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20 发展期的林家军
    烂尾楼旁边的一个早餐摊上,小博,东东,还有两个同伴,包括救他们的那个流浪汉,整聚在一块喝豆浆,吃油条。燃文小说?   w w?w?.?r?a?n?w?e?n `org

    连续干了六七碗热乎乎的豆浆,小博才感觉身体暖和一点,他管早餐摊的老板借了电话,随即拨通了自己亲哥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电话接通,对方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哥,是我。”小博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方还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警察,我没被抓。”小博站起身,随后离开早餐摊数步远,然后冲手机说道:“我们让人整了,东西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延市,我马上就到。”对方扔下一句,直接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谢了,老板。”小博删了电话号,随即把手机还给了早餐摊老板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们,你这一宿没冻死,以后就好好的吧!千万别扯犊子了,我要不因为玩行为艺术,我能穷成这个篮子样吗?”流浪汉吃了十来根油条,心善的冲小博劝道。

    “恩,你说的都对!”小博咬牙点了点头,随即又干了一碗豆浆,与东东等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于亮愁的一嘴火泡,他正在林军家里琢磨着在哪儿整点钱呢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你烦不烦啊?!你要买,就从公司拿钱就完了呗,拿你自己分红,你有啥不好意思的?”林军斜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没拿,我能拿吗?不是小数目,我在想想别的办法吧。”于亮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,抹不开脸,脸虽然有点冷,但跟兄弟在一块,属于腼腆类型的。

    “你上哪儿想办法去啊?!”

    “哎,你说,我管伟伟和然哥借点行不行?”于亮想了半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打个赌,林伟那个崽子,身上要能超过十万块钱,我给你磕头!”林军翻了翻白眼,随即说道:“天叔曾经放下豪言,老贺早晚得让伟伟祸祸死!前几天然哥给我打电话,说伟伟喝多了,回家的时候,看见城管骂我们一个老邻居,他上去就是两拳,对方啥事儿没有,但一拳就要八万,少一分都不好使……老贺没招,气的胡子都炸起来了,但最后还是把钱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现代版的郭大侠!”于亮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“是,我对他是一点招没有!”林军摇了摇头,随即回道:“他,咱是指不上了,这小子太能祸害,一点钱也攒不下!不过,你跟然哥关系比我都好,他是真欣赏你,你管他借点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知道,我张嘴,他肯定能给我办,所以,我才不好意思说。”于亮搓了搓脸蛋子,随即回道:“行吧,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咱现在也挺好,天天都进钱!你借了,也不是不还,实在心里过意不去,你给他点利息呗。”林军劝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越来越庸俗了。”于亮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操,我特么给你出招,你还得拿话挤兑我……!”林军顿时就要急眼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张总。”于亮跟对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亮子,有个事儿,你听说了吗?”张伯伦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于亮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小博,到底靠不靠谱啊?!”张伯伦语气挺不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啥靠不靠谱啊?他咋了?”于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他昨晚出事儿了,好像是被掏进去了!我跟你说亮子,有二斌这方面的关系,我才答应跟他见面,帮那个小博出出货,但咱把丑话说前头,他要出事儿了,往外咬我……那就是另一码事儿了。”张伯伦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出事儿了?”于亮再次一愣。

    “提前跟你打个招呼,免得大家弄的都不愉快。”张伯伦补充一句,随即回道:“行,我还有事儿,回头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电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于亮坐在沙发上,突然感觉事儿有点不对,眉头紧皱的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咋了?!”林军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伯伦跟我说,小博可能出事儿了。”于亮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博?”林军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求我帮他出货的那个,整文物的。”于亮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出不出事儿,跟你有啥关系啊?!你介绍完了,就够意思了,他死不死,那就是造化问题了。”林军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小博在里面给我伺候过槽子,我管这破事儿干啥,哎,麻烦!”于亮心烦的掐灭了烟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他们爱咋地咋地吧!走,你跟我出去一趟。”林军扶腿站起。

    “干啥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上二斌那个车行看看!订几台车。”林军拿起外套说道:“汉兰达基本报废了,人家保险公司也不赔,家里就一台gl8和老吴那两台车,咱干啥都不方便,我想着先订几台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几台啊?!”于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台陆巡,两台牧马人,四台a4!”林军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真猖狂!”

    “猖狂啥啊猖狂,全他妈贷款,陆巡和牧马人还是美规的,在二斌哪儿买,便宜。”林军摇了摇头,随即回道:“你知道我多大压力吗?!外面一股屁饥荒,我特么睡觉都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跟你去看看。”于亮也拿起了羽绒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林军,于亮,杜子腾,还有李英姬一块在二斌的名车宴看现车。

    “金融那边的利息,我就不帮你免了,也没少多少钱,咱犯不上欠他个人情!回头**我给你开到最低,购置税这边一勾兑,啥都找回来了。”二斌背手冲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落牌照好落吗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走公司吗?”

    “啊!对,公司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手续给我文员,你都不用去,当天牌照就下来!”二斌霸气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人就是好办事儿昂!”林军一笑,随即看了一眼手表说道:走吧,咱出去坐会,一会我天叔过来,请消防那边的人坐一坐!”

    “你家请客,我过去干啥?”二斌一笑。

    “操,你不没事儿吗?我跟消防的人,也没啥聊的,走吧,走吧。”林军虽然跟二斌发生过口角,但事儿解决了以后,俩人通过于亮相处的越来越愉快,因为二斌这个人虽然有江湖气,但办事儿干脆利索,绝对有个男人样。

    说完,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晚上,糖糖酒吧包房内,围坐二三十人,气氛比较欢脱,李英姬正在深情演绎《织毛衣》,那浓重的大碴子口音,让众人听的裤裆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吧门外。

    两台车停滞后,走下来**个人,他们穿着打扮普通,甚至有点土里土气的,但这帮人眼中清一色的透着一股莫名的神采。

    搜肠刮肚,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这种神采!

    满眼死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