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13 拼出来的合同
    第二天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

    延市,还是在糖糖酒吧,二斌约了林军,但这次没有韩宗磊和钟振北。

    “斌哥!”林军和于亮从大厅外面走进来,看见二斌以后,双手抱拳,极为客气的打了个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斌同样没提昨天的事儿,只是伸手拍了拍林军的肩膀,随即说道:“走吧,老汤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包房里面。

    “林军吧,早有耳闻!”老汤站起身,挺客气的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我这名声,肯定是恶名。”林军调侃着回了一句,随即跟老汤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打完招呼以后,众人落座,随即老汤和林军坐在中间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刚出来啊?!”二斌弹了弹烟灰冲于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押了将近一年。”于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出来和军儿弄林场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和他弄啥,林场有专门的人在做,军都插不上手!”于亮一笑,随即松了松领口回道:“先歇一段吧,以后要没啥事儿,我就弄个藏獒厂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那玩应啊?”二斌拉着于亮,单独坐在了一旁,并且主动和于亮说起了话。这一下弄的于亮还挺不好意思,因为他不善言辞,一到这种场合就发闷,而二斌的主动搭话,只能说明此人,为什么走到今天,依旧是大哥,依旧在延市不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沙发中央位置,老汤和林军喝了杯酒。

    “军,你是明白人,老哥就不跟你兜圈子了!老谭,那页咱掀过去,你就说,现在我这里的合同,你想怎么弄?”老汤翘着二郎腿,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多少钱买的,我让范文玉多少钱买回来。”林军抽着烟,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白玩了吗?!”老汤斜眼看着林军。

    “汤哥,那你是想让我白玩了呗?!”林军弹了弹烟灰,目光直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汤被噎的一句话没有。

    “汤哥,我跟你掰扯掰扯这件事儿昂!”林军皱了皱眉,随即说道:“彭殿海的秘方,早都答应给我!你不干,非找谭华横插一杠子,为此,我没了一个小兄弟!而谭华结果是啥样,你心里也有数!按理说,我对你的恨,不比谭华差!你挣钱我不管,但你扯到我身上,我肯定烦你!”

    老汤还是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来之前,我天叔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我。他说,我要在延市做买卖,就不能把有钱人全得罪了,我想了想,这话也对!我叫你一声汤哥,配方的事儿,咱别往下扯了,我不让你亏了,你也别跟我说其他的,行吗?”林军掐灭烟头,插手看着老汤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跟范文玉谈一下?”老汤有点不甘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想跟你谈,还用我来这儿吗?”林军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面对已经在配方上泥足深陷的林军,老汤确实无能为力了。扯了这么久,林军不拿到配方,绝对不可能往回缩缩,而他在社会上没了谭华的照应,自己想面对林军一下太困难,因为人民币也不防弹,挨一枪,肯定是身上淌血。

    “行,配方我卖了。”老汤沉默数秒,起码表面上极其有度量的说道:“我直接把合同转让给范文玉!顺便赠送他一套营销计划书!”

    做为纯纯以利益为中心的老汤,很快就在心里核算了性价比。他这种人在发现前路不通以后,会比任何人都放弃的果断,不会让自己掺和到无法掌控的事件当中。而这种做法,和曾经与林军有冲突的万宝相似,他们都是挣能挣的钱,求稳,求快,求安全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。”林军连连点头,随即和老汤举杯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车里。

    林军揉着太阳穴,脑袋胀痛的拨通了范文玉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,军。”

    “玉哥,我这边谈妥了,明天你和老汤签合同吧。”林军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哥不会忘了你的。”范文玉停顿一下,随即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,这次事儿这么难!你没了一个兄弟,这是啥都弥补不了的。这样吧,明天合同签完,那栋楼我就直接给你过户!然后,你要自己想干点啥,一切费用,哥给你包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包多少费用都是其次,但有你这句话,我心里挺热乎的。”林军真诚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还得在延市混呢,能让别人骂我吗?!行,就这么定了,明天我找老汤。”范文玉一笑,声音清淡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即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累不累啊?”于亮开车看着林军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壮壮没了,我连哭都掐着手表,你说我累不累?”林军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再找个地方喝点去啊?”于亮沉默半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是在里面蹲一百年,出来以后,也还是了解我。走,喝点去!”林军躺在副驾驶,心里一肚子话,想跟于亮说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三个小时以后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家里房门被推开,林军浑身酒气的走进屋内,站在门口,靠着墙壁喘了半分钟,这才弯腰拖鞋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喝这样啊?!”沈曼脸上敷着面膜,随即光着脚丫,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拿了人家的钱,不喝,不办事儿,那能行吗?!”林军搂着沈曼的脖子,身体晃晃悠悠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把嘴扭过去,哈喇子都流我肩膀上了,恶心死了……!”沈曼皱着黛眉,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吐!”林军干呕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老子憋回去,等等,我给你拿垃圾桶去,敢吐门口,舌头我给你拽下来……!”沈曼磨牙威胁了一句,随即一溜烟跑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林军靠着墙壁滑座在地上,嘴角淌着哈喇子,缓缓闭上了眼睛,估计没到二十秒人就打起了呼噜,迷迷糊糊的窝在地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沈曼拿了清洁工具走出来,她站在台阶上,看着林军久久无语,随即一边收拾着,一边说道:“我特么过生日,你都忘了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