽开,分散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身份证!”一个搜身,一人负责问话。

    “我没带身份证!”杜子腾回道。

    “身份证号,姓名。”警察拿出户籍系统的便携式机器,紧跟着再问。

    “杜子腾,2301……!”

    警察听完以后,将信息输入进户籍系统,随即扫了一眼屏幕上的照片,又对照了一下杜子腾的脸,最后冲搜身的同事问道: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同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h市的人,来这儿干嘛?”警察又冲杜子腾问道。

    “做生意,在珲c做板材!”

    “有人点你,说你们三个携带枪支,得罪人了吧?”警察言语变得客气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裤裆里有一把枪,做生意,难免得罪人。”杜子腾强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走了。”带队的警察没在废话,一边领人往警车里走,一边拿着对讲机冲报警中心回馈着:“报的假警,人家没带枪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呵呵, 真来了,还真是疯狗!”谭华看清楚了酒店门口的一切,随即催促着肖康说道:“开车,走吧,直接去云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子腾,李英姬,还有小岩,被警察搜完以后,没有直接回到gl8车上,而是步行离去。

    “喂?哥?”杜子腾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,一边拨通了林军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林军声音清冷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悬透了!辛亏你让我们先进来看看,把枪放在了gl8上,我们刚到,警察就来了,给我们一顿翻,连我裤裆都捏了好几下!”杜子腾惊魂未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上gl8,分开走!”林军嘱咐了一句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家里,张小乐和林军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谭华想抓你一下?”张小乐抻着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想试试,我是不是铁了心要在本地弄他!”林军喝了口茶水,随即说道:“这b养,太精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市委办公楼门口,韩宗磊站在街道上,焦躁的抽着烟,他嘴唇干裂,几乎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脚下,全是被嘴裹的变形的烟蒂,韩宗磊看着近在咫尺的办公楼,犹豫,徘徊着。

    行人穿梭的街道上,一家很老的理发厅内,传来悠扬的歌声。

    几度风雨几度春秋

    风霜雪雨搏激流

    历尽苦难痴心不改

    少年壮志不言愁

    金色盾牌

    热血铸就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了大地的丰收

    峥嵘岁月

    何惧风流

    已是人到中年的韩宗磊,听到激昂的旋律,宛若被拉回了那个在警校嘶吼,宣誓的青年时代!

    他问自己,如果是许多年以前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心里得到八个字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初心不改!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韩宗磊点燃最后一根香烟,随即果断的走进市委大院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市委书记的秘书,在办公室冲韩宗磊问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急事儿,我要见书记。”韩宗磊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珲c的编制吧?”秘书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警队的编制!”韩宗磊沉默许久,傲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马上就能看见书记!”秘书听到这话,嘴角荡起笑意,随即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肖康开车,载着谭华一路疾驰,与同伴直奔云南边境线,他们人歇车不歇,一路绝尘。

    ps:家里临时有些急事儿,早晨出去了一趟,刚刚码完,不好意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