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31 彻底闹掰
    警车是在人跑的差不多以后,才到了现场,他们来的时候,开枪的钟振北和于亮,已经组团先走了,而管虎和老四也跑了,俩人一人挨了一枪,上车就没影了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魏彬和林军这俩老油条都没跑,领着七八个人,就站在马路牙子上。

    派出所刚开始来的是民警,后来是所长,再后来是辖区附近的爆防队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你呢?!”所长背手看见魏彬以后,一脸懵b。

    “吃饭呢,一个小兄弟跟别人吵两句,我顺路过来看看。”魏彬笑着回道,难得递过去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开枪了?”所长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干起来了,是真的,但没看见开枪啊。”魏彬抽了口烟,随即脸上挂着笑意,拉着所长走到了自己车旁边。

    “老魏,你多大岁数了?”所长无语的看着魏彬。

    “赶上了,真是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看见钟振北开枪了!他刚才在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能瞎造谣吗?我是没看见……!”魏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所长望向魏彬,木然无语,他看了看林军,都感觉脑袋疼的问道:“二斌,索刚,都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问他俩呗,我有他俩电话,你等会,我给你找找。”魏彬低头就要拿手机。

    “操!”所长骂了一句,随即背手看着魏彬说道:“谭华和你啥关系,不用我说话吧,他刚没,你也刚走出视线,老魏,岁数不小了,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魏彬听到这话皱了皱眉,随即干脆的问道:“啊!就因为我跟谭华关系好,还得判我个死刑呗?老刘,以前你在物流那边当片警儿,跟谭华不认识吗?没喝过酒吗?”

    “操,你净扯些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魏彬一笑,随即拍了拍所长肩膀问道:“那我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给你带回去啊?”所长斜眼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魏彬一笑,随即招呼着林军说道:“走了,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林军?”所长抬头看着林军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挺有名啊?”所长话里带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名犯罪吗?”林军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啥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啊!那我明白。”林军立马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林军和魏彬的车也走了。

    “调监控,看看店儿是谁砸的。”所长点了根烟,皱眉冲着神采飞扬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里。

    “老哥,小北和亮子?”林军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啥jb事儿都没有,人没堵住,对伙也不可能报案,小钟和亮子先躲一躲,后面的事儿,索刚会办!大伙儿冲着他来的,他知道咋整。”魏彬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把二斌操了,呵呵。”林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军,社会是什么?你**,我操你,你不让我操他,他背后反过来就**……这个圈子里的人,都没文化,但心眼多。说白了,你林军要是一年前的林军,你看二斌今天站在谁那头?人,自己行了,朋友也就多了。”魏彬像说着绕口令似的,目光深沉,肉嘟嘟的小手托着腮帮子,脸颊旁边烟雾缭绕,继续阐述着真理:“人,最可悲的,不是流浪汉永远无法和富豪交朋友,而是富豪稍微对流浪汉好一点,那流浪汉还真以为自己和富豪是朋友了!你说是这个理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军,你能上来,千难万难,得说不易!但再往后走,你晚上睡觉都困难……”魏彬叹息一声,适可而止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儿。”林军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林军请魏彬洗澡,但没多一会,二斌也去了。而且非常“巧合”的是,二斌刚到就接到了张伯伦的电话。

    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喂?”二斌还没换衣服,就坐在魏彬旁边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?”张伯伦声音清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有事儿。”二斌皱着眉头,语气也不那么和善。

    “索刚找我弟弟,你知不知道?”张伯伦语气有些逼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知道,但没拦住。”二斌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獒厂是怎么跟我说的?你说,我在货上差林军事儿,让我卖你个面子!行,咱俩是朋友,我答应了!二十万,我拿没拿出去?!我认识林军是他妈谁啊?没有你在中间过话,我能不能给他这个钱?!”张伯伦语气不善,炮火连天的逼问道:“小良子刚过去,脸就给干了两刀,老四和管虎一人挨了一枪!二斌,你他妈就在中间这么调和的关系吗?!如果是这样,你他妈让我掏那二十万干啥啊?你拿我当啥呢?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喊!”二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军抽着烟没吭声。

    魏彬拔着火罐,嘴角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,事儿是不是你在中间摆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怨我呗?”二斌火冒三丈的冲电话喝问道:“张伯伦,你他妈是不是太拿你自己当回事儿了?!随礼的时候,你摆谱,自己不来,整个傻b孩子过来,进屋就不说人话,索刚揍他咋地?!啊,你那意思是我和林军联手坑你二十万呗?行,张伯伦,明天一早,我把二十万汇给你,你掏这钱觉得疼,但我二斌能拿得起!”

    张伯伦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但事儿我必须跟你说清楚!如果不是我在中间帮你拦一下,货丢的当天,亮子就他妈要拿枪去四p找你!今天要是没有我!你那个傻b弟弟,都不知道能不能顶着脑袋回家!伯伦,啥事儿你他妈自己好好心思心思,就这样。”二斌脸色铁青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打完,二斌和张伯伦也就掰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了,二哥。”林军知道二斌为啥当自己面打这个电话,所以,立马把话顶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操!洗澡。”二斌喘了口气,随即进屋就去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索刚投案,根本没跑,他也不想跑。

    其实于亮和钟振北那两枪的事儿本身不大,因为现场没有伤者,管虎他们也不会傻bb的自己报案。

    但砸游戏厅是无法辩解的,因为现场有监控,人家老板也肯定追究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索刚进了看守所特高监,只一下午,亲友存的监币直接破十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索刚一进去,预示着张伯伦和林军,彻底翻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