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436 战士加盟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啊?”凌函问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“李腾。”

    “身份证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带了!”

    “行,你先去那边的办公室里等一会,我处理完一个客户纠纷,就过去找你。”凌函指着远处的办公室,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李腾点了点头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周后,融府康年试营业第二天,**从西a回到本市,抛去林军酒桌上的应酬不谈,单说说**回来以后,俩人在健身馆内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嘭!彭彭……!”

    林军身体前倾,左脚在前,右脚在后,双臂肌肉肿胀,宛若牛犊子一般的同时挥动小臂,疾风暴雨般的拉扯着背部拉伸器!

    “哎,差不多行了,这么练,明天拿铅笔的劲儿都没有。”**在一旁劝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再整十个!这一年多是有点虚……以前拽两百个跟完似的,来,你再给我加一个五公斤片!”林军剧烈喘息着,身体稍微停顿一下,歇了两秒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人呐,到啥时候,干啥时候该干的事儿!你明显已经不需要身体素质了,练他有啥用?”**一边给林军加片,一边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,人的精气神,能决定很多东西!不能总让自己病怏怏的活着!”林军吃力的拽着身体两侧的拉环,咬牙切齿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他妈身体好,就你这个玩应,我现在拽两百个也跟玩似的!但这有用吗?我他妈不还是病怏怏的活着吗?”**坐在地毯上,打着哈欠回道。

    “叫你来,就是想谈谈你现在的状况。”林军强忍着拽到了十个,但到最后两个的时候,身体已经变形,胳膊不由自主的哆嗦。

    “……咋谈啊?”**笑着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……含含妹子,干啥呢?”林军坐在地上一边喘息着,一边冲远处正坐在椅子上聊天的凌函喊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?”凌函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帮我拿瓶水,谢谢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我脾气可好了呢?自己去!”凌函坐在椅子上,一边晃荡着两条长腿,一边撇嘴嚷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实在动不了了,够意思,一会请你吃饭。”林军脸色煞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切。”凌函翻了翻白眼,随即冲同事说道:“赶紧沟通一下商管,问问新开浴区的事儿,什么时候能弄清楚……!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林军躺在泡沫垫子上,剧烈喘息。而**先是帮他拉抻四肢肿胀的肌肉,随即又拿着硬海绵棒帮他滚压双腿肌肉和大筋。

    “波儿,来我这儿干吧!”林军被海绵棒滚的龇牙咧嘴,疼的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“操,这事儿我也考虑了,但你说,我来你这儿,能干啥啊?”**骑在林军的身体上,肢体动作相当暧昧的说道:“我的技能,你不太能用上!平时没事儿时候,你就等于白花钱养着我!如果,咱俩不是朋友,我也就厚着脸皮答应了,毕竟我家里的状况你也知道!但好死不死的是,咱俩还有点情谊,你说,我老免费拿你钱,心里能没压力吗?……来,把胯劈劈,我给你擀擀大腿根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犊子!别他妈给我第三条腿擀上了。”林军伸手扒拉一下**,随即继续说道:“波,你不用考虑那么多!刚开始回家的时候,我以为我一辈子,也不会用上以前的战友!但现实生活把我操的挺狠,很多事儿跟我预想的差的挺远!……你来万合,是我想了又想,慎之又慎的决定!因为你一来,就等于让万合偷着抓住了一把枪……这不是好事儿,我明白!但……我又不能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**骑在林军身上,继续擀着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波儿,我办事儿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!如果咱们光是朋友,我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去帮助你,我宁可一次性借给你点钱,也不会给你摆在一个无法发挥作用的位置!让你来,我肯定是觉得,你值我掏出去的那份钱。”林军眨了眨眼睛,随即说道:“我想好了,你来,就在林场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是真没意思,有点孤单。”**略显得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“让你来,是我的意思,但叫你去林场,是天叔的意思!你和他在一块……”林军哼哼唧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直就觉得,天叔看我的眼神不对。上回在老挝,他曾经打电话点过我一句,大半夜说他拉屎没纸,让我给他送去。哎,你说,他这是不是给我的一种性-暗-示!”**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最近是有点娘们唧唧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二人说完,相识一笑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林军从护腕中拽出一张银行卡,随即摆在地上说道:“呵呵,你这跟我干,就是组织的人了!……组织虽然有点不要脸,但也不能看着你爸,有病挺着不治。那天在格林豪泰办事儿,礼金收上来两百多个,天叔直接抽出五十,一直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军!”**看着银行卡停顿了一下,随即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也有点趁人之危,你爸要是身体没病,你根本不会拿这钱,我知道。”林军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,我爸有病啊!”**长叹一声,拍着林军的肩膀说道:“钱我收了,军,感谢的话,我就不说了,抛去咱们是兄弟,以后单从雇佣的角度讲,我是你的战士。”

    林军凝望着**,嘴角泛起笑意。

    **看着林军,漏出一颗芳心,为你而萌动的表情。

    俩人对视,在对视,火花四溅……

    “真特么恶心。”凌函在远处看了二人半天,恶寒的用小手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,然后把矿泉水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含含,过来玩会呀!”林军厚颜无耻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玩毛啊!哥,一直以为,你是一株脆弱的雏菊,但没想到……你早已长成了向日葵!”凌函依旧鸡皮疙瘩满身,加快步伐离开了这个攻与受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妈的,渴死我了。”林军拧开矿泉水瓶盖,咕咚咕咚就喝了两大口,随即他皱着眉,吧唧着嘴说了一句:“哎,这是什么味啊?怎么有点不对啊?”