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01 船到了
    下午,贾市长在某商业饭局上露个面以后,就匆忙离去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领导,秦队消失了,十有**是出事儿了。”汪秘书直白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问了吗?”贾市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打听了一下,但消息很模糊!不过这是明摆着的,老秦没影,肯定是上面搞的鬼!书记开的口,下面办的事儿!老秦现在估计已经给整到外地隔离审讯了,咱连插手机会都没有,专案组百分百是书记自己挑的人!”汪秘书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贾市长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秦,要往上咬,怎么办?”汪秘书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两天,你给我排出半天空间,我要去一趟长春。”贾市长沉吟许久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汪秘书立马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挝琅南塔地区,位于国境线一处偏远小镇,从这里望去,可以清晰的看见国内景象。

    付姓中年坐在一户农家的院子内,一边喝茶,一边冲着另外几个同伴说道:“谭华今天就会来!他和彭殿海谈他们的,咱搭个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都准备点啥啊?这jb地方,想吃点人吃的,可挺难!”一个青年非常不适应这边的生活环境,他脸色苍白,看着没啥血色。

    “有啥拿啥呗!呵呵。”付姓中年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眨眼来到夜晚。

    进河口处,一艘渔船缓缓而来,上面只有俩人。

    岸边,谭华背手而立,前面站着七.八个人,他们看见渔船靠岸停泊以后,肖康往前走了两步,张嘴问道:“接谁的?”

    “接谭哥的!”船头的老挝籍中年,用可以听懂的中文回答。

    “谭哥朋友是谁?”肖康又问。

    “邢凯!”中年没有停顿。

    “唰!”肖康没在回应,而是扭头看向了谭华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谭华扫了一眼船上的两人,随即一声不吭的掏出电话,拨通了邢凯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华哥?”邢凯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,白涛的人过来接了,我现在过境。”谭华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让他们准备准备。”邢凯干脆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谭华说着挂断了手机,随即停顿一下,直接迈步走上了小渔船。

    “这么点个破船,都能坐下吗?”肖康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人,我都载过!”渔夫一笑,满口白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镇里。

    邢凯推开农户房门,伸手撩开门帘,迈步走进去,冲着付姓中年问道:“白涛什么时候来?”

    “他人已经在这边了,但在和朋友谈事儿,估计谭华过来,他就到了。”付姓中年拿着手机,低头看了一眼,渔民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,上面写道:“人已经接完!”

    “事儿早弄完,早利索,华哥不会在这儿呆太久的。”邢凯皱眉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快点!”付姓中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先过去接一下?他们说话就过境了。”邢凯催促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行啊!那走吧。”付姓中年也没拒绝,直接站起身说道:“我也打个电话,让涛往这边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邢凯点头,随即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喂,涛,人家老谭都过来了!你麻溜的吧?”付姓中年一边打着电话,一边迈步跟着邢凯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,你让他等我。”电话另外一头的白涛,带着笑意回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二人挂断了电话,随即付姓中年带着四个人,与邢凯开了两台车,直奔过境线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河口简陋的码头边上,两台破旧的suv停滞,邢凯和付姓中年并肩而立,而中年带来的那四个人坐在车上,没有下来。

    “抽一根?”付姓中年递给邢凯一根烟,目光扫视着平静黑暗的河面,体态轻松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以前h市只有一家在老挝这边整的挺好,但人家不姓白啊!你们啥时候在这边也有买卖了?”邢凯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关系早都有,我们也是搞粮食,物流起家,云南这边不缺朋友!最近几年,这边毒啊啥的越来越少,大环境都在搞旅游!涛有几个朋友,拉着他投点钱!”付姓中年言语轻松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效益好吗?”邢凯宛若顺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啥好?三亚,海南,那是政府扶持多少年才炒起来?这才刚弄几年?想见钱,那真得等!生意不一定非得赚多少,有的时候投点钱,就是为了围个朋友,保持圈子热度。”付姓中年侃侃而谈,语速不快,但句句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“恩!”邢凯点了点头,随即张嘴还要问话。

    “人来了!”付姓中年提前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远处发动机轰鸣,一艘渔船乘风破浪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邢凯扔掉了烟头,迈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付姓中年眯着眼睛,双手背着,正对车内的四人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车内副驾驶的小伙扔掉烟头,冲同伴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水面被船头切割,泛着白色浪花,渔船引擎熄火,稳稳的停在了岸边。

    “华哥,这边!”邢凯摆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船上的人一股脑的走了下来,只有肖康拿着手枪,指着船头的渔夫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 唰唰!”邢凯冲着人群扫了两眼,随即皱眉问道:“华哥呢?”

    付姓中年也是一愣,他眉头拧着,双手冲车辆背着,停顿一下后,走到岸边,就冲肖康问道:“怎么回事儿,拿枪指着我朋友!”

    “付哥,是吧!?”肖康咽了口唾沫,随即回道:“不好意思了,华哥临时有点事儿,来不了了!你这朋友老跟你发短信,那我只能让他安静一会,但没恶意!”

    付姓中年看着肖康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华哥原话!今天他肯定不过来,你告诉彭殿海,合同他要不签,明天我让渔船把彭欧欧的尸体运过来……!”肖康铿锵有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付姓中年立马扭头看向邢凯。

    而此刻邢凯也一脸茫然,显然他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内边境线内。

    谭华孤身一人,他坐在青石之上,一边抽着烟,一边看着河面呢喃道:“……唉,这就有点意思了!我非要看看,你到底是人是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